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320 可憐的宗教流皇朝

“來愛情海宮殿多久了?”索菲亞問。
  王蠢說道:“有一陣子了。”
  庫克喝道:“你怎么跟公主殿下說話的,什么叫一陣子,到底是多久。”
  索菲亞說道:“庫克,我跟你說過,對待奴才要寬容一些,他既然記不起,那也罷了,小事一樁,你不必深究。”
  “是,殿下教訓得是!”
  庫克低著頭,索菲亞的話,他卻是不敢頂撞的。
  “都下去吧。”
  索菲亞揮揮手,看熱鬧的奴才們,就齊聲應諾一句,紛紛退下了,庫克也乖乖滾了。
  湯姆松了一口氣,低聲說道:“史提芬,你算是躲過一劫了,這次有公主給你說話,庫克也不敢欺負你了。”
  王蠢說道:“索菲亞公主人漂亮,性格也好,這次真要多謝她。”
  湯姆說道:“那是,我們這些做奴才的,能服侍索菲亞公主,那是天大的福氣。”
  王蠢沉吟一會兒,皺了皺眉說道:“但我感覺吧,索菲亞公主眉宇之間,似乎有一股憂愁散不開。”
  湯姆驚訝說道:“不會吧,你看錯了吧?”他顯然是不認同王蠢的話。
  王蠢搖搖頭,也沒說什么,在當天夜晚,有個漂亮的宮女,送給他上百個普通法器。
  這個宮女名叫丹尼,是索菲亞的貼身侍女。
  “史提芬,這上百普通法器是給你的,這是索菲亞公主的賞賜,她聽說這一批奴才,家里都挺窮苦的,讓你拿著這些金幣,寄回家里也好。”
  丹尼二話不說,就把普通法器塞到王蠢的袋子里,最后還朝王蠢拋了個媚眼,抓著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撩撥,明顯是在挑逗王蠢。
  “多謝了。”
  王蠢收下普通法器,也不推托,其實他空間戒指里面,足足有幾十萬的普通法器,丹尼給他的上百普通法器,在他眼中,不值一提。
  他收了丹尼的普通法器,便打算走了。
  “喂,別走哦!”丹尼叫住了他。
  “丹尼小姐,你還有事嗎?”王蠢回頭說。
  丹尼臉頰微微泛紅,低聲說道:“史提芬啊,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王蠢問:“什么事?”
  丹尼伸出手指,在王蠢的胸膛上劃一圈,一臉嬌媚的說道:“湯姆沒跟你說過嗎?我……我想跟你好。”
  “你想跟我做親密朋友?”王蠢神色很是古怪。
  丹尼說道:“什么做親密朋友,多難聽啊!”
  王蠢說道:“有什么難聽了。”
  丹尼抓住了王蠢的手說道:“你看著讓人喜歡,人長得俊也罷了,還這么淡定從容,連庫克總管你都不畏懼,你雖沒了下面,但比很多男人都男人。”
  她一邊說著,手就朝王蠢的胯下摸去,原本只想挑逗一下王蠢的,但當她摸到了王蠢的下面,觸手的感覺卻令她臉色大變。
  “臥槽,你干什么!”
  王蠢急忙跳開,他萬萬沒想到丹尼會這么大膽,他完全沒防備。
  想他王蠢以前當保安,千方百計想要揩油摸別人,現在卻是被妹子摸,真是反差太大啊!
  丹尼呆了一呆,然后驚喜交集的說道:“你……你下面還在,天啊,這怎么回事!”
  丹尼話一說完,就感覺自己太大聲了,急忙掩住了嘴巴,然后一把抱住了王蠢,低聲說道:“我親親的小壞蛋,想不到你……你居然……哈哈,偉大的主待我不薄,我愛死你了!”
  王蠢真是無語,他還想當場拒絕丹尼的,但現在自己沒閹割的事情,被丹尼現了,他自然不會滅口,現在只能想辦法穩住丹尼了。
  “我的秘密,你別說出去。”
  王蠢湊到丹尼耳邊,鄭重的叮囑說道。
  丹尼嬌嗔的看了看王蠢說道:“我又不傻,當然不會說出去,我親親的小寶貝,我現在是高興壞了。”
  “呃,好吧,今晚先這樣,以后我有機會再找你,我還有事情呢,先走了,再見。”
  王蠢掙脫開丹尼的懷抱,然后落荒而逃。
  丹尼也不去追趕,癡癡看著王蠢的背影,嘻嘻笑說道:“小壞蛋,你逃吧,你逃不掉的,你遲早是我的男人。”
  想到剛剛摸到了王蠢下面的東西,丹尼臉龐上就涌上了一陣紅潮。
  接下來的日子,王蠢也算輕松,上次公主索菲亞關照他,現在庫克是不便再明目張膽的欺負王蠢了,王蠢在忙活雜活后,就可以干正事了。
  但丹尼一直纏著他,有空就過來調戲,他怕丹尼泄露了他的秘密,只好跟丹尼應酬,同時想法子在丹尼這里套話,隱晦地打聽著宇宙垃圾的消息。
  但可惜,消息沒打聽出多少,反而被丹尼占盡了便宜,兩人一塊呆的時候,丹尼從來沒安份過,老是在王蠢身上摸來摸去。
  “咳咳……丹尼,你這是在玩火,你再這樣,蠢哥可要生氣了,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蠢哥可是流氓。”王蠢一副兇狠的模樣。
  丹尼嬌嗔說道:“那你來動我啊,我都等了這么久了,你這冤家,居然還不動手。”
  丹尼的目光柔情似水,摟住了王蠢的脖子說道:“等晚點索菲亞公主睡了,我再偷跑出來,和你見面,約嗎。”
  “唉,你真的夠了。”
  王蠢搖搖頭,直接起身離開。
  “喂!”
