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199 便宜師兄鴻鈞老祖

云痕說道:“尊者后來居上,把我的名頭蓋下去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王蠢終于知道云痕為何對他有敵意了,搞了半天是為了名聲的問題,他有些哭笑不得,說道:“我們都是和女媧娘娘辛苦抗爭的人,這名頭有什么好爭的,根本沒什么值得高興的。”
  “哼,你不要轉移話題,你把我的名頭蓋下去了,本座對你很不服!”云痕哼道。
  王蠢聞言更是無語,他心中奔過一萬只草泥馬,說道:“女媧娘娘將你關押進入這種邪惡的囚神獄,你的仇人是女媧娘娘啊,你怎么還留戀外面盛傳的虛名,真是可笑之極,愚蠢之極啊。”
  “混蛋,你敢罵我!”云痕怒道。
  此時王蠢也懶得跟云痕客氣,耍起了流氓的架勢,說道:“難道老子說的不對嗎,像你這種蠢貨多了,才讓女媧娘娘這些年肆無忌憚的四處禍亂。”
  “王蠢,本座要挑戰你!”
  云痕大喝一聲,就沖向了王蠢。看樣子分明是想和王蠢大戰一場。在他眼里,打敗了王蠢,那屬于他的名聲,便能回來了。
  砰!砰!砰!
  云痕渾身肌肉盤扎,充滿了爆炸感,當力量釋放而出,強烈的氣勁震得空間轟隆作響,修為也徹底展現出來。
  乃是普通天仙的境界!
  “哎呀,云痕要對王蠢動手了!”
  “上次,云痕把桐城位面來的的三大高手打的沒脾氣,實力可是不同凡響啊。”
  “這下有熱鬧看了,王蠢的實力也不凡,早就名滿天下,這可不是吹牛皮就能吹出來的。”
  “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孰強孰弱。”
  眾人頓時精神抖擻,囚神獄中云痕可是一大狠角,很多人都受過云痕的欺辱。人就是這么變態,被云痕欺負過的他們,又希望看到其他人被云痕欺辱。
  若是云痕能把王蠢給打敗了,那真是精彩了。
  “這個混蛋,王蠢還有重傷在身呢。”6壓憤怒無比,就要幫王蠢動手,王蠢卻出手攔住了6壓。
  “我自己來。”王蠢不屑的說道。
  6壓說道:“王蠢,他畢竟是天仙!”
  王蠢嘿嘿一笑,說道:“一個普通的天仙又怎么樣。”
  “讓你再狂!”云痕怒極生笑。
  立即有人喊道:“王蠢本身也就是普通天仙的境界,現在又受傷了,怎么會打得過云痕。”
  又有人說道:“可別忘了,王蠢的招式十分神奇,之前還與安德魯等人,同女媧族六大護法交鋒過呢。”
  云痕卻是嘲笑說道:“要沒有安德魯保護他,他豈能活到現在。”
  他的話剛一落音,身形便已然動了起來,一拳朝王蠢狠狠轟去。
  這一拳沒有花俏的招式,極其普通,但卻剛猛無比,渾厚強大。
  云痕渾身的靈力都凝于這一拳。
  云痕一出手便是如此兇猛,很多人就料定王蠢肯定是先避開鋒芒,然后再以神仙索這樣的控制技能與云痕纏斗。
  可萬萬沒想到,王蠢竟然選擇硬拼。
  和云痕硬碰硬!
  云痕一拳打過來,王蠢也毫不客氣的一拳打過去!
  轟!
  兩只鐵拳重重的轟在一起,頃刻間,空間震蕩翻滾。而王蠢安然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云痕居然奈何不了王蠢,這分明就是打了個平手!
  如此硬碰硬的情況下,王蠢竟能和云痕平分秋色。
  “王蠢尊者果然厲害!”眾人不由出驚呼,在眾人眼里,這場戰斗的勝利很可能倒向王蠢,誰都知道王蠢的底牌無數,手段變化多端,這般硬拼之下都能旗鼓相當,等王蠢把那些底牌都施展出來,云痕肯定不是對手。
  “再來!”
  云痕聽到周圍的嘲諷聲音,更加憤怒了,他瘋狂的催動著體內的力量,繼續朝王蠢轟去。
  轟!轟!轟!
  眨眼之間,云痕就連續打出了三招,王蠢毫無躲避之意,盡數接下,都是硬拼對之,沒有任何取巧的行為。
  不管云痕的攻擊多兇猛,王蠢自不動如山。
  眾人對于王蠢又有了多一層認識,王蠢遠比表面看上去要強大。
  連續幾招都沒辦法占據上風,云痕肺都要氣炸了,他感覺自己的顏面掃地。
  “王蠢,給我去死吧!”
  在一片嗡鳴聲中,云痕猛地將自己的一件**器亮了出來,乃是一柄大刀。
  云痕腳掌狠狠一跺,沖天而起,雙手握著大刀,朝著王蠢狠狠劈斬下去。
  刀芒爆閃,兇狠霸道。
  雖然眾人認定最終王蠢能打敗云痕,但此時還是不由為王蠢擔憂起來,云痕這一招,可謂氣勢強絕。
  王蠢手腕一翻,祭出天華大戟,轉瞬間抖落出一朵槍花,正打算迎上去的時候,突然有新情況生。
  “颼!”
