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57 重操舊業


  “兩位美女晚上好!”石小寶竄上了二樓,立刻點頭哈腰的打招呼。經過了幾個月殘酷訓練的石小寶,看起來弱小的體格也變得強壯多了,白凈的臉蛋也變得漆黑,一雙眼睛在漆黑的臉膛上骨碌碌的轉,給人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看到朝天椒,石小寶立刻一見鐘情,墮入了愛河,整個人都醉了。
  不過,當朝天椒看到石小寶那如同王蠢一般媚笑的表情之后,整個人都掉進了冰窟窿之中。
  果然是物以類聚!
  柳笑笑嘆息了一聲,進了房間。
  “王蠢不在,你可以走了。”幻想破滅的朝天椒沒好氣的下逐客令。
  “嘿嘿,美女,這是王蠢發給我的信息,他讓我先住這里。”石小寶感覺到朝天椒的不耐,連忙掏出手機,遞給朝天椒查看。
  “你有鑰匙嗎?”朝天椒一臉狐疑。
  “鑰匙……寶哥從來不用鑰匙的。”石小寶得意洋洋道。
  “好吧,隨便你。”朝天椒看著石小寶那猥瑣的樣子就生氣,懶得啰嗦,返身走進了房間。
  “晚安,晚安!”
  石小寶點頭哈腰的目送著朝天椒走進房間,順便偷瞄了一眼朝天椒的閨房。
  等朝天椒進屋,石小寶大搖大擺的走到王蠢的房間門口,從褲兜里面掏出一串金屬片,隨便戳了幾下,房門便被打開了。
  “終于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一晚了。”
  進屋之后,打開燈,石小寶連鞋子都沒有脫,直接就趴在了王蠢的小床上。
  這幾個月,對于石小寶來說可謂是充滿了傳奇,同樣,也讓石小寶心力交瘁。
  在幾個月前,石小寶隨圓圓和修竹離開C市之后,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太平洋上一座說不清楚位置的荒島上訓練,訓練各種技能和殺人技巧。
  在這段時間的訓練之中,石小寶并沒有機會與一見鐘情的圓圓見面,他除了訓練還是訓練。
  在半個月前,天賦驚人的石小寶終于出師了,出師之后,石小寶執行第一個任務,只是,這個任務還沒有執行,就失敗了。
  原因很簡單,面對牽著孩子的目標,石小寶下不了手。石小寶和王蠢一樣,并非一個善良的人,但是,讓他殺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他還是無法突破心理障礙。
  第一次刺殺任務失敗之后,石小寶才明白,當一個殺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石小寶是個灑脫的人,覺得自己不適合干殺手后,也就不管什么刺殺任務了,立刻打道回府,返回C市,繼續為成為一個最偉大的梁上君子而努力。
  至于一見鐘情的圓圓那里,三分鐘熱度的石小寶早已經放棄了,因為,他已經幾個月沒有見到圓圓了,而這次執行任務,他的搭檔也不是圓圓,而是冷若冰霜的修竹。
  修竹總是在不經意間問王蠢的下落,這讓石小寶覺得修竹是王蠢的女人。
  本著朋友妻不可欺的想法,石小寶對修竹可不敢有非分之想,便不告而別,拋下修竹,獨自一人回到了C市。
  因為石小寶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辭而別,身無長物,回到C市之后,直接就投奔王蠢……
  ……
  半夜睡醒的石小寶起床煮了兩袋方便面后又接著睡。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大清早,石小寶就“上班”去了。幾個月沒有趕輪子的石小寶忘記了他的上班已經改成了下午,習慣性的認為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等到早上十點的時候,稍有斬獲的石小寶便哼著小曲回家了。
  “笑笑,笑笑……快看,快快……”
  柳笑笑正躺在床上看書,坐在電腦桌邊的朝天椒突然大呼小叫。
  “干嘛……”
  柳笑笑抬頭一看,恰好看到電腦屏幕上,此時,背著雙肩包的石小寶站在大門前,正在鼓搗著什么。
  “他在干嘛?”柳笑笑一臉疑惑。
  “開門!”
  “你給他鑰匙了嗎?”柳笑笑一愣。
  “沒。”朝天椒肯定的回答。
  “……會不會是王蠢的鑰匙給他了?”
  “不會,如果是王蠢的鑰匙,就不會觸動報警系統。”
  “開了!”
  朝天椒和柳笑笑一臉呆滯的看著屏幕上,與此同時,屏幕上的石小寶似乎覺察到了什么,抬頭一看,看到了監控器,然后,朝監控器打出了勝利的手勢,一臉猥瑣的笑容。
  “啪!”
