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318 尋找宇宙垃圾

唰!唰!
  王蠢反急速的朝著下面墜落,現在沒有了護體功法,甚至神仙體都自動消散了,也就是說,他現在是真正的墜落。
  換句話說,現在的王蠢,就是個凡人。
  那凜冽的狂風將王蠢的耳朵刮得火辣辣的疼,他的意識也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在那近于昏迷的腦海里,他仿佛看見了很多往事,卻又顯得那么模糊。
  嘩啦!
  不知過了多久,王蠢終于墜落到底了。落在了一個湖泊之中,雖然身下是一片湖水,但這從天而落的沖擊力也是十分巨大的。幸虧王蠢的身體經過一番改造,不然就憑這墜落而下的力道便足以將他的身體撞碎。
  “神仙體,出!”
  在這千鈞一發的危險時刻,王蠢催動了神仙體。但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平時隨叫隨到的防護此時竟然毫無反應。
  王蠢的意識一點點的被劇痛所消磨,終于最后的意識也被消磨殆盡,徹底陷入了昏迷。
  隱約間,自己的身體仿佛隨著水波流動,后來從一個瀑布中摔落,再后來又被水波推上了岸。
  在王蠢那模糊的意識中,時間過去了好久好久……
  疼啊,好疼,渾身都在疼!
  這是王蠢意識恢復后的感覺,然后他就感覺到了四周的搖晃。眼睛還不能睜開,但是聽覺和嗅覺暫時恢復了過來。
  憑著自己的感覺,王蠢覺得自己應該躺在一個馬車上面,但是自己好像被鐵鏈綁住了!發生了什么事情?
  王蠢想用靈力來震開鐵鏈,可是剛一用力,那滲入心扉的疼痛感便在全身蔓延開來。在疼痛的刺激下,王蠢猛然回憶起來。
  自己在趕往二號實驗星的途中,受到了一座神秘的信號塔的阻撓。自己的靈識被擾亂,同時身體中紊亂,暫時失去了控制。后來自己好像墜入了一個湖泊之中,也不知怎么竟到了岸上,并且被綁在馬車上,不知道駛向何方,更不知所為何事?
  更為可怕的是,經脈還沒有恢復,自己無法使用靈力。
  沒有靈力,王蠢連區區鐵鏈都擺脫不了。但王蠢畢竟經歷了很多的風雨,雖然遇到了困難,但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慌亂,依然鎮靜的躺在車上。
  在王蠢面前,有兩個人,他們正在輕聲的交談。
  “爸比,這個人和我們沒有仇,我們卻要這樣害他,我心中難安啊……哎,恐怕以后要遭報應的。”這是一個少年的聲音。
  此時,響起了另外老人的聲音:“我們把他從湖水里撈起來,是救了他。如今用他代替你進克里姆林宮,算是他來報我們的恩了!你不用感到愧疚,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繼續說道:“但是……我們這還是害了他啊。”
  老人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有什么辦法呢?爸比就你這一個親人,如果不找人替你,你就只能進宮去做宮廷宦官,伺候那個暴君。爸比實在是不忍心啊。”
  “爸比,我們不要做這種駭人的事情了。我們離開這里,走的遠遠地。去阿瓊斯聯邦,去美斯特聯邦……”弗朗西斯激動的說道。
  老人聽后沉重的嘆了口氣:“雖然我們普魯士帝國不太平,但其他科技流的國家也很亂啊。況且我們要是走了,豈不連累了那些無辜的鄉親啊。”
  聽到這里,少年弗朗西斯也只能無助的發出一聲嘆息。
  在他身后的老人又和弗朗西斯聊了起來,從兩人之間的對話中王蠢總算是把事情的頭尾都弄明白了。
  他所在的地方叫做普魯士帝國,普魯士帝國的君王是一個昏庸無能的人,除了欺壓自己國內的百姓,將百姓們辛勞的成果壓榨光之外,就只會對其它的國家搖尾乞憐。
