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58 修煉神仙體

“蠻奎,是你么……我好累,真的好累……”
  新月虛弱的搖搖頭,當她的視線停留在王蠢身上的時候,嘴角終于浮現一抹笑意。
  “王蠢,你在抱我呢……”
  新月的聲音中含著一股美好,她多么希望能夠永遠躺在王蠢的懷抱里。
  “新月,都怪我。”
  一股深深的愧疚從王蠢的心底彌漫而出,要不是他去攻擊古樹,消滅力量屏障,神脈空間就不會塌陷,新月也就不會如此。雖說神脈空間神秘莫測,既然闖入其中尋寶,就要做好隨時丟掉性命的準備,各種后果都難以預測,但不管怎么說,新月的死,都和他有著莫大的關系。
  “不……”
  新月面色堅決的搖頭,開口說道:“沒有人逼我進入神脈空間,都是我自己的貪婪驅使。進入的那一刻,我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此行可能兇險萬分,要么飛黃騰達,要么葬身于此……”
  “只是沒想到……”新月聲音苦澀,“商隊的兄弟們都在半途中死去,就算我得到了大筆財富,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新月,你別再說了!”蠻奎摟著新月,哭泣不已。
  新月劇烈的咳嗽了一聲,大口的鮮血從嘴角溢出。她突然笑了起來,說道:“但我依舊不后悔此行之旅,沒想到我新月居然也敢和天問之域的各大強者叫板,原來還可以這樣痛痛快快的活著……這些日子,怎叫一個暢快……”
  王蠢嘆了口氣,陷入到沉默之中。
  “王蠢,這是你的東西……”
  新月的手中,拿著一枚空間戒指,她愈發虛弱,卻還堅持著說道:“王蠢,我一共幫你拾取了六百七十顆神仙果,你數數看,看看有沒有少……”
  她嘴角含笑,看上起極其凄美:“他們誤會我了,這些神仙果本身就是屬于你的,我不過是想盡自己的能力幫你拾取,又怎會想要私自吞掉呢……”
  “物歸原主,拾取的神仙果終于交還到了你手里,我很欣慰,終究還是交到了你手中……先前我從下面鉆出來的時候,心中還在思緒,若是不能沖出來把神仙果給你,我肯定要被向晨這些人污蔑,我特別反感被他們這般說我和你之間的關系……”
  新月表面剛硬,內心卻如少女般天真細膩。
  王蠢搖頭道:“別人說什么你又何必在意,你我二人是朋友,我豈能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誤會你。我已經將向晨等人斬殺,他們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了代價。”
  “咳咳……”
  新月猛咳了幾聲,大片的鮮血自嘴角溢出,她的生命即將終止,沒人可以挽救。她自己也十分清楚這點,所以在這生命的盡頭,她鼓足了勇氣,將自己內心深處的秘密說了出來。
  “王蠢,正如你說的那樣,我一直就是個女漢子,對于……愛情之事從未想過,但是自從認識你之后,我發現……我可能真的對你產生了愛慕之意。恩,應該是說喜歡才對,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你的氣魄,你的笑容,讓我深深著迷。天下間也只有你,才敢與女媧娘娘這等強者爭輝。我新月就是喜歡你,王蠢,我的愛人……”
  “不過我有自知之明,這不過是單相思。像我這般的女漢子,怎么會有人喜歡呢,但不要緊,我喜歡你就行了……”
  “本來這份獨屬于我的秘密,我永遠都不會說出來的,但現在還是沒能忍住,呵呵,現在我很開心呢……”
  新月眼眸含笑,一眨不眨的盯著王蠢的臉龐,不想錯過分毫。
  隨著話音的漸漸消散,她的神色在此刻永遠定格。
  這個表面剛強,卻心藏溫情的女漢子,就這般逝去。
  “新月……”蠻奎悲痛欲絕。
  王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五味雜陳,他呆呆的望著新月交給他的那枚空間戒指,突然感覺空間戒指是如此沉重。
  這個天堂世界,并非是極樂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就有江湖,而他也將永遠面臨生離死別。
  “新月,一路走好。再見了,我的朋友。”
  王蠢把悲痛欲絕的蠻奎扶了起來,動手掩埋新月的遺體。
  在這個過程之中,在場幾十萬人全都一動不動的看著王蠢將新月親手埋葬。全場氣氛肅穆,沒有人敢打斷王蠢,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王蠢那份沉默中蘊含的沉重。
  宙斯和上帝也不開口多說什么,他們敢肯定,要是此時他們對新月有半點不敬,王蠢勢必會與他們拼命到底。
  一座小山堆成形,王蠢靜靜的看著這處埋葬之地,好半天后才回過神來。
  在做好一切之后,王蠢忽然又祭出了天華大戟,直指一個人——宙斯。
  大戰似又要開啟!
