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175 你就是機械戰士

“你們這支隊伍從科技流總部星球來,在這里遭受不測,都這么久了,總部也不知道消息嗎?”王蠢好奇的問道。
  “在總部那邊,我們到這里才不過過了幾天,哪里知道我們遭到了宗教流無情的覆滅……”安德魯說道。
  “我知道了,這是時間差。”
  王蠢緩緩點頭。想當初他來回穿梭在異空間和地球之間,異空間中過去那么多年,地球上也許只是半天幾小時。如今天堂世界過去了千年,科技流總部那邊卻只怕感應不到的。
  “是的,現在是我孤軍作戰。”安德魯有些懊惱。
  王蠢拍了拍安德魯的肩膀,學著安德魯的口吻說道:“伙計,不用擔心,從此以后我們就是一伙的。”
  “在對付女媧娘娘這個事情上,我們的確是一伙的。”安德魯點頭。
  “嘿嘿,那就好。”王蠢感覺上天賜給他一個強援。
  安德魯說道:“這些都時隔很多年的事情了,前段時間我在囚神獄做了件事,讓女媧娘娘措手不及,整個天問之域的人為此被牽制。”
  “囚神獄的變故原來是出自你的手!那片特殊的區域就是被你打開的!”
  王蠢吃了一驚,此時終于知道雷承天他們說的那個女媧娘娘最忌憚的大人物是誰了,原來一切都是機殼小兵安德魯搞出來的。
  說起來,王蠢還真得謝謝安德魯。要不是囚神獄的變故讓天問之域的強者無法脫身,女媧娘娘恐怕早就派出諸多高手對付王蠢大軍了。
  安德魯說道:“看來你知道還挺多的,不過這只是表面而已,其中還有不少內情。那片特殊區域的形成,是因為當初建造囚神獄的時候,那個天然的陣法受到了一些損壞。其實都是女媧娘娘自食惡果,我不過是將將那片區域給打開了。像囚神獄這種十惡不赦的東西必定要走向覆滅,我只是起了一個頭而已。”
  王蠢聽得連連點頭,之前他就從雷承天等人的對話中得到了有些關于囚神獄的消息,他微微一愣,說道:“若是能徹底瓦解囚神獄這等邪惡之地,伙計你真是大功一件。”
  安德魯搖頭道:“現在說瓦解囚神獄還不是時候,需要再放一把大火,最后的關鍵就在那片區域之中,尚需等候機會,我來天道神域就是為了這個機會。”
  “對了,伙計你來到天道神域所為何事?”王蠢疑惑不解的問道。
  安德魯緩緩抬起頭來,朝天望去,緩緩說道:“我的雷達感應到天道神域中的天道之花即將出世,若是能夠煉化它,我的能源將得到極大的補充,屆時我將那片特殊區域完全打開,便能徹底瓦解囚神獄了。”
  “什么是天道之花?”
  王蠢聞言,不禁想起了陸壓說過的事情,陸壓也感應到有什么東西要出世,但具體是什么陸壓無法說明白,而安德魯卻知道具體是什么。
  天道之花,絕對是個天大的寶貝。
  安德魯說道:“天道神域的形成乃是地理原因,其中有特殊的力量介質,使得百年以來無數靈仙紛紛來到此處迎接天道洗禮,這其中逐漸凝聚了許多力量,這天道之花便是由無數雷霆所凝聚誕生出來的,乃是整個天道神域的精華所在,每幾十年盛開一次,但沒有確切的凝結時間,上次是在五十多年前,而此次則出現的十分突兀,罕有人感應到,要不是我恰好經過天道神域,也不會察覺。”
  王蠢說道:“要是錯過這等至寶,就真是太可惜了。”
  安德魯深深的朝王蠢看了一眼,說道:“在天堂世界待了多年,我很少與人聊天,也就是你,能讓我說了這么多東西。”
  “在天堂世界待了多少年啦?”王蠢不由問道,但是安德魯并沒有回答王蠢。
  安德魯說道:“其實,我們兩人還挺相似的,你是王蠢,我是安德魯,都和女媧娘娘做對,我們之間也算緣分,更重要的是,我感覺……”
  說到這里,安德魯神色復雜,仔細打量了王蠢一眼,接著說道:“我的設備感應到你……”
  “我靠,別賣關子啊,快說。”王蠢對這機殼小兵還真是無語。
  安德魯說道:“說實話,我也不敢相信,但設備的感應又確實如此……”
  “說!”王蠢差點跳起來,真是看不出,科技流的人,還有這么啰嗦的,都要超越《大話西游》里面的唐僧了。
  “我感覺你的氣息有些像……機械戰士!”
