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208 奇特的環境

“追你奶奶個熊啊!”
  “一群王八蛋,看我怎么弄死你們。”
  安德魯等三人一個個精神振奮,擼起袖子準備大干一場。
  現在所有人的靈力都被死死壓住,就和凡人沒什么區別,打架依靠的,完全就是最原始的拳腳相搏。
  既然是這樣,那還怕個毛。
  之前在女媧娘娘等人的狂追下,他們可是苦不堪言,現在機會來了,哪有不報仇的道理。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王蠢如兇狠的狼,朝女媧娘娘沖過去。
  “快快保護娘娘!”
  看到女媧娘娘要被揍,四大護法頓時大驚失色,連連跑過去護住。他們是沒了靈力,可好歹也是四個人,對付王蠢一個人,還是綽綽有余的。
  但他們小看了王蠢。
  王蠢的一生,那是無賴的人生。想當初在c市混日子時,那也是一把打架的好手。他是從最底層爬起來的,要說打架,這里誰能比得上他。女媧娘娘他們這些人,就像嬌生慣養的公子哥一樣,平時施展慣了法術,真刀實槍的干起來,哪里會是王蠢的對手。
  最原始的打架,狠勁最重要!
  白矖首當其沖,掄起拳頭就砸向了王蠢。王蠢紋絲不動,任由這一拳打來。
  砰!
  一拳落在王蠢的肩膀上,王蠢面不改色,就在白矖一拳襲來的時候,王蠢的一拳也猛然砸出,硬生生的砸癱了白矖的鼻梁。
  王蠢就像個混世狂魔一樣,打起架來不顧一切,白矖剛開始還能應付,可到了后面完全就無法招架,只有挨打的份。
  啪啪啪!
  王蠢拳頭狠辣,對著白矖連綿不斷的砸過去,而且還專門對著她的臉打。短短的十幾個呼吸間,白矖就鼻青臉腫,被王蠢給揍成了一頭胖蛇。
  “和這群混蛋拼了!”
  此時白翼、瑾弦、瑾楓三人趕忙過來支援,女媧娘娘穩住陣腳,也跑來幫助白矖。
  王蠢身形一閃,就把女媧娘娘的一招給避了開去,他沖向了三大護法,背后白翼打來一拳,他毫不理會,兇蠻的抓住了瑾弦砸過來的手臂。
  瑾弦先前在戰斗中就喪失了一條左臂,現在唯一的右手也被王蠢給抓住,完全失去了自由。瑾弦驚愕之下,王蠢的拳頭已然砸來。
  王蠢找準痛處,朝著瑾弦斷臂的傷口狠狠錘去。
  砰!
  一拳之下,打得瑾弦鬼哭狼嚎,叫爹喊娘,眼淚瞬間飆飛出來。
  王蠢的攻擊迅速的很,不等瑾弦有任何掙扎,再次飛出一拳,狠狠的砸向了瑾弦張開的大嘴。
  砰!
  瑾弦被連番猛砸,直接跌倒在地上,兩顆門牙更是伴隨著猩紅的鮮血飆飛出來。
  “瑾弦!”
  瑾楓見狀,滿臉痛苦,一拳打向了王蠢,想要以此解救他的兄弟。可沒有了靈力的支撐,她不過就是個弱書生,拳頭輕飄飄的毫無力氣。
  王蠢擋也不當,任他一拳打在腦門上,壓根沒受到半點傷害,隨后反手一甩,一巴掌狠狠煽在了瑾楓的臉上。
  啪!
  這下可好,瑾楓不僅沒幫上忙,反倒被一巴掌扇的連連倒退。
  王蠢一個打五個,可謂所向披靡,一下子把五人都給打傷了。此時此刻,女媧娘娘等人都感到腦袋有些暈眩。
  “我們一起上!”
  女媧娘娘等人想要把王蠢包圍起來,但此時安德魯、江城子和左鈴玉已經沖上前來。
  啪!啪!啪!啪!
  沒有絢爛奪目的光彩,也沒有花里胡哨的招式,完全就是回歸了最原始的狀態,最直接的肉搏。這里拉開了一場凡人方式的廝殺。甚至連咬人、拽衣服、揪頭發這種粗魯的動作都給使出來了。
  打架的時候,眾人還不住的叫罵,粗魯又直接,簡直就是一群市井無賴的模樣。
  這平行空間里廝打的人,隨隨便便一個在外面都是威震八方的強者,在天堂世界都是頂尖的存在,不管走到哪里都受萬人敬仰和膜拜,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現在卻變成了這番市井模樣,要是有外人在場,肯定要驚的掉下巴。
  這番拼殺沒多久,勝利就在往一方傾倒。王蠢一方較為生猛,摧枯拉朽,把女媧娘娘等人打的狼狽不堪。雖然雙方人數相當,都是五人,可女媧娘娘這群人,都是養尊處優出身的,不比四大強人,個個都是經歷過底層磨難,是浪蕩天下的狠角色。
  總而言之,比狠勁,雙方相差太大了!
