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94 王蠢的便宜師兄們

太上老君倒也沒生氣,反而笑瞇瞇的說道:“算了算了,大家都知道元始天尊的性子,就別吵了,不管如何,情況能有現在的變化,還見到了王蠢,乃是可喜可賀的事情。”
  元始天尊卻冷哼道:“身在這種暗無天日的鬼地方,何來的可喜可賀。我們找到囚神獄最脆弱的部位,聯手猛轟,爭取早日打破才是關鍵。”
  太上老君不由得苦笑一聲,說道:“這些年試過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若是有效果的話,何須等到現在。”
  元始天尊冷冷的說道:“一門心思都寄托在其他神靈身上,就可以打破囚神獄了嗎?要重獲自由,還得靠自己!”
  王蠢說道:“咳咳,那個元始大哥,恐怕你們有個秘密不知道,你們愈使勁的掙扎,轟擊囚神獄的越猛,女媧娘娘就越高興,越巴不得如此。”
  “為什么?你這話怎講?”眾人聽到都是大吃一驚。
  王蠢勉強坐了起來,渾身的疼痛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稍稍緩和傷勢后,才說道:“我先問你們,女媧娘娘當年把你們拿下,為何不直接要了你們的命,卻費盡心思的把你們全都關押在這個鬼地方。女媧娘娘此人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你覺得她會忽然大善心?更何況你們一個個都是厲害的天仙強者,這般關押在一起,豈不是形成了更大的威脅。她難道就不怕你們聯手合擊,某日將囚神獄打破,徹底顛覆了她的天問之域!”
  元始天尊咬牙反駁說道:“女媧娘娘這么做,完全就是心態扭曲,看著我們不斷做無效掙扎,他心里或許十分暢快吧。”
  王蠢搖搖頭,說道:“元始大哥,這個解釋太牽強了吧。女媧娘娘能和神殿處好關系,成為眾位面的掌舵者,豈會煞費苦心的做如此沒有任何作用的事情。別忘了,她可是一個成熟的權謀者。”
  元始天尊臉色變幻了好幾下。
  “那這到底是為什么?”
  被王蠢這么一說,眾人神色動容,都現如此關鍵的一個問題,之前他們竟然都忽略了,此刻聽到王蠢的話,都驚醒過來,臉色盡是困惑。
  “這其中,隱藏著女媧娘娘的一個大陰謀!”
  王蠢冷笑一聲,把囚神獄的來歷和當初建造在天然傳送陣上,可以將力量轉化為精純能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眾人。
  本來周圍只有四十多個人,囚神獄里的其他人知道這邊的動靜后,全都圍上前來,一個個仔細的聽著王蠢的解釋。
  隨著王蠢把前因后果都講了出來,全場都沸騰起來。
  “怎么可能!我們竟然被當做了工具!”
  “我們打出的能量被囚神獄轉化成了精純能量,女媧娘娘以此作為寶貝,進貢給神殿的至高神,達到討好他們的目的?”
  “這些年來,我們竟然是在給女媧娘娘做免費苦工!”
  聽到這個巨大的陰謀,所有人的心頭都冒起了天大的怒火。
  他們常年久月的被關押在囚神獄里,心理都變得有些極端,說不好聽點,就是心理扭曲和變態。此時得知他們原來是被女媧娘娘當做了工具一樣的義務勞工,一個個恨意交加,恨不得把女媧娘娘給生吞活剝了。
  甚至有些人憤怒到了極點,對至高神也大罵起來。這種現象,在天堂世界可是從未生過的。
  元始天尊死死的捏著拳頭,說道:“這群畜生不如的東西,待我元始天尊重獲自由,一定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太上老君說道:“王蠢,照此看來,我們現在就不該繼續轟擊囚神獄了,是不是?”
  王蠢說道:“沒錯,我們任何的行動都是徒勞的,出去的唯一辦法,就是借助外面的力量打破囚神獄。”
  “沒想到我們多年的努力,都是徒勞。”
  太上老君嘆了口氣,一旁的元始天尊也不再說話。
  王蠢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開口說道:“有件事我不明白,對于我身上生的事情,你們為何會都知道?”
