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55 藥師聯盟


  六道續心丹總共煉了七顆,馮老和丁老各一顆,剩下五顆,不知所蹤。
  丹成不久,六道禪師駕鶴西去,這七顆丹藥,便成為絕唱。為了紀念六道禪師,馮老和丁老,便把為丹藥取名為“六道續心丹”。
  “是的。”
  “是什么毒,居然如此霸烈?!”丁老執意要觀察傷口。
  “我自己來。”馮老似乎知道犟不過丁老,推來丁老,自己小心翼翼的解開包扎傷口的紗布。
  紗布解開。
  傷口已經愈合,不過,那潔白的紗布上還有一些血液的殘留。
  藍色的鮮血!
  王蠢眼睛赫然睜大,背脊一陣發冷,死死的盯著紗布上藍色的血液,他對這個顏色太熟悉了。
  難怪看到馮老的時候感覺到有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原來,是這藍色的血液在作祟。
  “藍色的……”丁老伸手查看。
  “別碰!”王蠢赫然站起。
  “別……”
  與此同時,馮老也用手擋住了丁老。
  幾乎同時,馮老和丁老的目光,都落在了王蠢的身上。露出馬腳之后的王蠢訕笑一下,坐了下來。
  “你如何知道不能碰?”馮老的目光就像刀鋒一般,而他身后的兩個壯漢,表情也變得無比的蕭殺,肌肉繃緊,仿佛隨時都要撲上來的獵豹。
  空氣之中,彌漫著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一觸即發。
  “他是我的客人。”丁老皺眉看了一眼兩個壯漢,聲音之中,露出明顯的不滿。
  “我相信你。”馮老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朝兩個壯漢點了點頭,兩個壯漢的身體緩緩的放松。
  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
  “王蠢。”丁老看著王蠢。
  “丁老先生有什么吩咐?”王蠢只能硬著頭皮裝傻。
  “你不覺得應該澄清一下自己嗎?”丁老開門見山道。丁老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如果王蠢不澄清,也就意味著他與那藍蛤蟆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畢竟,這劇毒,就連丁老都無法分辨,王蠢一眼就判斷有危險,要說與藍蛤蟆沒有關系,任誰都不信。
  當然,丁老說相信王蠢主要是王蠢阻止他碰藍色的血跡,說明王蠢很在乎他的安慰,如果王蠢真是藍蛤蟆的人,絕不會在此處露出破綻。
  “我說是直覺你們相信嗎?”王蠢只能苦笑,他自然是不方便說出植入者的事情。
  事實上,此時王蠢腦瓜子里面也滿是問題,他搞不懂植入者為何會與兩人嘴中的藍蛤蟆扯上關系。
  “直覺!”馮老冷哼了一聲。
  馮老身后的兩個壯漢緩緩的移動了幾步,形成犄角之勢,隱隱約約封住了王蠢。
  “你認為我們會相信你嗎?”丁老皺眉看著王蠢。
  “不能。”王蠢一臉郁悶,他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無緣無故的就惹上了麻煩,讓他沮喪的事是,這破事兒,與他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那如何證明你與藍蛤蟆沒有關系?”馮老雖然精神萎靡,但眉宇之間,依然氣度不凡,舉手投足之間,讓人產生一種強大的精神壓迫力。
  “什么紅蛤蟆藍蛤蟆的,我今天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些,甚至于,我都不知道藥師是什么東東啊!”王蠢哀嚎道。
  “……”
  馮老和丁老互相看了一眼。
  “你為什么找我?”丁老此時才想起,他居然忘記了問這個問題。
  “我只是想找你買清單上的藥材,沒有其它的目的。”王蠢一臉無辜。
  “藥材?”馮老一臉疑惑的看著丁老。
  “把清單給他。”
  “馮老,我真不認識什么藍蛤蟆,而且,聽藍蛤蟆這名號,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我可是大大的好人啊!”王蠢連忙把清單遞給馮老,一臉諂媚之色。
  “哼……”
  馮老冷哼一聲,接過清單,細細看起來,足足一炷香的時候,馮老才抬起頭,緊鎖的眉宇也舒展開了。
  “怎么樣?”丁老問道。
  “這世界上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夠集齊清單上的東西了……不過,這清單上的藥材,都是救人治病的靈藥,奸邪之人,通常是不會用上這些東西……”
  “就是就是,我可是大大的好人。”王蠢點頭哈腰,極盡阿諛。
  “不過……”
  “不過怎么樣?”王蠢神經一緊。
  “不過,看你樣子,也不像是好人。”
  “……”
  王蠢張大嘴,啞口無言。站在一邊的尉遲公明和丁智慧同時掩嘴咯咯的笑了起來,就連兩個壯漢,嘴角也翹起了一絲微笑。
  王蠢現在阿諛奉承的樣子加上臉上那奴顏婢膝的猥瑣媚笑,的確看起來不像是個好人。
  氣氛突然緩和了很多。
  情緒化的人類就是這么奇怪,一句話,一個表情,就能夠從地獄到天堂。
  “的確不是個好人,我臉上,就是這廝打傷的。”丁老嘴角一笑,牽動了腮幫子。
  “是你打的?”丁智慧睜大眼睛看著王蠢,一臉不可思議,要知道,她可是聽說過老夫提起過飛機上的事情,卻是沒有想到老爸會把打他的人帶回家。
  “姐姐,這可不能怪我啊,我在飛機上活動活動筋骨,他自己湊上來倚老賣老,裝出一副東方不敗的模樣,我不揍他都不好意思啊……”
  “你……”丁老被王蠢揭短,頓時老臉通紅。
  “是我老爸挑釁你?我爸說有個年輕人不懂禮貌……”丁智慧一臉狐疑的落在了丁老的身上。
  “姐姐,你老爸年紀一大把了,我就是再猖狂,也不至于去挑釁一個糟老頭吧!”
