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95 三清之靈寶天尊

王蠢說道:“德興仙王,我問你一句,呂洞賓他們是不是你的嫡系?”
  “沒錯……怎么了?”
  德興渾身一震,可以看出,他十分看重呂洞賓等人,對于呂洞賓他們的任何負-面消息,都不想聽到。
  王蠢說道:“自從你被關入囚神獄,他們沒有一天不想著為你報仇,可結果仍舊不是元吉的對手……”
  “元吉,這個畜生不如的東西,我絕不會讓他好過!”德興憤恨無比的罵道,他對元吉有著滔天的怒火。
  “元吉把他們怎么樣了?”德興滿臉盡是痛苦之色。
  王蠢嘆了口氣,說道:“元吉殺了你的嫡系很多人,也就只有極少數的人存活了下來,呂洞賓還好沒事。”
  “呂洞賓沒事呢!”德興和呂洞賓的關系,可謂密切。
  王蠢說道:“你的嫡系幸存的人,在呂洞賓的帶領下,都加入了我們王蠢大軍。我任命呂洞賓為四大長老之一,對于其他人,我王蠢大軍也是好生安置,絕無半點虧待。”
  “你說什么?他們都成了你王蠢大軍的人?”德興一愣。
  王蠢說道:“他們是我最好的幫手,我王蠢大軍能夠在法器糧倉殺出一片天地,他們功不可沒。德興仙王,你所得到的消息都是旁聽之說,恐怕還不知道,我們王蠢大軍已經幫你報仇雪恨,將元吉斬殺了。”
  “元吉被殺了!”
  德興的情緒更加激動起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天大的仇恨,竟然是王蠢幫他報了。
  足足過了良久,德興的激動才平復下來,再次看向王蠢的時候,他已然沒有了先前的敵意。王蠢接收了他的嫡系幸存人員,還幫他報仇雪恨,他哪里還能恨王蠢。
  王蠢說道:“王蠢大軍不是我一個人的勢力,而是屬于大家的,沒有大家一起的努力,王蠢大軍也不可能迅速崛起,并且發展迅猛。這次我離開法器糧倉,很多事情都交給了呂洞賓處理,要說我禍害了紫楓位面,此事真不知該如何說起啊。”
  陸壓冷哼一聲,說道:“王蠢,何必與這種修為低弱之人浪費口舌,要我看,直接了結了他的性命就是了。”
  “陸壓,你別這樣。”王蠢搖頭一笑。
  德興咬了咬牙,陸壓雖然說話刻薄,但事實也的確如此。王蠢其實根本沒必要跟他解釋這么多,但王蠢還是耐心的解釋了,可見王蠢對他始終都保持著善意。他對王蠢逐漸信服,沒有了敵意。王蠢所說應該全都是真的。
  他也不是那種惱羞成怒之人,發現自己錯怪好人了,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直接朝王蠢說道:“之前或許是我對你產生誤會了,得罪之處還請見諒。我會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弄清楚,若真像你說的一樣,我他日必定親自謝罪。”
  王蠢立即說道:“德興仙王,別介啊,呂洞賓他們最尊重的人就是你,我王蠢自然也一樣,你不知道,呂洞賓他們無數次跟我提起過你,他們無時不刻都在想著將你從囚神獄里營救出來。每次提到你,滿心都是愧疚和自責。”
  “我愧對他們,是我愧對他們啊。”
  德興滿臉滄桑,老淚縱橫,那滿頭的白發,看起來更為的凄涼。
  王蠢說道:“德興仙王,你不用太傷感了,或許你和呂洞賓他們馬上就能再見面了,他們若是與你重逢,必定會喜極而泣的。”
  “一定的會!”德興說道。
  太上老君笑道:“恭喜兩位,倒是在囚神獄結成了朋友。”
  “沒錯,我們兩個是朋友。”
  王蠢將囚神獄關押之人的力量轉化為能量的事情解釋清楚后,周圍的人就逐漸散去,隱藏在囚神獄的各個角落里。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也就此離開,唯獨剩下陸壓還在王蠢旁邊。
  王蠢想起先前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的古怪表情,不由得問道:“陸壓,你比我來得早,知不知道鴻鈞老祖他們究竟發生了什么?”
  陸壓搖搖頭,說道:“我進來后就和其他人貼著光壁,看著外面發生的戰斗。鴻鈞老祖他們的事情,我還真不清楚,不過倒是知道有個瘋子在這里。”
  “瘋子?什么意思?”王蠢奇怪的說道。
  陸壓說道:“我帶你去看看就明白了。”
  “那我們就去看看。”王蠢點頭說道。
  陸壓問道:“你的身體能不能走動?”
