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81 安德魯的好奇心

陸壓說道:“既然要對付天問之域,我陸壓自然也要去。”
  如此熱鬧的事情,陸壓自然不會錯過。
  “我們三人聯手,再好不過了。”王蠢嘿嘿一笑。
  安德魯卻拒絕了,說道:“不行,陸壓,我安德魯不想與你一起。”
  “你!”
  陸壓又驚又怒,沒想到竟然會被人這么拒絕,這還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他本來以為自己實力強悍,若要加入的話,安德魯肯定樂意。
  “伙計你這……”
  王蠢也在意料之外,沒想到安德魯竟會拒絕陸壓。安德魯和陸壓個性都很強,要讓這兩人合作,還真是困難的很。
  安德魯說道:“我安德魯從不愿勉強自己,若是可以違背心愿做事,我安德魯當年也不會請命從科技流總部星球出來,來到這天堂世界。”
  王蠢聞言,面色動容,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其中發生的巨大變故。當初安德魯在科技流總部星球,也許是個頂撞長官的氣血方剛的愣頭青。
  陸壓冷哼一聲,說道:“你不愿勉強自己,我陸壓也不是委曲求全之人,話不投機半句多,前往孟奇位面我難道非要與你同行才可以嗎,最后打破囚神獄的人,是誰還說不定呢!”
  “陸壓,你且慢!”
  王蠢還想勸說陸壓,陸壓卻已然轉身離離開。冷傲的背影,盡顯桀驁不馴。
  王蠢哭笑不得,他搖搖頭,看著陸壓遠去的方向,倒也沒有太過驚訝,陸壓的性格就是這樣,若是陸壓肯對安德魯委曲求全,那才叫奇怪。
  “氣度狹隘,你們宗教流的人有些不行。”安德魯淡淡的說道。
  王蠢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伙計你少說兩句吧,我們動身。”
  安德魯搖頭道:“稍等片刻,我需要把能源裝置的閥門打開一下。”
  王蠢說道:“伙計,我有個疑問,之前你與天道之花融合的時候,除了補充能源之外,身體里似乎還誕生了一個東西,那是什么?”
  “我需研究之后才知道,你先在這里等我一下。”
  安德魯將一件新的裝備套在自己身上,他王蠢也是信任,干脆利落的就地坐下來,閉關療傷。
  呼呼!
  安德魯揮動著手臂,帶動出點點的白光,好似再度施展出了超級量子。一股白色光芒也是自體內洋溢而出,不過卻很淡薄。
  “我怎么感覺你也有點像宗教流的人啊,伙計。”
  王蠢看著安德魯,老半天都沒看出個具體,也就不再浪費時間,自顧自的修煉起來。
  現在補天石已經吸收了足夠的能量,對他來說可是大好的機會。
  王蠢定氣凝神,把補天石拿了出來。
  嗤嗤!
  補天石精芒閃爍,運轉極其快速。
  補天石存儲了太多的精純能量,讓它時刻都處在興奮狀態。
  檢查空間戒指中的法器,戰利品不如人意。
  “說起來,老子搶到的法器還是太少了啊。”
  王蠢嘆息一聲,他這個流氓覺得自己還是太仁慈了。
  “小黑,你小子沒事吧。”王蠢又將小黑召喚出來了。
  小黑這兇獸的恢復能力居然很強,肚腹內的血窟窿已經彌合了,只是還顯得很瘦,想必痊愈不成問題。
  “地球上有句老話真是說的沒錯,夠賤才夠無敵啊,小黑,你能恢復這么快,得感謝你本身的賤樣啊。”王蠢想到了以前村子里什么“阿貓”“狗剩”類的小名,據說這是保命的神器。
  “王蠢,我們走!”
  安德魯毫無預兆的縱身躍起,這迅疾的反應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王蠢身形縱躍,跟了上去。他目光閃爍,察覺到安德魯的氣息有明顯變化,整個人都變得愈發深沉,但表面看去,裝備有絲毫改變。
  “伙計,不知你研究的如何了?”王蠢問道。
  安德魯神秘一笑,說道:“我的能源裝置么,嘿嘿……等到大戰的時候,你就能知道了。”他還賣了個關子,并不說出來。
  “好,屆時我一定睜大眼睛好好看。”
  王蠢心中熱血翻涌,想到即將迎來的大戰,期待不已。除了安德魯的天道之花,他的大戟閃電之龍,可也一樣牛逼呢。
  颼!颼!