  “那倒是!”丁智慧見老爸憋得一臉通紅,點了點頭,一臉恍然大悟。
  “老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馮老聽了半晌,終算是弄清了來龍去脈。
  “他……他……”丁老想說王蠢卑鄙無恥的偷襲,支支吾吾了幾句,覺得會越描越黑,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小兄弟,只要你不是藍蛤蟆的人,我們就可以成為朋友。”馮老端起茶杯,朝王蠢敬茶。
  “馮老放心,王蠢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與那種用毒的奸邪之輩,絕不會有任何瓜葛,如有半句謊言,天打雷劈我王家的兄弟!”王蠢正氣凜然的發誓,發誓的時候,順便把王家的兄弟都扯上了關系,如果能夠把開車撞他的堂兄劈死是最好。
  “不錯不錯。”馮老不知王蠢詛咒發誓的玄機,欣慰的點了點頭。在馮老這一代人,還是非常看重誓言的,絕不會想到王蠢整天把發誓詛咒當飯吃。
  “王蠢,大家也就敞開了說,既然你的直覺這么強,是否有治療的辦法。”馮老突然話鋒一轉,問道。
  “這……你們藥師都沒有辦法?”王蠢先是一愣,旋即問道。
  “沒有。”丁老看了一眼馮老那萎靡的臉色,嘆息了一聲。
  “我們藥師也不是無所不能的,而且,六道續心丹都無法徹底的治療這毒,我們也沒有辦法。”馮老從王蠢那遲疑的表情看到了一線希望。
  馮老自己雖然是炙手可熱的藥師,但此時隨時可能喪命,可謂是生死攸關,和普通百姓一樣,病急亂投醫,當看到了一線希望,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哎,實話告訴你們吧,其實,我對醫術和玩意兒,就是個白癡,我只是得了一本古書,偶爾翻閱,知道一些藥方,而且,那些藥方都非常古老,你們也看到了,擱在現代,基本也沒啥子意義,如果能夠弄到一些藥,或許……”王蠢雖然沒有辦法治療好馮老,但他卻是機會善于把握機會,立刻開始拿捏,言詞之間,讓人浮想翩翩。
  “你要清單上藥?”馮老又拿起清單,掃了一眼,眉頭頓時緊鎖。
  “有了藥,藥方才有用啊!”
  “問題是,你這清單上的藥,都非常稀少……”馮老嘆息了一聲。
  “要不,找藥師聯盟……”馮老背后的一個壯漢眼睛一亮。
  “首先就過不了藍蛤蟆那一關。”馮老唉聲嘆氣。
  “那個毒蛤蟆也是你們藥師聯盟的人?”王蠢問道。
  “是的。”
  “這種壞蛋,為什么不開除他?”王蠢一臉不解的問道。
  “開除他……談何容易,當年組建藥師聯盟的時候,他可是最早的一批骨干,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等等,他是不是想殺了你?”王蠢打斷馮老的話。
  “是的。”
  “既然他要殺了你,為什么你不殺了他?只要殺了他,藥師聯盟的人自然也就不給他面子了。”
  “殺他!”
  馮老和丁老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臉苦笑。
  “有問題?”
  “問題很大,我們都是以懸壺濟世為己任,而那藍蛤蟆,則是專攻殺人之術,施毒之術,可謂是殺人于無形,在殺人面前,我們就落了下風。另外,藍蛤蟆有大量的徒子徒孫,社會資源極為龐大,一旦我們有絲毫的風吹草動,藍蛤蟆都會知道,到時候,可不是我們殺他了,而是我們亡命天涯了……”
  “這么厲害!”
  “比你想象的還要厲害。”馮老嘆息。
  “殺個人就這么難?”王蠢不以為然。
  “如果殺普通人,隨隨便便配一副毒藥就可以搞定,但是,想殺藍蛤蟆,一般的毒藥根本就殺不死他,而且,他行蹤不定,全世界云游,身邊還有高手保護,別說是殺死他,想靠近他都難。”
  “他喜歡全世界云游?”王蠢心神一震,他幾乎可以斷定,那只毒蛤蟆與植入者有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