  而普魯士帝國和阿瓊斯聯邦又在三個月前開戰,阿瓊斯聯邦的大炮贏了不說,還將皇宮的金銀珠寶一掠而空,帶不走的宮女和宮廷宦官,竟然統統都殘忍的屠盡了。
  這普魯士帝國的首都圣彼得堡是要不了了,不得已只能將首都搬遷到更遠一些的羅曼蒂克城。
  接下來那個昏君有什么打算王蠢想都不用想也知道,羅曼蒂克城那邊并沒有現成的皇宮,那么定是要新建皇宮的,而原先的那些宮女宮廷宦官又死的一干二凈,從小就被嬌生慣養的君王何時這么落魄過,自然少不了要征收宮廷宦官和宮女進宮。
  昏君殘暴,手底下的人自然也心善不到哪里去,更加徹底地實行了公告的內容,每家每戶定要抽出一個男子入宮,否則就是欺君大罪。
  而老人和弗朗西斯這一戶里只有兩個人,注定了弗朗西斯要被送進宮中當宮廷宦官,誰知卻遇上了昏迷在湖邊的王蠢。老人和弗朗西斯血濃于水,老人便想到了讓王蠢代替弗朗西斯入宮。
  馬車緩緩地被一只色列虎的妖獸在前邊拉著,離羅曼蒂克城越發的近了。
  “想不到居然是做宮廷宦官……”
  王蠢覺得郁悶非常,這宮廷宦官,就是太監啊。
  他堂堂一個超級天仙的神靈,在這小小的星球里居然也會這般的落魄。
  關鍵是他還半分動彈不得。
  “若是經脈能盡快恢復?”
  王蠢真的急了,如果真的被送進了克林姆林宮里,那還得了?
  不過好在身體已經好了很多,至少沒有先前那般遭罪。
  王蠢只能睜著眼睛看著天上一大片藍色的天空和舒卷的白云,這般純粹的美景是最吸引人的,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如此。但是煞風景的是他居然被五花大綁地捆綁在馬車上,著實是難看了些。
  “咦?你醒了?”金發碧眼的弗朗西斯看著睜開眼的王蠢,卻不敢和他對視。
  老人聞言也看了過來,一臉的不忍:“請你原諒我們的所作所為吧!若不是被逼無奈,我們也不會這么做。你進宮之后,我們會代你好好照顧你的家人的。”
  王蠢雖然虛弱,但是天仙的能力還是沒有絲毫退減,立即就看出了老人和弗朗西斯的修為,不過都是靈仙境界的修為罷了!放在以往他一根手指都能像捏死一只螞蟻那般容易,現在他卻只能任由老人和弗朗西斯胡作非為。
  王蠢干脆閉上眼睛,實際上卻是在查看身體的狀況。只要他稍微恢復一些,他就能輕而易舉地擺脫這樣的困境了。
  弗朗西斯卻以為他這是怨恨他們的所作所為,一路上愧疚的話語不停地傳進他的耳朵里,在行動上更是把歉意表達的淋漓盡致。
  是夜,老人和弗朗西斯靠在馬車邊上看著漫天的星辰,弗朗西斯眼睛靈動不已,天真的說道:“也不知道這些星辰上有沒有其他人類,和我們這個世界一不一樣……”
  王蠢聽到弗朗西斯這句問話,頓時被吸引住了,便睜開了雙眼,望了望弗朗西斯,想當初,他還在地球的時候,就想過同樣的問題了。
  以前身處地球時,感覺世界也就這樣了,但當踏入宇宙之后,這才驚覺所謂的地球,猶如微塵般渺小,不值一提。
  老人富蘭克林道:“別以為世界就這樣了,在天地之外,可能有傳說中的神靈,當然,我們這個二號實驗星,絕對是宇宙中心,所有星球都繞著我們旋轉,而天上的神靈,也在看著我們,神靈洞悉一切,賞善罰惡。”
  宗教流有不成文的規矩,并不打擾星球的凡人,所以宗教流在二號實驗星挑選子弟,都在秘密行動,不為人所知,那些被選中的人,只有踏出了二號實驗星,方才知曉事情的原委,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很多事情終究留下了蛛絲馬跡,所以在二號實驗星里,也流傳著各種關于神靈的傳聞。
  弗朗西斯一臉擔憂說道:“爸比啊,神靈賞善罰惡,但我們做壞事,偉大的主會不會降下懲罰?”
