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211 凡人的戰斗

女媧娘娘怒道:“白翼,不要亂說,什么希望不希望的,出口都到了,我們豈會出不去。”
  “娘娘息怒,屬下多嘴了!”白翼嚇得面色蒼白。
  也難怪女媧娘娘會發怒,在這平行空間里面,她可是受夠了,精神幾乎要崩潰,要是出口再有問題,她也難以承受了。現在任何一個敏感的問題,都會深深的觸碰到她的神經。
  白矖咬牙說道:“還有最后十個臺階,出口近在咫尺。等我們出去了,靈力重新恢復,定要將他們折磨的生不如死!”
  濃重的喘息聲中,女媧娘娘等人終于登上了平頂。
  率先抵達的,是瑾楓。
  “這感覺太好了。”
  瑾楓看著眼前的五色光球,激動不已,但是聲音一落下,就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他就像是小羊羔一樣被拉進了一旁的黃云里面。
  出手的乃是左鈴玉一個人,她騎在瑾楓身上,一只手死死的壓著瑾楓的嘴巴,另一只則是在瑾楓的斷臂之處使勁扭捏。
  “啊……”
  瑾楓慘叫不已,偏偏被捂住了嘴巴,怎么都不出聲,只能往肚子里咽。斷臂傷口上的痛苦,實在讓她沒辦法承受,兩眼翻白,差點就要暈死過去。
  “瑾楓,你在哪里?人呢?”
  瑾弦緊隨其后,身在緊促的黃云之中,叫喊著瑾楓的名字。嘴巴忽然被人給捂住,拖進了一片黃云之中。這次他看到了瑾楓沒錯,但接下來迎來的卻是一頓暴打。
  出手的乃是江城子,老家伙還真是一點都不仁慈,膝蓋狠狠的盯著瑾弦的蛇尾,之前王蠢已經重創了瑾弦的要害,現在又遭受江城子這番折磨,痛的渾身抽搐不已,偏偏要出的聲音都卡在了喉嚨里,他的嘴巴被捂的死死的。
  瑾弦和瑾楓悄無聲息的在黃云里失去了蹤影,女媧娘娘猛然間似乎察覺到了一股危機。
  “瑾楓!瑾弦!”
  女媧娘娘朝平頂上叫喊兩人的名字,卻毫無反應。
  “難道是因為黃云的遮擋,他們聽不到聲音。”白矖說道。
  白翼皺起了眉頭:“這兩個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難道迫不急的,直接丟下我們先離開了。”
  “不對,有問題。”
  女媧娘娘神色閃爍,搖了搖頭道:“先不要走上去,我們退后,觀察一番再說。”
  正準備上去的白翼和白矖,不得不遵守女媧娘娘的命令,只能退下。他們的心弦不由得緊繃起來,本以為大局已定,在關鍵時刻卻出現這種事情。
  “娘娘,王蠢他們就在后面,要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會撞見。”白翼擔心的說道。
  女媧娘娘咬了咬牙,說道:“都聽我命令。”
  三人轉身折返,離開了平頂,就在此時,一道人影猛然從黃云中竄了出來,如同餓狼的平原之狼,驟然將三人摁倒下去。
  這次出手的不是別人,乃是王蠢!
  “什么,王蠢!”
  眾人失聲驚叫,眼瞳之中盡是難以置信,王蠢他們明明被甩在了后面,為何會突然在這里出現?
  眾人實在搞不清楚,滿腦子的霧水,但是在現王蠢的一瞬間,就知道大事不好。瑾弦和瑾楓肯定是被他們拿下了!他們可能也即將步入后塵。
  白翼才叫出“王蠢”兩個字,就被王蠢一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臉上。
  “娘娘!”
  白翼申請救援。白矖被另一道人影給撲倒在地上,正是安德魯。
  “安德魯!”
  護法面如死灰,這里果然不止王蠢一個人。
  “弄死他們!”
  江城子和左鈴玉也緊接著黃云里跳出來,瑾弦和瑾楓已經被他們給降服,現在空出手來,當然就沖入了戰團之中,把白翼和白矖壓倒在地。
  在激烈的扭打中,眾人滾落在地上,幾乎從臺階上滾下去。
  女媧娘娘三人可以說是拼了老命的反抗,可大局已定,他們只剩下三個人,豈會是王蠢等人的對手。之前他們五個打四個,就已經不是對手,現在三個打四個,那情況就更慘了。更何況女媧娘娘他們可是耗盡了所有力氣才爬上千層臺階,連喘氣都費力,又是被王蠢他們偷襲,現在除了挨打,就是挨打。
  “怎么可能,你們竟然先爬上來了!”
  白矖一邊濃重的喘著氣,一邊失聲驚呼。她實在想不明白,勝利近在咫尺,怎么突然就朝王蠢那邊倒去了。
  “都這樣了,還有心思問其他的?”江城子二話不說,反手就給了白翼一巴掌。
  左鈴玉說道:“王蠢,我們現在該怎么做?”