  “啊……王蠢,你做什么,有話好好說!”宙斯臉色一白。他自覺現在絕不是王蠢的對手。而且王蠢這么猛,他壓根也不敢和王蠢為敵。
  王蠢一字一頓的說道:“聽好了,我問你一句話,你要是不能如實回答我,我馬上和你生死一戰,絕無虛言。”
  “你說!”宙斯緊緊一咬牙。
  王蠢問道:“你勢力范圍中聚集了一眾吸血鬼和狼人的神靈,可知道其中有個許纖纖?”
  “許纖纖?不認識……他在我們位面嗎?”宙斯搖頭,他確認自己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這時,旁邊一人拉了拉宙斯的衣袖,說道:“仙王,許纖纖不是被女媧娘娘的人押送走了的那人嗎……”
  “是她?”宙斯渾身一震。
  “你說什么!許纖纖怎么了!”王蠢忽然激動起來,他朝著前面步步逼近。
  那人連忙回答:“這一年的確有個許纖纖新飛升上來,因其吸血鬼的身份,加入到我們陣營中,就是我的部下。不過她行為詭異古怪,總是不見蹤影,后面女媧娘娘忽然派遣了一隊高手,點名將這許纖纖押送到天問之域了,似乎在詢問什么事情……”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王蠢一眼,接著說道:“我知道的就這么多了,許纖纖在我們這里也沒待多久,另外女媧娘娘的行動,我們也不敢多過問什么……”
  王蠢深深的看了這人一眼,覺得這人不似在說謊。
  許纖纖居然被女媧娘娘押走了!王蠢的心中大亂。
  忽然聽得上帝沉吟說道:“我們勢力中有個新飛升上來的文靜,也被天問之域的人忽然押送走了……”
  “什么!還有文靜!”
  王蠢大驚失色。他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他似乎赤身**置身在敵人的審視之中。
  女媧娘娘為什么要擄走許纖纖和文靜?到底發現什么了?而又要對許纖纖和文靜做什么?
  想著想著,王蠢的心便越亂,但此時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人群依然一片死寂。
  “我們走吧。”
  王蠢緊緊的一咬牙,他緩緩開口,將目光看向了遠處,對于周圍眾人的目光,他視若無睹,躍上了高空,繼續前行。
  “尊者,你等等我……”蠻奎跟了過去。
  兩人的背影越走越遠,沒有人敢阻攔。
  眾人呆呆的看著周圍的場景,無數山河川脈都變作了廢墟,這片大地見證了剛才那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王蠢這個名字,正以一種全新的風貌在天堂世界傳播。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一股強烈的直覺,過不了多久,王蠢這個猛男勢必要將天堂世界掀個天翻地覆。
  “王蠢會去何處?”
  “難道是去天問之域?”
  “女媧娘娘的補天石為何會在王蠢的手中?”
  “王蠢的身份只怕不同一般……一般的神靈,又怎有如此氣魄,又怎有如此實力……”
  眾人全都議論起來,死寂的氣氛變得熱切起來。
  “立即叫人返回天問之域,將這里的情況如實稟告給女媧娘娘!”宙斯朝身邊的親信低聲說道。
  “尊者!”
  前行的蠻奎朝王蠢喊道。
  王蠢停住,回頭。
  “你……你這是要去哪里?”蠻奎的眼睛還在紅腫。
  王蠢說道:“我去找玲玉,他們一路戰斗都留下了痕跡,我順著這些痕跡總能找到翎羽,看方向,他們應該是往北邊去了。”
  蠻奎咬了咬嘴唇,說道:“我想要跟著你一起。”
  王蠢拒絕了,說道:“新月不再了,我有義務保障你的安全,絕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此次前往北邊十分危險,你修為太弱,跟著我太冒險了。”
  “可是……”
  “別說了,你回到南方,回到你的位面,或許還可以去我的法器糧倉。”
  王蠢不等蠻奎多說,便拿出一件**器,交給了蠻奎。
  “有了**器,你可以盡快回到法器糧倉,到了那里,你將我們的關系告訴我的弟兄們,他們自會以禮相待。”
  王蠢心痛新月的死亡,不想蠻奎再卷入爭斗中。在交還了**器之后,不由分說轉身離去,速度忽然加快,化作了一道流光,眨眼之間就消失于天際。
  蠻奎盯著那個方向發呆,神色復雜。
  王蠢又成了獨自一人,對于蠻奎的安全,他倒是沒有太大擔憂,畢竟有**器御劍飛行,那些想對蠻奎下手的人,也追不到蠻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