  一道白色的光芒從某個地方爆射而出,極其耀眼,化作了一道箭矢爆射而來。
  白光直指云痕。
  有人對云痕出手!
  “啊!”
  云痕反應也十分迅,這種情況下,他無法繼續朝王蠢攻擊,只能將攻擊轉向了白色光芒,由此保護自身安全。
  轟!
  劇震之下,云痕眨就從高空中墜落而下,一道鮮血自口中狂噴。
  僅僅一招,就讓云痕徹底敗退。
  “什么人?”
  王蠢吃了一驚,此人的實力,也太強悍了吧。
  云痕朝白芒射來的方向看去,好像知道了是誰出手,當下一個字都不敢說,只是忍不住打起了冷顫。
  他在囚神獄里是出了名的狠角,但比他更狠的還有一個。
  “是……他……”眾人驚聲叫道。
  白光所出之處,正有一名神秘強者存在。
  “是鴻鈞老祖。”6壓咬了咬牙,說道。
  “鴻鈞老祖?”
  王蠢目光一抖,囚神獄里實力最強之人,終于現身了。
  想來也對,除了鴻鈞老祖這種強者,還有誰可以一招大敗云痕。
  只不過,為什么鴻鈞老祖會出手幫忙,給云痕一個狠狠的教訓。難道鴻鈞老祖認出了他這個便宜師弟,是以出手幫忙?
  鳳凰、三清等在囚神獄里就夠神秘的,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段傳奇故事,而鴻鈞老祖無疑更加神秘。
  鳳凰和靈寶天尊他已經見識過了,兩人都是走極端路線,一個瘋狂的轟擊囚神獄,把自己搞的鮮血淋漓,另一個以酒度日,淪落為徹徹底底的瘋子廢物,而鴻鈞老祖,卻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情況。
  馬上就有一個小神靈跑了過來,對倒地不起的云痕置之不理,徑直朝王蠢說道:“王蠢……尊者。”
  “什么事?”王蠢神色一動。
  那神靈面色復雜,說道:“鴻鈞老祖……鴻鈞老祖讓我叫您過去。”
  “鴻鈞老祖找我?”
  王蠢點了點頭,鴻鈞老祖已經注意到他了?
  “這下王蠢尊者要遭殃了……”
  眾人朝王蠢上下掃視了一眼,瞧見王蠢長相頗為英俊,都面露復雜之色。
  “我靠,你們這是什么眼神哦?”王蠢無語。
  “沒有……沒有什么。”
  對于王蠢的問題,卻沒人回應。只是臉色更加復雜起來,讓王蠢感覺更是怪異。
  元始天尊走上前來,沖王蠢冷笑了一聲。
  太上老君說道:“王蠢,鴻鈞老祖脾氣不太好……不過你威震天下,要是反抗的話,他應該也不敢對你強來。”
  “脾氣不好怎么了,我什么人沒見過。”
  王蠢不以為意。
  6壓冷哼一聲,說道:“王蠢,你別擔憂,若是鴻鈞老祖要對你動手,我們就聯手弄死他。”
  6壓和鴻鈞老祖自古便有過節。
  “我先過去看看,說不定是其他事呢。”王蠢說道。
  “有請。”
  那神靈帶著王蠢朝前走去。6壓、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三人,也跟在了后面。
  那里就是鴻鈞老祖所在的位置,王蠢走過去的時候,頓時驚呆了。
  鴻鈞老祖名滿天下,可沒想到如今一見,竟是這般模樣。
  領路的那神靈朝鴻鈞老祖卑躬屈膝,滿臉賠笑道:“老祖,王蠢尊者來了。”
  “嘿,鴻鈞。”王蠢沒大沒小的叫了一聲。
  鴻鈞老祖瞥了王蠢一眼,說道:“敢直呼我大名的,還真沒幾個,你算之一。不過那些在本尊面前像軟蛋一樣的男人,老子也看不起。本尊很欣賞你的勇氣。”
  鴻鈞老祖一開口就直接了當,顯得粗狂的很,領路的那神靈臉上有些燥熱,鴻鈞老祖說什么軟蛋,這不就等于在罵他么。
  王蠢看的大跌眼鏡,暗道不科學啊。神話傳說中,鴻鈞老祖可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啊,怎能是這般樣子呢。
  自己這個便宜大師兄還真是令人失望啊。
  王蠢嘿嘿一笑,抱拳說道:“方才承蒙你出手相助,多謝了咯。”
  鴻鈞老祖冷冷的說道:“云痕算個屁,他要挑戰你,還不具備資格。”
  王蠢說道:“老祖之名早就如雷貫日,今日一見,在下十分榮幸。”
  鴻鈞老祖說道:“要說名氣,你可比我大得多,我很久沒有出去,外面的風頭都被你一人占去了。”
  他說著,語峰陡然變冷,接著說道:“若是本尊出去了,你這小小尊者豈能與我相比,這段時間,是讓你鉆了空子。”
  王蠢忍不住拍起了馬屁,說道:“你若是出去了,天問之域自然無安寧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