  富蘭克林說道:“放心吧,我們有苦衷,神靈會原諒我們的。”
  弗朗西斯嘆息一聲,說道:“唉,真希望天上的神靈,能來我們普魯士帝國,幫我們滅掉那個夠皇帝。”
  富蘭克林臉色一變,急忙說道:“弗朗西斯,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以后千萬別再說了,我們就快去到羅曼蒂克城了,如果被人聽到了,那是要砍頭的!”
  弗朗西斯伸了伸舌頭,說道:“好吧,爸比,我不亂說就是。”
  一直保持沉默的王蠢,突然說道:“喂,你們聽過宇宙垃圾沒有?”
  富蘭克林和弗朗西斯大驚失色,齊呼道:“天吶,你開口了?”
  王蠢想起以前坤祖神提過,宇宙垃圾只可能在皇族成員的手里,富蘭克林和弗朗西斯都是平民,現在向他們詢問,應該不會打草驚蛇。
  “喂,你們別發愣了,話說你們有沒有聽過宇宙垃圾?”王蠢再度發問。
  “沒聽過啊,什么是宇宙垃圾?”富蘭克林呆了一呆。
  “唉,算了,當我沒問。”王蠢搖搖頭,也不再說什么了。
  富蘭克林嘆了一口氣,道:“這位伙計,你別怪我,對不起了,我們也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現在是迫不得己,才找上了你,叫你頂替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也連連點頭說道:“是啊,紳士,你如果不爽快,那就盡管罵我們吧。”
  富蘭克林和弗朗西斯你一言我一語,說了一堆,但王蠢一言不發,也懶得回話了。
  他調養一段時間,兩天之后,就恢復了一絲能量,大概相當于普通天仙,但用來解脫眼下的困難,是沒有問題的。
  砰!砰!
  王蠢體內的靈力暴涌而出,身上的鐵鏈應聲斷裂。
  “啊,不好!爸比,你快看!”弗朗西斯一看到王蠢掙斷了鐵鏈,頓時臉色大變,立刻拉住了妖獸。
  富蘭克林看到王蠢居然掙開鐵鏈了,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驚呼:“糟糕,他想逃跑!”
  富蘭克林馬上出手,朝著王蠢攻了過去。
  王蠢雖恢復了普通天仙的能量,但身體還在發疼,不能動彈,看到富蘭克林攻過來,他也沒還手,也不閃躲。
  砰!
  富蘭克林一拳擊中王蠢的身體,但王蠢身體只是微微搖晃了一下,并沒有什么大礙。
  “天啊,怎么會這樣!”
  富蘭克林心頭震駭,定了定神,雙手猛地殺出,再攻向王蠢。
  砰!
  但這一次,富蘭克林身體猶如敗草一般,被震飛而出,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狼狽不堪。
  王蠢看著富蘭克林,淡淡的說道:“你們別動手了,你們傷害不到我的。”
  他雖不便主動出擊,但旁人想要傷害他,卻是千難萬難,不說別的,光是他身上穿的,就是極品的防御類法器,即便不刻意用靈力催動,但在二號實驗星里,恐怕還沒有人可以把這些防御類法器擊穿。
  弗朗西斯一臉惶恐的說道:“爸比,這個人好厲害!”
  富蘭克林也害怕了,不敢再出手了,馬上跪在地上,磕頭說道:
  “尊敬的紳士,我是狗屁,這次得罪了你,你要殺就殺,我毫無怨言,我只求你能饒過我的孩子。”他看了弗朗西斯一眼。
  這富蘭克林也算夠意思了,自己大包大攬,一力承擔。
  弗朗西斯聽到富蘭克林要扛下全部罪過,頓時就急了,連忙也跪了下來,說道:“尊敬的紳士,你千萬別殺我爸比,這次綁你進宮,都是我的主意!和我爸比一點關系都沒有,你如果想報仇,就殺我一個人好了!”
  富蘭克林和弗朗西斯都在爭著承擔責任,在他們眼中,王蠢是個不顯山不露水的超級強者,想殺他們的話,就跟踩死一只蟲子那么簡單。
  但王蠢接著說的話讓他們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