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200 越獄計劃

鴻鈞老祖說道:“安寧之日?我要真的重獲自由了,定要把整個天問之域都攪翻于手中。”
  鴻鈞老祖不愧是天下聞名的猛人,簡單的幾句話,卻充滿了無比的霸氣和自信。
  王蠢說道:“明人眼前不說暗話,不知道老祖要見我,是有什么事?”
  他一直在想,其他人到底有沒有看到他的盤古石斧。當初他為了抵擋女媧娘娘,曾經祭出過盤古石斧一次,不過也只是驚虹一亮相,而且是背對著囚神獄這邊。囚神獄中的人很可能看到了,也可能沒看到。
  其實他內心倒也不是真希望盤古弟子的身份暴露,雖說這里到處都是便宜師兄,但關鍵的是這些師兄一個比一個古怪,在沒有充分了解之前,他還是不想過早暴露身份。
  鴻鈞老祖說道:“我叫你過來,當然是有事情,而且還是大事要與你商量。不過這件事暫時需要保密,旁人不得旁聽。”
  他所說的旁人,就是跟過來的6壓、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三人。
  “我靠,他們是你的師弟啊,你居然說是旁人。”王蠢無語。
  “不可以。”鴻鈞老祖很堅定,似乎對這些師弟根本沒有感情。
  “好吧。”王蠢倒也沒堅持。
  “你們先離開吧,我和尊者有要事相商。”鴻鈞老祖直接坐在地上,朝著三人叫道。
  “不行,我不能走,我要留下與和王蠢一起,我怎么知道,某人是不是心懷不軌。”6壓對鴻鈞老祖可謂怨念極深。
  王蠢說道:“6壓,你放心吧,我若這么容易出事,也就不是王蠢了。”
  “王蠢,你可要小心他耍什么陰謀詭計,我和鴻鈞自小認識,鴻鈞這家伙不是什么善人,我留下來,好歹能提防著點。”6壓小聲說道。
  “我知道。”
  王蠢正想把6壓拉開,鴻鈞老祖卻在此時猛然出手,雙掌齊出,朝前重重的轟去。
  嘩嘩嘩!
  頃刻間風起云涌,巨大的力量如匹練一樣沖刷出去。
  轟!轟!轟!
  6壓、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三人與鴻鈞老祖各自交手一招,皆是被震退出去,不等他們靠近,鴻鈞老祖卻已經再次出手。
  這一次并非攻擊,而是凝聚出紅光彌漫,不斷的交織融合之下,組成了一個單獨的秘密空間,空間里面只有鴻鈞老祖和王蠢兩人。
  “我無礙,不用擔憂。”王蠢朝外喊道,免得6壓不明情況的出手攻擊。
  此時只剩下鴻鈞老祖和王蠢兩人獨處,沒什么好避諱的了。王蠢朝鴻鈞老祖深深的看了一眼,說道:“有事就說吧。”
  鴻鈞老祖上上下下的掃了一眼王蠢,突然開口道:“你們上次的大戰我都看到了,你實力不一般,并且有一種獨特的魄力。若是沒有你,恐怕六大護法就能將他們攔下了。”
  王蠢說道:“客氣了,此次沖入特殊方陣,都是大家齊心協力,你手下的道座十一弟子,也出力不小。”
  鴻鈞老祖說道:“難道你真以為,憑著安德魯他們真的可以將特殊方陣開啟?”
  特殊方陣的情況,王蠢進來囚神獄之后就和眾人說了。如此看來,鴻鈞老祖雖然到現在才出現,之前卻一直偷窺他的言行舉動,不然不會這么說。
  王蠢點頭道:“沒錯,我是這樣認為的。”
  鴻鈞老祖冷笑一聲,說道:“安德魯也就身上幾個破機器,和女媧娘娘比起來,差距還遠。況且還有四大護法跟著女媧娘娘一同進入特殊方陣追擊,如此一來,你說兩方各自勝算幾何?”
  王蠢說道:“不管如何,我都相信安德魯,他肯定能夠做到的!”
  鴻鈞老祖說道:“僅僅是信任,沒有實質性的作用,若想把勝算加大,最終還要我們自己的努力。”
  王蠢搖頭苦笑道:“我們被困在囚神獄里,根本無處著力。”
  鴻鈞老祖說道:“錯,有辦法的。”
  “有辦法?什么辦法?”王蠢渾身一震,連聲問道。
  鴻鈞老祖說道:“我可以把你帶入那片特殊方陣里。”
  他稍稍一頓,深吸一口氣道:“你若進入特殊方陣,協助安德魯他們,必然可以加大成功的幾率。”
  “什么?你可以把我弄進特殊方陣里?”