  兩人急速掠過高空,化作兩道流光飛向孟奇位面,與身后那不復存在的天道神域漸行漸遠。
  天道神域和孟奇位面之間并沒多遠,中間有個法拉位面,往后便是孟奇位面的范圍。
  孟奇位面寶地眾多,堪稱一片富饒之地,雖然和法器糧倉、卡俄斯位面還有差距,但這里的風景卻很是美妙。
  先前處于天道神域這種昏暗的區域之中,眼下看到前面的大好河山,讓整個人都身心舒暢起來。
  “伙計,囚神獄處于孟奇位面的哪個位置?”王蠢對安德魯問道。
  安德魯說道:“處于孟奇位面的東邊位置,其中有個山谷,乃是孟奇位面最奇妙的地方,囚神獄就建造在上面,名為監獄,實際上乃是一處奇特的結界。”
  王蠢點了點頭,他對囚神獄又了解了一些。這結界在山谷中傳送陣的力量加持下,可謂固若金湯。千年以來,數之不盡的強者被女媧娘娘關押在囚神獄,但不管這些人如何震蕩,都沒辦法從中脫身。要不是安德魯忽然將那片特殊地方開啟,恐怕囚神獄到現在還是屹立不倒。
  王蠢問道:“關押進入囚神獄的,應該都是牛逼的神靈,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高級神靈呢?”
  安德魯說道:“目前為止,怎么都有上百神靈了。其實真正厲害的也就十來人,至于其他的神靈就沒有太大修為了。”
  王蠢點頭說道:“這倒是,能夠讓天下人都關注的也就是那么幾個,全都被女媧娘娘關在里面。”
  他印象最為深刻的,當然是他的便宜師兄鴻鈞老祖。
  安德魯說道:“你分析的倒是挺仔細。”
  王蠢說道:“囚神獄里名聲最大的就是鴻鈞老祖了。這幾年到處都有關于囚神獄被打破的傳言,其中鴻鈞老祖的名頭最響。在天下人看來,有資格沖出囚神獄的,也就鴻鈞老祖一人。”
  安德魯冷笑一聲道:“鴻鈞老祖的確有些本事,但卻是個魯莽之人,做事全憑個人情緒,黑白不分,雖然對至高神不懼,但與我也相差甚遠。他不過是偶爾救濟一下貧困苦民,就被世人當做了救世主,有些人還愚昧的自制了他的牌位供奉,真是可笑之極。”
  王蠢打了個哈哈,說道:“鴻鈞老祖此人行為不可取,但如果放在與女媧娘娘對抗的事情上,我們倒是能夠和他共同聯手。”
  安德魯不由朝王蠢看了一眼,說道:“你的話我愛聽。”
  “那是。”王蠢嘿嘿一笑。
  雖說他自認為不算是科技流的人,但和安德魯之間,還真是頗為親切。這種親切,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安德魯又說道:“他們在里面做任何反抗都是無用之功,想從囚神獄中出來,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外突破。”
  王蠢說道:“鴻鈞老祖的道座十一弟子這些年一直在籌謀救援計劃,不過好像一直都沒能撼動囚神獄。”
  安德魯說道:“道座十一弟子除了速度上有優勢,自身實力并沒多強,若是他們把囚神獄打破,那就真叫奇聞了。”
  王蠢說道:“這孟奇位面,伙計你應該來過多次吧。”
  安德魯說道:“沒錯,來過多次,不過要說到撼動囚神獄,也就是上次發現那片特殊地方……”
  他稍稍一頓,又說道:“這次希望能夠徹底轟破囚神獄,只要打開它,一眾強者出世,女媧娘娘將再無立足之地。”
  “我們肯定能行的。”王蠢點頭道。
  “走,我們朝東邊去。”
  安德魯身形閃動,朝著奔去。
  孟奇位面地形奇特,劃城而居,不像其他位面乃是以門派聚集的形式,從這方面看,其他位面的文明層次,與孟奇位面差了好大一截。
  孟奇位面中有數百萬神靈,總共有三十二座城,大多數都是孟奇位面的本土神靈,但也有極少數來自天問之域的神靈。但正是這極少數的天問之域的神靈,統治著孟奇位面。
  孟奇位面的人劃分為四個等級,最高等是天問之域的掌控者,第二等是其他高級位面來的神靈,第三等和第四等則是被稱作西人和東人,分別是孟奇位面東部和天問之域交界處出身的神靈,和孟奇位面西部的本土神靈。
  總之,孟奇位面大多數本土神靈都處于底層,被天問之域的人壓迫了多年。
  安德魯和王蠢一路中上看到不少天問之域的高級神靈,這些神靈都有特定的標志,那就是胸前都掛著一個異樣耀眼的蛇形徽章。蛇形代表著女媧娘娘一族。徽章是用一種特殊的材料打造的,乃是統治階級身份高貴的象征。
  整個孟奇位面的氛圍中都彌漫著一股慘淡黯然的味道,每個地方隨時都在發生著悲劇,本地居民和統治者之間的沖突似乎永遠都沒有停過。
  安德魯和王蠢來到一座天馬城的時候,親眼目睹了一場悲劇的發生。在城池的東方位置,天問之域的一隊神靈正對兩個本地神靈痛下打手。四周滿是圍觀的神靈,而且大多數都是本土人,雖然憤怒,卻不敢站出來說話,只能默默的看著這場悲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