  安德魯這話一說出來,差點沒讓王蠢跳起來。
  “去你的,你耍我呢。”
  王蠢感到無語至極,他這小保安和機械戰士可搭不上半點關系,安德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是故意逗他玩呢。
  “我也覺得費解,你明明是宗教流的人,能和機械戰士搭上什么邊。”安德魯又搖頭,顯然也很困惑。
  “下次不要再這樣嚇死寶寶了。”王蠢哼了一聲。
  安德魯轉移話題,說道:“恕我直言,你們宗教流是越來越不行了,至高神在神殿統治眾神靈,但眾神靈的膜拜,還有囚神獄的能量供給,導致他們越來越懶惰了,自當年打敗我們科技流的一支隊伍后,更是內心膨脹,不可一世,此后只知道在神殿中享福,不知進取,固步自封,就連天堂世界的事務,也都交給女媧娘娘一并處理。現在的他們,絕對修為大減,戰斗力更是不行。”
  “你不要亂說好不好,他們畢竟是宗教流的頂層。就算是這些年不知進取,但畢竟也有囚神獄的能量供養,他們的修為好歹也是持平。”王蠢說道。
  安德魯冷冷一笑,說道:“你高看了囚神獄的能量供給,首先這直接供給的能量,肯定沒有自己修煉的好,而且修煉一途,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于大戰中的洗禮,至高神們在神殿中酒池肉林,只怕戰斗力還不如一名普通的天仙了。”
  “是嗎?”王蠢眼光一抖。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能和你說這么多,也許不知不覺中總是將你當成機械戰士。”安德魯一副要搞基的架勢。
  “別介啊伙計,我很感激你的坦誠。”
  王蠢感到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安德魯說道:“我做事,向來都是隨性為之。”
  “安德魯,你看那邊,我的直覺告訴我,那滾滾的烏云背后,好像隱藏著什么恐怖的東西。”
  安德魯沉聲說道:“天道洗禮的力量肯定不會減弱,但天道之雷落在這片天道神域中卻力量變少,那肯定是經過了什么東西過濾。你說的很有可能,就算是天道之花,恐怕也沒辦法將全部的力量都吸收掉。”
  “我只是隨意猜測,其中的秘奧妙也說不清楚。”王蠢搖頭。
  安德魯沒有繼續說話,也沒有問王蠢來天道神域的目的,很快就盤腿而坐,閉目調息。
  安德魯在等天道之花出世,王蠢在等新的天道洗禮,于是干脆在安德魯身旁坐下,時不時的朝他看一眼,對于安德魯愈發的好奇。
  時光飛逝,三天眨眼就過去了,其間遇到一人進行天道洗禮,王蠢迅速的放出補天石,吸收完能量之后,便再次返回安德魯身旁。
  這一天,天道神域忽然發生了巨大的震蕩。
  轟!轟!轟!
  天道神域天穹上的烏云劇烈的翻滾著,到處都是巨大的震動,仿佛大海中肆虐的狂風暴雨來襲,伴隨著一道道龍卷風,好似天降神柱,要把天地都給攪動的翻覆。
  大海中的龍卷風叫做水龍卷,那高空上翻滾的云層,應該云雷卷了。
  這一刻天道神域壯觀無比。
  其中某個地方震蕩的最為劇烈,恍若一個巨大氣泡,那翻滾的雷云,那席卷天地的氣浪,愈發的強烈。一大片烏云都朝著氣泡卷去,不斷的壯大,看上去似乎有什么恐怖的東西要從里面出來。
  待到氣泡徹底盛開,恐怕就是那恐怖東西出世的時刻。
  “天道之花即將出來了!”
  “肯定就是那里!”
  安德魯驚呼一聲,平靜的面孔多出了一股激動,他飛身朝著那一邊急速掠去。
  “伙計,我也去。”王蠢緊隨其后,他叫“伙計”是叫上癮了。
  除了安德魯和王蠢意以外,天道神域中的其他人先后反應過來,全都朝著大氣泡奔去,足足有上百道人影。
  知道天道之花的人很少,但大家都不遲鈍,大氣泡之中分明有什么至寶要出世,豈能不去探個究竟。有了第一個人帶頭奔去,蠢蠢欲動的其他人自然不會再猶豫。
  來天道神域中進行天道洗禮的有上百號人,本來心態都調整的十分平靜,但因為此時的變故,眾人的心中攪動了一片波瀾。此時也沒人有心思進行天道洗禮了,全都奔了過去。
  王蠢很快就看到了幾道熟悉的身影,正是以雷承天和冰辰為首的天問之域的人,沒想到冰辰進行天道洗禮后,還沒有從天道神域離開。
  眾人奔走途中,被云雷卷攔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