  太上老君說道:“你有所不知,這里處于囚神獄的最深處,還看不真切,但若是走到邊緣,緊緊的貼著光壁去聽聞,就能把外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囚神獄外面生的事情,我們都能看到,聲音也能聽到,我們之所以知道天堂世界的變動,都是從那些看守的神靈們的議論中得知的。”
  “囚神獄還真有些神奇,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卻不能看到里面。”王蠢腦海里的疑問,總算得到了解答。
  他稍稍一頓,又說道:“照此看來,女媧娘娘應該也知道這里的情況,所以看守的神靈們從來不會提囚神獄可以轉換能量的事情,也或許,這個巨大的陰謀,看守的神靈們也都不知道。”
  “十有**就是如此。”太上老君點頭贊同道。
  王蠢因為一直在說話,所以身體依舊虛弱的很。
  6壓用手扶著王蠢,說道:“王蠢,你要不要療傷的東西。”
  當初闖入神脈寶藏腹地,6壓的收獲可不小。
  王蠢搖頭說道:“我經脈沒受到創傷,不過是被女媧娘娘打亂了氣血,只需多花點時間調息就可以,你不用擔心。”
  “那你自己注意。”6壓說道。
  看到6壓這番樣子,王蠢不由心中好笑,真是奇了,向來桀驁不馴冷酷無情的6壓,竟然會主動關心起人來了。如此看來,6壓唯一認定的朋友,就是他王蠢了,真是榮幸。
  王蠢掃視一眼,現圍攏上來的人已經多達上百神靈,囚神獄關押的神靈差不多就是這個數,看樣子所有神靈都被吸引而來了。
  王蠢朝人群中望去,說道:“鴻鈞老祖、鳳凰、靈寶天尊三位強者不知道可在其中?”
  他心中感覺有點奇怪,前后說話的也就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其他人卻沒有來。
  “他們三人……不在這里。”太上老君說道。
  “那他們人呢?”王蠢驚訝的問道。
  “他們……”
  說到這三人,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的臉色都是變了變,其余人也都一樣的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王蠢愈好奇。
  忽然有人大喊道:“王蠢,老夫恨不得現在就把你殺了!”
  王蠢吃了一驚,循聲望去,現說話的人乃是個神色蒼老的神靈。他不像是神靈,更像是個凡人。滿臉都是風霜,滿身都帶著疲憊。
  這人還不到天仙的境界,在眾神靈中看起來太過微不足道。但就是這么一個人,竟然在對王蠢痛斥大罵。
  “你有本事再說一句,信不信我一招就能滅了你。”
  6壓往王蠢身前一站,冷冷的朝那神靈說道。
  那神靈卻沒有半點害怕,冷傲的說道:“老夫這輩子什么苦難沒有受過,生死早已對我不重要,但有些人我既然看到了,就一定要罵,王蠢你不得好死,將我紫楓位面禍害的雞犬不寧,我德興即便是死,也要咒罵于你!還有6壓,我知曉你實力非凡,要殺我很容易,但你要殺就殺,我德興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人。”
  “那我就成全你。”
  6壓容不得別人這般挑釁,當即就要出手殺人。
  “6壓別沖動。”
  王蠢上前攔住6壓,朝那神靈問道:“你就是德興仙王?”
  那神靈冷笑一聲,哼道:“看樣子,你在法器糧倉聽過老夫的這個人。”
  “自然。”
  王蠢的腦海里,很快就出現了德興的身份信息。
  德興曾經本是紫楓位面的仙王,在他的帶領下,紫楓位面的日子一直都安定舒適。紫楓位面有法器糧倉作為保障,生活向來充裕。呂洞賓等人,都得過德興仙王的恩惠。
  一直以來,女媧娘娘打著法器糧倉的主意,不斷給德興示意,卻被德興拒之門外。由此將女媧娘娘惹惱,女媧娘娘一不做二不休,暗中扶持了元吉,想要以此顛覆紫楓位面,從而將其掌控在天問之域的手里。
  元吉暗中搗鬼,不僅與其他門派聯手,還趁機對德興下毒,由此達到了顛覆紫楓位面的目的。德興也被天問之域之人,關入到囚神獄之中。
  南山門派一直都記著這個天大的仇恨,隱忍著想要為德興仙王報仇,呂洞賓等人加入王蠢大軍后,就提起過好多次營救德興的想法。
  德興這個名字,王蠢聽過無數遍,卻沒想到會在囚神獄里遇到德興,并且初次見面就被對方給大罵了一頓。
  “你不得好死,將我法器糧倉禍害的支離破碎。”德興依舊在大聲叫罵著。
  王蠢搖了搖頭,說道:“德興仙王,你確定你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嗎?這些消息,你多半都是從看守的神靈們的口中聽到的吧。我在法器糧倉創建了王蠢大軍,做了一番事情,的確如此,但任何人都是為了生存,與天照大神那邊生沖突也是迫不得已。實際上,你紫楓位面應該感謝我才是。”
  “感謝你?真是笑話!”德興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