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205 激情防衛戰

緊隨其后的白翼、瑾弦、瑾楓、白矖四大護法,急速朝這邊重來,但起先出發的位置就不同,所以追擊的時候也不在一起,每個人之間都有一定的距離。
  首當其沖的乃是白翼,他的身形掠過某一處的時候,兩個人猛然從路旁的巖石后跳了出來。
  乃是安德魯和江城子。
  砰!砰!
  安德魯和江城子兩人一現身就是發動了全力轟擊,齊刷刷的朝白翼轟去。
  在四人的行動計劃中,就是讓王蠢和左鈴玉先做誘餌,趁機牽制女媧娘娘,隨后安德魯和江城子便現身,攻擊其他護法。
  安德魯和江城子一出手就是致命之招。兩人都是頂尖的強者,特別是安德魯,一身的高科技裝備,白翼和他們拼了一招之后,馬上就處于極度的危險之中。
  僥幸的是隨后瑾弦迅速追了上來,立即加入了戰斗。
  多了一個瑾弦,白翼壓力大減,但就算他們有兩個人,還是不敵安德魯和江城子。他們面對安德魯和江城子的狂轟,連連倒退。
  如此下去,肯定要大敗。
  而另一邊的王蠢和左鈴玉也甩開了女媧娘娘,兩人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沖殺而來。
  兩人面色殺機涌現。
  安德魯和江城子已經讓白翼和瑾弦險象環生,若是王蠢和左鈴玉再過來,他們兩個肯定要被逼入死地!
  這一刻,所有人都驚醒過來,這番行動,顯然就是四人籌劃好的陰謀!先牽制女媧娘娘,在對其他人出手攻擊,步步都是局!
  “混賬!”
  女媧娘娘怒吼一聲,知道中計后的第一時間就朝王蠢追去,說來也是搞笑,她之前還不斷的提醒護法們不要輕易離開,現在可好,自己最先被敵人給誘惑到了。
  女媧娘娘重新調度著力量,全力朝王蠢追擊過去,可是神仙索讓她速度受到壓制,無法加快,她只能望著王蠢和左鈴玉越來越遠。
  “白翼,瑾弦,你們撐住!”
  瑾楓和白矖在后面竭力趕來,想要救援。
  颼!颼!
  衣角隨風飄袂之聲傳來,極其尖銳。
  說來也巧,就在王蠢和左鈴玉沖到這邊的時候,瑾楓也趕到了。
  幾個呼吸后,白矖又殺到。
  但此時安德魯的炮火已經把白翼給重創了。
  砰!砰!砰!砰!
  頃刻之間,烽煙四起,雙方人馬數量旗鼓相當,都是四人。八大強者戰作一團,讓空間連連震顫,轟動不已。
  而他們的戰斗,暫時和女媧娘娘沒有關系。
  女媧娘娘被壓制了速度,正在拼命的朝這邊趕來。
  說到整體實力,王蠢等人要強很多,當然了,最關鍵的還是牛逼轟轟的安德魯。
  白翼被重傷,四大護法的局勢愈發危險,而王蠢四人卻依舊不停的在狂轟亂炸。
  也許過不了多久,這四大護法就要陸續隕落。
  轟!
  安德魯的量子激光炮狂轟濫炸,火力兇猛,其中兩道炮火擦過了瑾弦和瑾楓兩人的左臂。
  嗤!嗤!
  僅僅是兩道炮火,卻直接將瑾弦和瑾楓的左臂給打的粉碎,如同烈日下被蒸發的水漬,眨眼不見。
  量子激光炮之強悍,恐怖如斯!
  “打得好!”王蠢三人紛紛喝彩,安德魯的這一招,讓他們又朝勝利邁向了一大步。
  白翼被重創,瑾弦和瑾楓也被打掉了一條左臂,四大護法的實力驟然下降,唯獨剩下最后一個白矖,還在極力支撐。
  “大事不妙!”
  四大護法頓時臉色煞白,他們幾乎能感覺到失望的氣息正在逼近,他們四個人,很可能就要葬身于此。
  “把他們一起殺了!”
  王蠢等四人精神抖索,他們全力施展各自的強大招數,凝聚出更為強悍的攻擊。如同暴風狂卷,驟雨紛飛,滔天席卷。
  將四大護法齊齊斬殺,就在此刻!
  如此一看,他們籌謀的這個行動計劃堪稱完美,馬上就能要了四大護法的命,但他們似乎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女媧娘娘的強悍。
  女媧娘娘被神仙索打中,速度的確被壓制拖延了,但女媧娘娘的恢復卻極其快速,一般人擺脫神仙索的束縛,可能需要三四十呼吸間,但女媧娘娘只要十個呼吸左右的時間!
  恢復自由之后,女媧娘娘的速度,重回巔峰。
  颼颼!
  身如驚雷,急速掠來。
  此次女媧娘娘被成功偷襲,又看到四大護法重傷,心中可謂怒火滔天,距離一靠近,雙掌便是齊齊轟出,打出無比強絕的力量。
  轟!轟!
