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65 這么多的天仙

嘭嘭!
  王蠢的槍尖未至,便已經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對下面的人而言,恍若是泰山壓頂,而葉澤這個首當其沖的,更是感到心臟驟然跳動,似乎要窒息一般。
  “去!”
  葉澤大喝一聲,豁然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乃是兩把利劍。這兩把劍上燃起綠色的火焰,一道綠光凝聚于中心,在刺眼的光芒中爆閃,猛然射出一道道光刃。
  這件法器非同一把,乃是大法器!
  葉澤并非天仙,手里卻有一件大法器,實在讓人有些意外。
  不僅如此,葉澤的雙肩以及腰帶上,還有光芒閃爍,隨著葉澤催發的靈力將兩把綠劍引燃,那幾股光芒也是隨之涌動,與那兩劍融合在一起,氣勢頓時猛增。
  這是防御類的法器!
  轟!
  葉澤再次和王蠢的大戟撞擊在一起,這次依舊是王蠢占據上風,但對于葉澤雙肩和腰帶上的法器,王蠢卻很是羨慕。目前為止,他可還沒得到過這些防御類法器呢。
  “我們拼死保護掌門安全!”
  原本被打散的神靈不顧一切的沖來,他們沒辦法保持陣型了,他們的眼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不能讓掌門葉澤出事。
  “想過來,笑話?”
  王蠢冷笑一聲,神仙索瞬間施展而出,白光如雨幕飄灑覆蓋了一大片的范圍,那幫人還沒有沖過來,便被遏制了速度。
  嘩!嘩!嘩!
  頃刻間飛沙走石,疾風肆虐,無數光芒刺閃人眼。王蠢的霸道功法全部轟出。
  “啊!”
  葉澤臉色煞白無比,內心的恐懼全都蔓延出來,他躲無可躲,唯一的辦法只能硬抗,但是每一次交手,他的心中都要增加一股危機。
  唰唰唰!
  隨后的交鋒中,王蠢一共只打出了三招。
  當最后一招落下,葉澤徹底落敗。
  轟!
  王蠢就此拿下了葉澤。
  “掌門!”
  眾人掙脫了神仙索的束縛,想要立馬救下葉澤,王蠢卻是冷笑,渾身猛然一震。
  轟隆!
  隨著身軀一震,天地都為之顫栗了一下,王蠢好似一個中心點,一道金光沖天而起,當這道金光徹底爆發開來,恍若擎天立地,巨大無比。
  再次召喚神仙體!
  王蠢只是稍稍釋放了一下神仙體,并未完全將其施展開來。這時的神仙體還沒成型,只是泄露了許些氣息,便已然如此霸道。
  轟!轟!轟!
  一股巨大的爆炸力朝四面八方席卷,地面轟鳴,不僅如此,那些沖過來的人,腦中也是隨之劇震,仿佛自身爆炸了一般,幾乎窒息倒下。
  驚呼聲四起,那些人被徹底的攔截下來,無法前行。即便此時王蠢已經把神仙體給收了回來,但他們依舊是目光驚愕看著王蠢,早已被王蠢的招式給嚇到了。
  “什么功法如此厲害……”有人聲音顫抖道。
  王蠢冷笑一聲,說道:“若是我老子殺你們,全力施展此功法,你們立馬就要死。”
  他一副流氓的語氣,說起來這也是他的老本行了。他掃視一眼四周,說道:“你們若是再敢過來,不僅要丟掉自己的性命,包括你們的掌門,也會備受痛苦。”
  他的手用力頂在了葉澤背脊上的一個部位,意思分明,他掐住了葉澤的死穴,誰敢過來,葉澤立馬就要死。
  “還不給我退下!”
  這時候風逝愛也飛到了王蠢身邊,她眼眸中殺氣涌動,誰都能感覺到,誰要是惹到了她,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風逝愛看似兇悍,但心中卻滿是震驚,王蠢的牛逼招式一次次也震驚到她了。她忽然生出一股僥幸,好在拉到了王蠢這個合作伙伴,若是和王蠢成為了對頭,她還真不敢說自己能活下來。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葉澤臉色煞白如紙,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這種時候他如何還能鎮定,現在他自己和整個門派的性命,現在可都捏在了王蠢的手上。王蠢一個念頭,便能判他們的生死。
  而王蠢和風逝愛的來頭,也讓眾人無法淡定。
  色列位面里,什么時候有了如此強悍的兩位高手?
  這次的襲擊,簡直如雷暴雨一樣突然。
  “你們快把我們掌門放了!”
  王蠢冷道:“都給我閉嘴,你們還不夠資格跟我說話,所有人聽我命令做事,誰若敢違抗,我便先要了你們掌門的命,然后再將你們全部滅殺。”
  “你們究竟想干什么?”有人不禁問道。
  王蠢二話不說,朝葉澤的背脊一用力,葉澤的丹田頓時就受到了強烈的擠壓,痛的他冷汗暴起,葉澤緊咬著牙關,大吼道:“都聽他的,全都給我住嘴!”
