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54 六道續心丹


  “爸,阿姨已經把飯做好了。”女人朝王蠢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后,對老頭道。
  “嗯,吃飯吧。”老人點了點頭。
  聽著女人對老頭的稱呼,王蠢忍不住擦了一把額頭,為自己齷齪的想法而感到慚愧。
  這棟偌大的別墅裝修也是中式風格,不過,別墅里面,并沒有什么家具,到處都是錯落的藥柜,房間里面,沖刺著一股濃烈的藥香。
  在大廳的墻壁上,掛著一副“懸壺問世”的書法作品之外,便沒有任何裝飾。
  不愧是中醫世家!
  聞著那濃烈藥香和一排排巨大的藥柜,莫名的,王蠢一陣熱血澎湃,他有一種直覺,這一次,他找對人了!
  吃飯的時候,簡單的寒暄之下,王蠢很快就知道了這個家庭成員的構成。
  女人姓丁名智慧,乃是老人的女兒。
  少年復姓尉遲,姓公明,他是老人的關門弟子。
  除了上述三人,還有一個保姆,也姓丁,估計是丁家的族人。
  從目前的了解看,王蠢很快做出了判斷。
  老頭的老伴應該是早就見閻王去了,一直由女兒保姆和關門弟子照顧起居。
  像丁智慧這種家庭條件優越且貌美的女人,肯定已經結婚,至于為什么要長期住在這里,王蠢一時之間也無法打聽到,當然,王蠢也沒有興趣。
  通常,王蠢覺得貌美女子,都可以當成獵物,不過,這僅僅只是假設,實際上,王蠢并不是一頭發情到眼紅的公牛,通常,他只會不停的騷擾可以騷擾的異性取樂,而不會把上床作為自己的終極目標。
  簡單的來說,王蠢并不想在女人身上花太多的心思,但是,如果有機會上床,他也不會放棄機會。
  吃飯完畢之后,李智慧便幫助保姆收拾,老人把王蠢帶到寬敞的客廳落座后便在周圍的一些藥柜里面折騰,而少年尉遲公明則是為兩人煮茶。
  尉遲公明煮茶一看就非常專業,不僅僅是動作行云流水,眼神也特別的專注,讓對茶道原本一無所知的王蠢都升起一絲興趣。
  很快,茶香四溢。
  藥香混合著茶香,時光倒流,讓王蠢有一種穿越到了古代的感覺。
  如果把尉遲公明換成穿上古裝的丁智慧,這畫面,就完美了!
  “我來!”
  就在王蠢神游萬里的時候,丁智慧緩緩走過來,坐在了尉遲公明的位置。
  丁智慧已經換下了職業裝,換上了一套白色居家服,白色一副胸口的碎花圖案點綴讓整個家居服顯得活躍多彩,淑女溫柔之中不乏服端莊大方。
  丁智慧的茶藝比起尉遲公明更勝一籌,當然,最主要她是女性,這讓王蠢感覺舒適了很多。
  丁智慧接手之后,尉遲公明朝王蠢點了點頭,便幫老頭折騰藥柜去了。
  “姐姐,你真是美貌與智慧并存!”王蠢瞅了一眼忙碌的老頭,估摸著兩人暫時不會來,一擊馬屁拍了上去。
  “泡茶也能夠看出智慧來?”丁智慧微微一笑,親和之中露出一絲矜持。
  “當然當然,姐姐名智慧,肯定是聰明絕頂。”王蠢嘿嘿笑道。
  “聰明絕頂!”丁智慧看了一眼忙碌的父親那微禿的腦袋,抿嘴一笑。
  “咳咳……”王蠢看了一眼老頭,尷尬的咳嗽。
  “你是什么級別的藥師?”丁智慧問道。
  “藥師……”王蠢一愣。
  “咦,奇怪。”丁智慧也是一愣。
  “奇怪什么?”
  “通常,除了藥師,我老爸是不會帶人來家里的,在我的記憶之中,能夠被老爸帶回家的藥師,不超過五個。”
  “什么是藥師?是藥劑師嗎?”王蠢好奇的問道。在王蠢的記憶之中,好像沒有藥師這個稱呼了。
  “不是藥劑師,他們是一個很神秘的職業,醫術高超……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我爸愿意告訴你,他會告訴你的。”
  “哦……”王蠢自然是看出丁智慧不想深談,也沒有追問。
  “臭小子,認識這個是什么嗎?”老頭和尉遲公明抱著一大堆的小木盒走了過來放在桌子的一側,然后,打開一個木盒對王蠢問道。
  木盒里面,是一塊灰色的骨頭,表面牙白色,夾有藍灰色及棕紅色花紋,深淺粗細不同,略似大理石的條紋,表面平滑,偶有小裂隙。骨頭上面,刻滿了一些古怪的文字。
  “龍骨!”王蠢脫口而出。如果是問其它的藥材,王蠢絕對不能識別,但是,他對龍骨卻是很熟悉,因為,當初他為了研究無上仙道里面的那些文字,曾經刻苦鉆研過古文,而這龍骨上面的甲骨文,卻是他認識的。
  根據王蠢查證的一些資料顯示,鐫刻有甲骨文的骨頭,多是龍骨,當然,并不是說所有龍骨上面都會有甲骨文。
  其實,龍骨并不是特指某一種骨頭,更不是真的龍身上的骨頭。
  “不錯,還認識龍骨。”老頭欣慰的點了點頭,又拿出一支干枯的植物,對王蠢問道:“認識這個嗎?”