  “又是一個垃圾!”朝天椒狠狠的摔了一下鼠標,氣憤的罵道。
  “人家垃不垃圾關我們什么事?!別管他就是了。”柳笑笑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好。
  “這石小寶和那王漢博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奇怪,都幾天了,王漢博居然也不來找王蠢。”
  “幾天!你覺得有幾天了?明明才過一天好不好。”
  “啊……你不知道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個詞么?”朝天椒嘻嘻笑道。
  “花癡!”柳笑笑百了朝天椒一眼,埋首看書。
  “兩位美女好!”石小寶躡手躡腳的出現在門口。
  “喂喂,我們和王蠢約法三章的,以后記住,經過我們門口的時候,不準朝里面看。”朝天椒沖門口的石小寶啐了一口。
  “這是什么狗屁規矩?”石小寶皺眉。
  “不是什么狗屁規矩,這是我們定下的規矩,如果你不樂意,可以離開。”朝天椒冷冷道。
  “……”
  石小寶張了張嘴,感覺到了朝天椒的濃濃敵意,也懶得糾纏,翻了一下白眼,昂首挺胸的回到了王蠢的房間。
  “看來,這兩個妞也不是善茬!”
  回到房間后,石小寶唉聲嘆氣,原本,他以為能夠和兩個美女發生什么流傳千古的風流韻事,但人家壓根就對他沒有好臉色,別說是發生什么,好好說話溝通溝通都成問題。
  饑腸轆轆的石小寶煮了一碗方便面吃,便盤坐在床上打開雙肩背包,翻出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因為一時頭腦發熱跟隨圓圓去當殺手,石小寶身上的行頭都需要補充,今天大清早出門,雖然斬獲不大,卻足夠他買一些設備和工具。
  大半個上午,石小寶都沉浸在制作工具的快樂之中。
  對于石小寶來說,切割機打磨機發出來的聲音乃是天籟之音,但是,對于朝天椒和柳笑笑來說,卻是刺耳的噪音。
  “石小寶,你能不能安靜點!”忍無可忍的朝天椒沖到房門口,狠狠的踢了一腳。
  “你神經病啊!”石小寶猛的打開門,惡狠狠的盯著朝天椒。
  王蠢對女人,有著足夠的耐心和寬容之心,也正因為如此,王蠢雖然卑鄙無恥,卻往往能夠討女人的歡心,而石小寶則是不一樣,他如果覺得沒有機會泡上的,可以立刻翻臉無情,絕不會假以辭色。
  “你……”朝天椒想不到石小寶這個看起來軟弱可欺的家伙居然兇巴巴的,站在門口,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別煩寶爺,寶爺在忙。”
  石小寶一眼瞪得朝天椒說不出話后,猛的又把門關上,繼續他的大業。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石小寶深蘊其中道理,現在既然重操舊業,肯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一把一把專業的工具在石小寶手中露出雛形,然后,紗布細致的打磨,慢慢的完美,每當完成一樣工具,石小寶都會像撫摸戀人一樣充滿了深情,嘴里發出如同豬吃食一樣的嘖嘖聲音。
  其實,石小寶從未曾戀過,也不知道撫摸戀人是什么感覺,他最親近的女孩子是圓圓,而他和圓圓,連手都沒有牽過幾次……
  ……
  “滴滴滴滴……”
  被隔壁的噪音搞得心浮氣躁的朝天椒在房間里面踱來踱去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哇,我的白馬王子來電話了!”朝天椒打開電話一看,頓時雀躍起來,陰晦一掃而空。
  “王漢博?”
  “對對!”朝天椒朝柳笑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接通電話,“喂,您好,對對,我是曹酥酥,嘻嘻,你還記得我的名字。”
  “曹小姐,請問,王蠢回來了嗎?”
  “他……他沒有回來,不過,他有個朋友住在這里了。”
  “誰?”
  “我們也不認識,他說他叫石小寶,還給我們看了王蠢發給他的信息。”朝天椒心直口快。
  “哦,謝謝!”
  “喂喂……”
  聽著電話里面的盲音,朝天椒一臉失望的放下電話。
  “石小寶回來了。”王漢博一臉陰沉的對正在傷口上涂抹藥膏的王漢朝道。
  “他不是當殺手去了嗎?”王漢朝一愣。
  “是的,不過,這是半個月前的情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讓他回來?”王漢博皺眉思考。
  “少爺,石小寶是殺手,而昨天有人刺殺你,他今天恰好就回來了,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么聯系?”王漢朝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會!”王漢博肯定了搖了搖頭。
  “……”王漢朝欲言又止。
  “有話不妨直說。”
  “少爺,我總覺得這事兒有點蹊蹺,按理說,不可能是巧合吧!”王漢朝支支吾吾道。
  “漢朝,王蠢知道我曾經用車撞他,他想殺我肯定沒錯,但是,王蠢還沒有那么大的力量聘請國際一流殺手來刺殺我,更別提做到不留絲毫蛛絲馬跡。”王漢博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少爺,石小寶這里要不要盯緊點?”王漢朝沒有再爭辯,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