  王蠢說道:“還用說,當然是收拾他們一頓再說!”
  “好!”
  階梯平頂之上,上演了一幕極其暴力的畫面。四大強人死死壓制著白矖等三人,拳頭像狂風暴雨一樣落下,打的三人叫苦連天,毫無還手之力。
  三人徹底墜入了噩夢的深淵,這一次比之前還要慘烈,如此暴揍,和酷刑沒什么區別。
  四大強人又把女媧娘娘三人給狠狠收拾了一頓,但有個問題也如安德魯和王蠢判斷的一樣,單純依靠蠻力的話,是沒辦法重創女媧娘娘三人的根基的,甚至沒辦法殺了他們,只能是給他們帶來表面的痛苦。
  不能殺死對方,江城子內心不甘。不過現在揍人也實在痛快,比起單純殺死對方還要暢快。他憋了很久的怒火,終于可以盡情的釋放出來。
  “這一拳,老子為孟奇位面的神靈打!”
  “這一巴掌,老子為孟奇位面死去的同胞打!”
  “這一腳,老子也是為自己打!”
  別看江城子上了年紀,出起手來可是個狠角色,一邊打一邊叫罵,激動的很。
  王蠢自然不會比江城子仁慈,他死死的壓著白翼,毫不客氣的掄著拳頭。白翼就像是墜入到十八層地獄受折磨,眨眼間就打得遍體鱗傷,整個人成了一頭胖豬。
  “混蛋……以后休要被我抓到,否則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
  白翼等人憤怒無比,現在他們不僅身體上遭受折磨,心靈上更是被折磨的遍體鱗傷,在這片平行空間里,他們受到了這一生最屈辱的事情!作為天堂世界的霸主,尊嚴卻被人死死的踐踏著。
  “你們禍亂蒼生之時,可曾想過后果?天堂世界多少人被你弄的支離破碎,葬身于水深火熱之中,這些你都想過嗎?”
  左鈴玉猛然回頭,神色復雜的朝女媧娘娘看了一眼,恰好女媧娘娘也看到了她。
  女媧娘娘憤怒的叫道:“左鈴玉,當初你不過是身份卑賤的侍女,要不是我掘并且提拔你,你怎會有今天的成就。你若是有點良知,就不會對我置之不理。”
  女媧娘娘一開口,把左鈴玉的情緒一下子引爆。
  左鈴玉激動的叫道:“沒錯,你的確對我有恩,但是比起你給我帶來的折磨和痛苦,到底是誰欠誰的!”
  左鈴玉的呼吸在此刻變得濃重起來,眼眸中充滿了血絲,她揚聲叫道:“王蠢,若是你把我當朋友,就替我殺了她!”
  王蠢說道:“不止是朋友,還是好朋友。”
  白矖說道:“你們敢對我們女媧族不敬!真是好大的膽子!”
  王蠢冷笑一聲:“你知不知道,你們將天堂世界搞的烏煙瘴氣,多少神靈因你們而死。”
  安德魯說道:“伙計,我們好像拿不了他們的空間戒指。”
  “拿不了?”
  王蠢吃了一驚,趕緊去拿白翼的空間戒指,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勁,都沒辦法把它從女媧娘娘的身上拿開來。
  “不好,倒是忘了一個重要問題。”左鈴玉神色一沉。
  “是的,忘了個重要問題。”
  王蠢點了點頭,自然知道左鈴玉所說的是什么,在天堂世界中,每個人的空間戒指,都有靈力融入對方身體的,一旦認主成功,空間戒指和主人之間就有一種關聯。
  一般情況下,強者要奪取弱者的空間戒指,可以說如囊中取物,但王蠢等人現在壓根無法使用靈力,所以也沒辦法奪取空間戒指。
  江城子說道:“看樣子是沒辦法搶他們的東西了,不過可以把他們收拾一頓,也算是泄了心中的怒火。”
  白翼突然放肆的大笑起來,說道:“哈哈哈,簡直是白日做夢,居然還想把我們的寶貝奪走。王蠢,你想要我的戒指,我可以給你,咱們一起去外面交易啊,到了外面,我馬上就將寶貝取給你。怎么樣,你敢把我拉出去嗎?”
  這時白翼也是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經被王蠢打成這個樣子了,倒不如痛快的辱罵王蠢。也好讓自己的心理稍稍平衡點。
  “是么?我的確不能拿走你的戒指,但我能讓你自己主動奉送給我。”
  王蠢冷笑一聲,一把掐住了白翼的喉嚨。
  白翼被遏住了喉嚨,脖子上頓時青筋暴露,他咬牙說道:“你頂多把我弄暈過去,在這個平行世界中,你偏偏就殺不了我,我偏偏不給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白翼強硬的態度,看樣子是要和王蠢碰到底,這種威脅,還不足以讓他屈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