  王蠢笑道:“陸壓,你可不要小看我,這間歇的調息,已經足夠讓我身體自由行動了。”
  王蠢跟在陸壓身后,穿過了一道道紅色的屏障,囚神獄里有無數光幕,將這里分割成了許多獨立的地方,就好似大小不一的房間。
  就在此時,一道悠長的歌聲忽然傳來,王蠢正打算聽聽,卻沒想到歌聲曳然而止,只聽得有人說道:“不管是神靈還是凡人,生活多是痛苦的,只有把酒言歡,才是件痛快的事情。”
  發出這股滄桑聲音的人,好似悟通真義的高僧一般。
  僅僅一句話,便讓王蠢心中一窒。
  他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朝著聲音的源頭走去。來到一個地方,忽然聞到酒氣沖天,除此之外,還有一股惡臭迎面撲來。
  王蠢發現那里正躺著一個人,此人衣衫襤褸,渾身邋遢不堪,比起凡人界大街上的乞丐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仔細一看,此人的臉龐十分俊朗,若是能夠整理儀容,必定是個美男子。
  他斜斜的躺在地上,手里的酒壇高舉,朝著下面張開的大嘴里猛灌進去。酒水除了灌入他的嘴里,還有許多濺射到了他臉上和衣服上。
  而更讓人驚訝的是,此人的身下,竟然枕著一柄劍器。這劍器模樣十分普通,也沒有耀眼的光澤和輝芒,但其中散發出來的那股氣息,卻恐怖十足。
  竟然是件**器!
  一件彌足珍貴的**器,竟然被這人當做枕頭來用?
  那人已經灌完了一壇酒,隨手就將酒壇拋了出去。
  哐當!
  酒壇摔得粉碎,那人沾滿了酒水的臉龐上卻盡是笑意,猖狂而又放縱的笑意。
  “美酒當歌,實在痛快至極。”那神靈說道。
  陸壓朝王蠢說道:“他的空間戒指里存了不少酒,喝了這么多年,竟然還沒喝完。”
  王蠢面露驚訝道:“這些年他都這樣?”
  陸壓說道:“這也是別人告訴我的,他被關進來的頭一年,還會與眾人一同轟擊囚神獄,發現無效之后便放棄了,成日以酒度日,癡癡顛顛。誰若是上前勸阻,他便對誰發怒,甚至直接出手打人,以至于后來都沒人敢來招惹他。”
  王蠢深吸一口,說道:“他是鴻鈞老祖,還是靈寶天尊?”
  王蠢雖然還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但可以肯定此人必定是個大人物。
  陸壓說道:“他是靈寶天尊。”
  “是他啊!”
  三清之一的靈寶天尊!
  靈寶天尊名經寶,又稱上清大帝或靈寶道君,全稱“一炁化三清上清居禹馀天真登上清境元氣所成日靈寶君靈寶天尊妙有上帝”由大道赤混太無元玄黃之氣妖皇化生。是漢族民間信仰和道教尊奉的神仙之一,在道教官觀“三清殿”中,其塑像居右位,大多手捧如意。
  靈寶天尊又稱玉宸大道君和太上大道君。是元始天尊的精氣所化生,以開皇元年托胎于西方綠那玉國,寄孕于其母洪氏身中,于母親身中先瓊胎玉府,道君于其中凝神修煉三千七百年,在郁察山浮羅丹玄山腳下誕生。道君長大后,啟悟道真,期心玄妙,在一株枯桑樹下,精思百日。忽感元始天尊下降,傳授道君靈寶大乘之法、十部妙經。于是道君跟隨元始天尊游歷十方世界,宣講道法。不久,道君得證道果,元始天尊賜予道君太上靈寶天尊之號,居住在上清真境禹余天中,又將金科寶箓、三洞仙經,付與經師郁羅翹真人,傳教于十方世界,萬國九州。夏至日為靈寶天尊的圣誕。
  原稱上清高圣太上玉晨元皇大道君。齊梁高道陶弘景編定的《真靈位業圖》列其在第二神階之中位,僅次于第一神階中位之元始天尊。唐代時曾稱為太上大道君,宋代起才稱為靈寶天尊或靈寶君。
  道經說他是在宇宙未形成之前,從混沌狀態產生的元氣所化生。原是“二晨之精氣,九慶之紫煙”,后托胎三千七百年誕生,住在上清境的玄都玉京仙府,有金童、玉女各30萬人侍衛,萬神朝拜,超度之人不計其數。有三十六變七十二化,人們隨時隨地都可以見到他。
  “又是個便宜師兄啊。”
  王蠢還是感覺坑,因為他這些便宜師兄,一個比一個不像樣。
  在天堂世界里,靈寶天尊向來以煉器聞名,很多著名的法器都是出自靈寶天尊之手。在天祭師這個行業里,靈寶天尊才是真正的祖師爺。而也只有煉器宗師靈寶天尊,才會隨隨便便用**器來當枕頭。
  看著眼前的便宜師兄,王蠢心中那叫一個無語,堂堂三清之一,竟會變為這番瘋瘋癲癲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