  比起安德魯和江城子來說,左鈴玉更是厲害,留著長長指甲的雙手在此刻發揮了很好的優勢,隨便一抓就有人受到傷害,并且她還機靈的很,專門朝人的眼睛上攻擊,如此一來,對方肯定要遮擋,脆弱的地方立即就暴露出來。
  不過這些人之中,最兇猛的當然要屬王蠢,他如同平原的餓狼,兇狠而又狡詐,真是所向披靡。一通狂錘下來,白矖他們五個人,沒有一個不被王蠢打的。
  砰!
  王蠢又是一拳把瑾弦給掀翻在地上,此時安德魯三人把其余幾個也給纏住了,根本無人救援,王蠢趁這機會,一腳飛踹,狠狠的踹在了瑾弦的蛇尾。
  “啊……”
  瑾弦這一聲慘叫,可謂撕心裂肺,眼淚鼻涕直流。他死死的捂著蛇尾,臉上青筋暴露。王蠢再度揮拳,不過目標不是瑾弦,而是白矖,一旁的白矖已經掙脫了安德魯的糾纏,跑來支援。
  臉上滿是淤青的白矖想要趁機給王蠢來個黑手,可是她斯斯文文的樣子,豈能是王蠢的對手。
  砰!
  不等白矖出手,王蠢就揮出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白矖的腦袋上。這一砸,白矖頓時直接跌倒在地。腦袋暈眩無比,差點暈死過去。
  “誰和蠢爺一戰!”
  王蠢一屁股坐在了白矖身上,緊握的鐵拳如暴雨驟下,雨點一樣的砸在白矖的腦門上。堂堂女媧族的第一護法,竟然在王蠢的手下如同流浪狗一樣,被揍得半死不活。
  啪!啪!啪!
  白矖連續被王蠢轟了十幾拳,才被白翼拼命拉開,她掙脫了王蠢,竭力逃竄。
  “快撤!”
  女媧娘娘發出一聲沉悶的叫聲,趕緊離去。現在的她也是狼狽不堪。心里盡管怒火沖天,可實在又不是王蠢他們的對手,要是再跟他們拼下去,他們就算不死,只怕也要被打成殘廢。
  所以就算心里怒火滔天,也不得不逃!
  終于,四大護法終于掙脫了戰團,跟隨著女媧娘娘拼了命的逃離。他們崴著蛇尾,渾身淤青腫脹,傷口遍布全身,半死不活。
  想他們一生都是高高在上的尊者,還是頭一次如此狼狽。這一次的事情,注定要成為他們刻苦銘心的回憶。
  “不要被他們追上了!”
  這一次,女媧娘娘等人反倒成了追擊的對象,落荒而逃。
  “有本事就別跑!”
  四大強人緊追不舍,此時最兇猛的乃是江城子,他首當其沖,手里還提著一只鞋子。
  “幾位護法,你們都是大人物,如今卻像狗一樣跑,太丟人了吧。”
  江城子一聲大喝之下,就把手里的鞋子狠狠的砸了出去,精準無比的落在了白矖的腦袋上,可憐的白矖腦袋上又新添了一道傷口。
  “不要理會!”不得不說,女媧娘娘真心能忍,連半個字都不敢說,只顧悶頭逃跑。
  說起來,幾位護法打架不怎么樣,逃命都是有一手,在被揍得半死不活的狀態下,還能迅速和王蠢等人拉開一段距離,并且后勁十足。
  江城子大聲叫道:“女媧娘娘,你的超級戰技不是很厲害嗎,怎么不發揮出來用用。你不是威風赫赫嗎,現在怎地就知道跑路。”
  雙方一前一后,互相追逐著。
  就像是之前的歷史在重演。不過這一次的身份角色卻對調了,換成了王蠢一方追擊女媧娘娘。
  說起來,所有人的速度都很慢,和沒有被壓制靈力之前相比,簡直堪稱龜速。
  “等我追到他們,看我不把他們弄殘了。”江城子一邊狂追一邊大聲叫罵,好像這一次要把孟奇位面所有神靈受到的屈辱和苦難,都給報回來。
  安德魯追上了王蠢,低聲說道:“伙計,我剛才發現了一個狀況。”
  王蠢問道:“什么狀況?”
  安德魯說道:“先前我抓住白翼,對他一陣窮追猛打,并且還是針對他的要害下手,可卻怎么都無法傷害他的內在。”
  “哦?”
  王蠢神色一動,當然知道其中所包含的意義。
  若是無法對對方的內在產生創傷,那對方就不會死。也就是說,就算他們把護法們打的再慘,也沒辦法結束他們的性命。
  “這處平行空間雖然特殊,所有人的靈力都受到壓制,但經脈卻不受影響,我們現在的力量和平凡差不多,只是靠著身體的蠻力,怎能對天仙的經脈產生重創。”王蠢想了想,開口解釋道。
  “真是遺憾了。”安德魯語氣中有些不甘。
  王蠢說道:“這也沒什么的,只要我們把他們圍困在這里,不讓他們逃走,他們就算不死,也廢掉了。”
  “你說的沒錯,伙計,我們先拿下他們再說。”安德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