  “葉掌門識時務者為俊杰啊。”
  王蠢嘿嘿一笑,接著又說道:“你們行動照舊,還是前往天門山,但是我們兩人要和你們一同前往。”
  “和我們一同?你們兩人想去天門山干什么?”
  眾人也都不傻,馬上就反應過來,王蠢不獨身前往,而是和他們混為一伍,顯然是要隱藏自己的身形。
  前往天門山又隱藏身份,這兩個人究竟想干什么?
  “難道你們要對新仙王令澤鋒下手?”葉澤緊張的問道
  “你沒資格過問。”王蠢冷冷的說道。
  眨眼之間,局勢就變成了另外一番模樣,葉澤這個掌門被王蠢控制在手里,讓整個南斗門派都要服從命令。風逝愛更是沒半點好臉色,冷意十足的讓眾人將那些死去人的尸體就地埋掉。
  “把他們的衣服換上。”王蠢心思十分細膩,提醒道。
  南斗門派再次整頓出發,雖然目標依舊是前往天門山,但隊伍里面的氣氛卻發生了大變化。所有人心中糾結,明明知道王蠢和風逝愛有什么不好的圖謀,卻沒辦法拒絕這個命令,因為一旦違抗,掌門葉澤便要立即被殺。
  舊路重返,王蠢和風逝愛又來到了天門山,此時他們已然混入了南斗隊伍里頭。
  此時其他門派陸陸續續的也到了,讓天門山這邊聚集的人數增加了許多,附近大片的空地都擠滿了人頭。
  每個門派的人數都有好幾千,隱藏在南斗門派里的王蠢和風逝愛自然沒人關注,在外人看來,王蠢和風逝愛緊隨葉澤左右,自然是葉澤的親信。
  此時令澤鋒還未到場,但許多人卻開始議論起來。
  “仙王怎么還沒過來?”
  “不知道啊,之前都約好,一同在此恭迎至高神和女媧娘娘的。”
  “此次事關重大,仙王自有把握,說起來,還多虧了女媧娘娘的照顧,能讓我們色列位面有此殊榮能夠接待至高神前來視察。”
  “也不知道至高神是何等風范,據說這位至高神,乃是神殿里面鼎鼎大名的博斯大人。”
  “至高神高貴無比,等他到來,大家切記要虔誠膜拜,千萬不要有半點褻瀆之意。”
  “這就不需要你提醒了,我們整個天堂世界,都是至高神創造的。”
  王蠢安靜的聽著四周人群的議論,眼眸掃了一圈,很快就將各門派里的高手都記在了心里。
  “葉澤掌門,多日未見,沒想到我們再次匯聚是在這天門山啊。”
  靠在旁邊的北兆派掌門韓君沖著葉澤抱了抱拳,招呼道。
  “韓君掌門,久仰。”葉澤也謙虛道。
  兩人看樣子是舊識。
  韓君神色親切,他本想與葉澤聊上幾句,但突然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氣息。
  “葉澤掌門,我感覺你們南斗派的弟子,今天好像有點反常啊……”
  韓君說話的同時,眼神掃視著眾人,臉色中浮現出一抹深深的疑惑,好似想要從中發現什么一般。
  “沒……沒有啊。”
  南斗門派眾人顯然反應的不正常,他們很想指認出王蠢和風逝愛,卻又怕做得出格,到時候讓王蠢和風逝愛心生殺機,勢必對葉澤掌門不利。
  “奇怪,奇怪。”韓君眉頭緊皺,臉色的疑惑愈發濃重起來。
  風逝愛冷哼一聲,說道:“韓君掌門,我們南斗門派是發生了許些變動,不過這是我們南斗門派自家人的事,沒必要與你們北兆派匯報吧。”
  她倒是聰明的很,來了一招以退為進,果斷承認了南斗門派出了問題,卻又將事情引向內斗方面,這樣反而能夠打消韓君的疑心。
  “門派變動?”
  韓君始終沒有放松心態,目光不由得朝著風逝愛看去,見她和葉澤緊靠一起,心中開始揣測起風逝愛的身份來。
  “葉澤掌門,你我乃是舊識,我們北兆門派與你們南斗門派也一直關系甚好,若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大可說出來,我們定會出手幫忙。”韓君表露自己的態度,看上去挺講義氣。
  “多謝韓君掌門好意,真的沒事。”葉澤咬牙說道。
  雖然韓君心中依舊懷疑,但葉澤都這般說了,他也就不要再繼續追根究底下去。
  大約半個時辰過去,新仙王令澤鋒終于到場了。
  令澤鋒儀態端正,面龐清秀,一身白衣隨風飄袂,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文弱書生的氣質,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性和外表截然相反,是出了名的的手腕強硬。
  令澤鋒面帶傲氣,氣息釋放,正是天仙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