  丹尼跺了跺腳,但王蠢不為所動,照樣回去了。
  但在回去時,他在走廊碰到索菲亞了。
  索菲亞正仰頭望著天上的星辰,臉上彌漫著悲痛和哀愁的神色,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眼里還流了淚。
  “我的普魯士皇朝,內亂,唉……”
  索菲亞低頭嘆息。
  “內亂?”
  王蠢心頭一動,忍不住走到索菲亞身前,他隱約猜到了索菲亞的心事。
  索菲亞看到王蠢來了,也不介意,淡淡擦掉眼淚,低聲喃喃道:“史提芬,你說說看,我們帝國,還能茍延殘喘多久?”
  王蠢說道:“皇帝英明神武,肯定可以復興帝國,公主不必過慮。”
  索菲亞嘆息說道:“陛下仁慈,待我極好,但他并非一個英明的皇帝,他性情急躁,但在關鍵時刻,卻又遲疑不決,和其他幾國的腦相比,相差太遠了!普魯士帝國并不是他們的敵手,這次失了圣彼得堡,等到下一次,可能我們的一般帝國都沒了。”
  王蠢說道:“殿下,你別擔心了,事情會好起來的。”
  索菲亞搖頭,目光里透出一絲絕望說道:“唉,現在這個境地,想要好轉,指望就是偉大的主降臨了,只有主降臨,才能拯救我們普魯士。”
  頓了頓,她嘆息說道:“可惜,所謂的主,只存在神話中。”
  王蠢說道:“傳說里的事情,也不是沒來由的,總是有依據的。”
  索菲亞有些驚訝,凝視著王蠢說道:“你……你和克里姆林宮的其他奴才,果然有點不同。”
  王蠢說道:“可能是我出身低微,已經見慣了人間疾苦,現在面對其他,我也沒什么好害怕的了。”
  索菲亞說道:“江山破碎,致使生靈涂炭,這是陛下的罪過,也是我的罪過,我向你們謝罪!”
  王蠢說道:“公主,你千萬別說這種話,你剛說內亂,那又是什么意思。”
  索菲亞轉過頭去,似乎有點忌諱,也沒多說什么,只是淡淡說道:“也沒什么,你別多問了。”
  王蠢說道:“公主,我或許可以出個主意。”
  索菲亞說道:“你不用多說了,史提芬,我看你氣宇不凡,的確是塊好材料,以后我會推薦你去好地方當差,學點本領,你學到了本領,以后在克里姆林宮也有所成就,現在你在我克里姆林宮打雜,也太委屈了。”
  王蠢說道:“能為公主辦事,我不委屈,公主愿意提攜我,那就再好不過了,我先多謝公主了!”
  王蠢點了點頭,如果能進入好地方,打聽宇宙垃圾的消息,那就方便多了。
  這次見到索菲亞,王蠢對她也產生了一絲同情,也有一絲疼惜,而很快,他就清楚索菲亞所說的內亂,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下午,王子路易?亨利帶著一些人,來到了愛情海宮殿,竟然逼迫索菲亞。
  “索菲亞,美斯特聯邦的總統詹姆士,又派了使者到訪,叫你一個月內嫁過去,這次使者的言辭非常嚴厲,已經容不得你推托了,你如果再不過去,只怕美斯特聯邦的裝甲師,就會傾巢殺來,那時我們普魯士帝國就完蛋了,你必須答應嫁去美特斯聯邦!”
  亨利的鼻梁尤其的高,他身穿著一襲花式錦袍,相貌堂堂正正,而且修為已經踏入了天仙之境,外表看起來也是帥哥,但目光不正,不像是好人。
  他現在一手指著索菲亞,頤指氣使,咄咄逼人,氣息彌漫而出,愛情海宮殿的人皆是不敢作聲。
  這亨利是路易十四世的兒子,就是索菲亞的大哥了,但這兩兄妹,并沒有什么兄妹情的存在,現在亨利跟索菲亞說話,也一點都不客氣,反而充斥著威迫的味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