  王蠢聽到這話,當即震驚不已,在他眼里,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他之前研究過囚神獄,知道囚神獄到處都是紅光屏障,別說是特殊方陣,連白光的影子都見不著。
  四周的紅光屏障固若金湯,這么多年,這么多強者聯手都打不破,鴻鈞老祖又有什么辦法突破。
  鴻鈞老祖冷笑一聲,說道:“他們都是群蠢貨罷了,不斷的轟擊囚神獄,明知沒有作用,還依舊堅持著,實在是愚蠢之極。而我,早就有了一種辦法。”
  “什么辦法?”王蠢問道。
  鴻鈞老祖說道:“囚神獄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由女媧娘娘凝造而成,既是人力為之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有缺陷的。我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探索,皇天不負有心人,終究讓我找到了囚神獄的弱點……就在這里!”
  說話之間,鴻鈞老祖已然離開了原地。
  在他所處的那個位置,尸骨累累,散著惡臭的氣味,不知道這群死去的神靈,是否都是被脾氣暴躁的鴻鈞老祖給弄死的。
  “這里?”王蠢神色疑惑道,“除了尸骨累累,我什么都沒看到啊。”
  鴻鈞老祖傲然笑道:“若非這尸骨累累的遮掩,我苦心探尋出來的這個秘密,豈不是要早早曝光于眾。”
  “你說的都是真的?”王蠢問道。
  鴻鈞老祖說道:“這里乃是囚神獄最脆弱的部位,不過饒是如此,我也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打通……本尊被關進囚神獄這么多時間,僅僅是打出這么一個通道。”
  “能否讓我看看。”王蠢問道。
  “這是當然。”鴻鈞老祖說道。
  砰!砰!
  鴻鈞老祖打出兩道掌風,一下子就把堆積的尸骨清掃干凈,取而代之的,是和其他紅色不同的另一種光彩,看到這個地方時,王蠢頓時渾身一震。
  那分明就是白光!
  白光雖弱,但卻蘊含著巨大的意義。白光代表著特殊方陣,也就是說,從這里可以成功通到特殊方陣那邊!
  確切的說,這個口子并沒有多大,最多也只能讓一個人鉆進去。其中閃爍出來的白光也不明顯,好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制,周圍的紅光,如同隨時要將其泯滅,重新合攏一般。
  “真有通道!”王蠢神色動容,一個新的希望擺在他的眼前。
  鴻鈞老祖說道:“你眼前這個通道,別看沒多大,卻耗盡了本尊的力量才打磨出來的。”
  王蠢說道:“既然有了這缺口,你為什么不告知大家,讓大家聯手將這缺口拓展,這樣的話效果豈不是更好。”
  鴻鈞老祖搖頭道:“你不知道囚神獄的力量有多強大,眼前這個缺口,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不可能再拓展壯大!再繼續擴大,只怕會被囚神獄給吞噬回去。不僅如此,囚神獄還有更神奇的一面,紅光一旦察覺到有活物要出去,這個缺口立即就會被囚神獄所有的力量壓迫,從而將通道徹底關閉。”
  王蠢深吸一口,說道:“按照你所說的,能夠出去的也只有一個人。所以這么長時間你一直都在掩飾,不讓任何人知曉。”
  鴻鈞老祖粗狂一笑,說道:“沒錯,只能出去一人,那么我為何要把這么重要的秘密告知于眾,讓別人覬覦這里呢。”
  看著鴻鈞老祖如此爽快干脆的性格,王蠢心中不由得生出幾絲好感,這個便宜大師兄倒是很對他的胃口。
  王蠢說道:“既然是這樣,你為什么不直接出去,卻把我叫過來,還把如此重要的秘密告知與我?”
  鴻鈞老祖哼了一聲,道:“要不是有其他隱情,這等好事,豈會讓你知道。”
  王蠢并沒回答,而是讓鴻鈞老祖繼續說話。
  鴻鈞老祖朝那個缺口看去,神色糾葛道:“我先前就試過了,想從通道出去可沒那么簡單,其中蘊含了整個囚神獄的力量,化作了一股奇異的空間,就如同布置出來的幻境一樣,想要成功闖入特殊方陣,就必定要經過這片奇異的空間,搞不好就會在其中迷失,甚至可能永遠都葬身于這通道里面。”
  他稍稍一頓,又說道:“正是這個原因,所以我一直沒有鉆進去。我明知道有這個通道,卻沒有任何動作。我繼續留在囚神獄里,還能保住性命,說不定以后能有其他機會突圍。可若是鉆進這通道,我鴻鈞老祖很可能就此完蛋。”
  王蠢說道:“所以你找上我了?”
  鴻鈞老祖意味深長的點點頭,朝王蠢看去:“沒錯,得知你進入了囚神獄之后,我就對你產生了希望。你會神仙索,穿過通道你應不成問題。你用不著花費很多時間,就能成功闖入特殊方陣,當然,這其中肯定有一定的風險。”
  王蠢說道:“你確定要把如此大好的機會交給我?你先前說過,機會僅此一次,我要是鉆了進去,缺口就會立即合攏,到時候你就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