  “不認識。”王蠢老老實實的搖頭。
  “你確定不認識?”老頭一愣。
  “真不認識。”王蠢聳了聳肩。
  “這是你清單上面的夜香七葉草。你說清單是你寫的,為什么不認識這草?”老頭那渾濁的眼睛盯著王蠢,仿佛要看穿王蠢的五臟六腑一般。
  “我知道很多藥材,但是,我并沒有見過。”王蠢知道面前這個老頭對藥材方面的了解非常淵博,不敢隨便忽悠,只能老老實實的交代。
  老頭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他看出,王蠢沒有說話。當然,老人不知道,如果王蠢真要說話,他也是看不出來的。
  老人似乎在思考什么,四人靜靜的喝茶,一陣漫長的沉默。
  “有人失魂了?”老人突然問道。
  “是的。”王蠢心神一震。
  “我想知道,那清單是誰給你的。”老人盯著王蠢,表情冷峻。
  “我……”
  “不要撒謊,如果你告訴我,我可以配一副你需要的中藥。”
  “我寫的。”
  “不,不是你。”老人非常肯定的搖頭。
  “真是我寫的,我……我……我得到了一本古書,里面記載了很多藥名,所以……”
  “哦……”老人原本緊皺的眉頭舒展,點了點頭。
  讓王蠢奇怪的是,老人并沒有追問古書的事情,這讓他欣慰無比,要知道,他可是在絞盡腦汁編制謊言。
  其實,這是王蠢對老人并不了解。老人在中醫界,可謂是泰斗人物,地位尊崇,自然是非常珍惜自己的羽毛,哪怕是想知道王蠢手中的古書,也不便開口相詢,免得落了個覬覦后輩之物的口實。
  不過,老人有老人的辦法,現在王蠢對他有事相求,他有的是機會,沒有必要操之過急,免得引起王蠢的反感。
  老人認為,對付王蠢這個愣頭青,有的是辦法。
  如果老人知道王蠢的厚顏無恥,就絕不會這么想了。
  老人有拿出了很多藥材讓王蠢辨認,遺憾的是,王蠢除了認識開始那龍骨之外,便是一無所知,就連看到最常見的干草之類的藥材,也是一臉茫然之色。
  現在,老人已經肯定王蠢絕不是扮豬吃老虎,因為,如果真的想扮豬吃老虎,也不會裝得這樣無知……
  ……
  “老爺子,有人求見。”就在幾人有一搭沒一搭閑聊的時候,保姆過來低聲道。
  “這個時候,誰會來求見?”
  老人拿出一個遙控一按,客廳的電視上面,出現了監控畫面,監控畫面上,是兩個壯漢扶著一個老人。
  “是馮老……快,快請他們進來!”
  老人似乎等不及,疾步朝外走去。
  不一會兒,老人帶著三人進來。
  兩個壯漢把姓馮的老人扶到椅子上后便站在老人身邊,表情冷峻,堅持不坐。
  王蠢沒有出聲,看著萎靡不振的馮姓老人,他有一種極為奇異的感覺,這個馮老身上,居然散發出一種熟悉的氣息。
  為什么會產生這種感覺?
  王蠢可以肯定,他絕不可能認識馮老。當初,王蠢對堂兄王漢博感覺熟悉,是因為兩者之間極為相似,且有血緣關系。
  而這個馮姓老人,王蠢那種熟悉的感覺并不是王漢博的那種感覺。
  王蠢不動聲色,暗自觀察著。
  “馮老,你這是……”老人為馮姓老人把脈。
  “藍蛤蟆出山了。”馮姓老人苦笑到。
  “什么?”老人赫然站起,一臉驚駭之色。
  “是的,我這傷勢,也是拜他所賜。”馮老端起丁智慧為他斟的茶,朝丁智慧點了點頭后,淺嘗了一口。
  “氣息混亂,血脈不活,心臟……糟糕……傷口在哪里?”丁老先生緩緩坐下,再一次把住馮老的脈搏。
  “這里。”馮老解開衣衫,露出嶙峋的胸口上包扎的傷口。
  “我需要看看。”
  “還是別看了,這傷……很危險,只要沾上,就死于非命,當時,如果不是我早有所備,含了一顆六道續心丹,恐怕……”
  “你用了六道續心丹?”丁老驚得合不攏嘴。丁老乃是藥師界的泰斗人物,自然是知道六道續心丹的珍貴以及其作用。
  六道禪師并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因其潛心研究道教佛教文化,得了個“六道禪師”的名號,當年,他是藥師聯盟最為尊崇的人物,深受藥師們敬重。當年丁老和馮老早年參師于六道禪師,恰逢六道禪師得一味仙藥,煉得一爐丹丸,各自贈送一枚。
  沒有人知道六道續心丹到底有什么作用,不過,六道禪師曾經一再叮囑,只有在最危險的時候,才能夠使用,由此可見,此丹之珍貴,取名為續心丹。
  六道續心丹總共煉了七顆,馮老和丁老各一顆,剩下五顆,不知所蹤。
  丹成不久,六道禪師駕鶴西去,這七顆丹藥,便成為絕唱。為了紀念六道禪師,馮老和丁老,便把為丹藥取名為“六道續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