  璀璨的光華,刺眼奪目,眨眼就把安德魯的量子激光炮給遮蓋下去。
  四人本想著一氣呵成,斬殺了四大護法,可沒想到女媧娘娘用這么短的時間就能掙脫神仙索的束縛,而且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就沖到了戰團這邊。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顯然有些晚了。
  “小心女媧娘娘!”
  四人下意識的轟出力量,對抗女媧娘娘那雙掌打出的兇猛攻擊。
  轟隆!
  龐然無比的光圈只中間掃蕩而出,四人聯手出擊,竟然還是無法化解女媧娘娘的強攻。僅僅抗下這一招,就遭受了一定的傷害。
  而他們全心思都放在了對抗女媧娘娘上面,卻把四大護法給晾在了一邊。
  四大護法有三個重傷,卻還可以戰斗,尤其是看到王蠢等四人有了空隙,哪有不出手的道理。
  砰!砰!砰!砰!
  四大護法各自打出一掌,如此突然的攻擊,四人壓根無法反應過來,只能硬著頭皮抗下來。
  蓬蓬!
  驚險之際,四人都把各自的煉體功法給施展出來,其中最強大的,自然是王蠢的神仙體。
  轟隆!
  又是一記硬拼,結果驚人。
  四人被震的負傷,嘴角洋溢出鮮血。他們之前就被女媧娘娘打的受了傷,此時無疑讓傷勢又加重了幾分。
  “我們走!”
  四人異口同聲的喊道,下一刻動身逃離。
  這一次身受重傷,讓他們清醒過來。女媧娘娘的到來,他們根本無法再一舉拿下四大護法,唯一的選擇就是退走。
  在逃離的剎那,四人的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失望之意。計劃看起來完美,但還是有所遺漏。所謂一招棋錯,滿盤皆輸,這個遺漏讓他們前功盡棄。不說其他的,就是現在他們自己的性命,都存在龐然的危險。
  身體的傷勢在力量的催發下變得嚴重,他們渾身劇痛無比。
  此時他們調動力量都十分艱難,想要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更是沒辦法做到。身后的威脅,讓他們一次次壓榨身體的潛能。
  竭力狂奔著!
  身后的女媧娘娘等人勢頭也猛,很快就追擊上去。
  此次和上次的情況不同,在這種情況下,女媧娘娘完全能夠一舉將四人拿下,全然不用死守在火山周圍。
  只需要再過兩個呼吸,王蠢等四人就要進入到女媧娘娘的攻擊范圍之內。
  四人此時的狀態,完全抵擋不了女媧娘娘的攻勢,女媧娘娘一旦殺過來,四人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玲玉,我們出手!”
  王蠢朝左鈴玉看了一眼,眼眸中一片毅然決然。他們都清楚,此時唯一可以壓制女媧娘娘的東西是什么。
  王蠢和左鈴玉一邊狂奔,一邊施展神仙索朝身后猛地揮去。
  嗤嗤嗤!
  無數的白色絲條如浪花席卷一樣涌了過去,大范圍的空間都被覆蓋。
  “還以為我會上當嗎,癡人說夢!”
  女媧娘娘冷笑一聲,她接觸過三次白色絲條,已經不陌生了,她不會再讓自己被白色絲條沾染到了。
  強大的力量迅速凝聚出氣罩,把迎面撲來的白色絲條,全都格擋在外。
  王蠢和左鈴玉也明白,女媧娘娘現在有了經驗,神仙索肯定無法擊中了。他們只是想以神仙索拖緩女媧娘娘一下。
  某種意義上來說,女媧娘娘唯一忌憚的東西就是神仙索。若是王蠢和左鈴玉打出的是其他招式,恐怕女媧娘娘會毫無顧忌的迎上來。只有面對神仙索,女媧娘娘要小心應對,身形不知不覺緩下來。
  “大家速度撤離!”
  在神仙索的掩護作用下,四人終于有了喘息的機會,他們和女媧娘娘拉開了一段距離,脫離了女媧娘娘的攻擊范圍。
  這么不間斷的施展神仙索,王蠢和左鈴玉的身體被壓榨的不堪重負。他們本來就受到了創傷,現在還竭力的連番攻擊,身體抵達到了一個極限。
  王蠢還要好一點,神仙體讓他的體質得到了不小的改善,而左鈴玉卻是連連吐血,情況愈發危機。
  “如此下去,遲早要被他們追上!”江城子臉色凝重無比。
  安德魯說道:“這下完了……”
  即便向來沉穩淡定的安德魯,此時也凌亂了。
  “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撐多久!”
  女媧娘娘發出一聲狂笑,以他的眼力,哪會看不出現在的局勢。她似乎十分享受此時貓捉耗子的感覺,如此看著王蠢和左鈴玉走向崩潰,她知道,這種追擊是對兩人最好的折磨。
  緊隨其后的四大護法也趕了上來,他們的速度不比女媧娘娘快。這樣也好,有女媧娘娘在前面擋著,他們恰好把濺射的白色絲條給避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