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52 一個打你們三個

聽到王蠢的話,陸壓渾身一震,說道:“真的是我誤會了?你……你對我沒有歧視?”
  王蠢哭笑不得的搖搖頭,不得不說,陸壓在這方面實在像個小孩,對于相貌的事情十分敏感脆弱,他十分肯定的說道:“你長得這么帥,比什么韓國歐巴強多了,你就是我的男神,我哪里會歧視你。”
  兩人的這番對話,消除了他們之間的隔閡。
  說話的時候,已然快要沖到頂點,頭頂傾泄下來的壓力越來越小,忽然一陣刺眼的光芒大盛,兩人豁然從腹地下沖了出來。
  砰!砰!
  沖出來的剎那,兩人并沒有停下,而是因為慣性的作用,直接飛上了半空。
  他們身上落滿了灰塵,伴隨而來的還有無數喧嘩之聲。放眼望去,只見他們沖出來的神脈腹地下面,已然成為了一個凹陷下去的巨大圓坑,范圍至少都有萬丈之廣。
  顯而易見,這坍塌的地方,就是他們先前獲取天材地寶之地,至于那寶藏空間究竟有多深,就不得而知了,兩人正是從這大坑里面破土而出的。
  更讓他們驚訝是那遠近交錯的山林河脈也隨之坍塌,程度雖沒有寶藏空間那般恐怖,但上面布滿了一道道可怖的痕跡,甚至某些地方還燃起了火焰,閃爍著巨大能量的光芒久久不退。
  他們在神脈寶藏之中獲取天材地寶的時候,上面似乎也有一場大戰!
  “是誰干的?”王蠢神色一震,如此大的動蕩,真不知道是哪個強者所為。
  如今很多人,幾十萬人有的在地面,有的飛上了高空,都對那塌陷的巨坑避的遠遠地。從下面出來的王蠢和陸壓,一下子成為了他們關注的焦點。
  “那人是王蠢!”
  “旁邊的那個是什么人?”
  “好像是陸壓吧,他的黑紗呢?”
  “他們也一樣從神脈寶藏里出來了!”
  “目前為止,一共有五個人出來了!”
  “他們在神脈寶藏之中肯定少不了一場生死拼殺,但和方才那場大戰比起來,恐怕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鬧了。”
  “若是他們看到那場大戰,肯定也會震驚的。”
  在場眾人的議論聲中,都充斥著滿滿的驚嘆。
  王蠢和陸壓飄立在半空中,穩住了身形。一股強大的能量氣息從陸壓身上傳來,王蠢神色一動,發現在圣脈果的幫助下,陸壓的傷勢正不斷恢復著。
  這需要一定的時間,陸壓此刻到了關鍵時候,需要立即調養身體,看到周圍不存在威脅,便立即閉上了眼眸恢復起來,馬上他那重傷的手臂便傳來一陣動向。
  一道人影從某一處飛來,正是蠻奎。
  看到蠻奎,王蠢馬上就想到了左鈴玉。當初蠻奎被神脈拒于門外,左鈴玉也是如此呢。
  “蠻奎,怎么不見玲玉?”王蠢連忙問道。此時他也發現了蠻奎的臉色中透露著一股焦急,心中頓時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天仙境界!”
  蠻奎天生感應敏銳,雖然另有心事,卻馬上察覺到了王蠢的修為境界。
  天仙的境界,著實讓他大吃一驚。
  “到底出了什么狀況?”王蠢想到眾人的那些議論聲,不由得問道。
  蠻奎咬了咬嘴唇,說道:“先前有兩個天問之域的長來來到卡俄斯位面,似乎是另有要事,但是發現了玲玉小姐后,二話不說就對她動手了。玲玉小姐打不過這兩個天仙的強者,一邊抵御著,一邊往西方退走了。”
  “天問之域的長老?天仙境界的強者!”王蠢神色陡然一沉,如此高境界的強者,絕對是女媧娘娘的心腹人物,就算左鈴玉再厲害,也不會是他們兩個人的對手,只能退走。
  “沒錯,四周的山脈河川就是他們大戰造成的,這兩個人的實力太過兇悍,每一次出手,都要連續毀掉幾座大山,要不是玲玉小姐反應快,恐怕已經被他們斬殺了。”
  “但愿玲玉相安無事。”王蠢咬了咬牙,卻沒辦法找尋左鈴玉的蹤跡。
  蠻奎說道:“原本所有人的目標都是神脈寶藏,可是因為這場大戰,齊齊被其吸引過去,很多人都受到牽連丟了性命,你們破土而出的不久之前,玲玉小姐就被這兩人打的逃離出去了。”
  他四下張望,忽然說道:“尊者,新月在哪里?她沒和你一起出來嗎?”
  “新月她……”
  王蠢猛然想起來,先前情況混亂,他只是和陸壓在一起聯手沖出來,至于新月,當時根本沒看到蹤影。新月修為最弱,就算處于寶藏空間最薄弱的位置,只怕也難以沖出來。
  難道新月被埋葬在神脈寶藏之中?
  “新月是不是出事了……”蠻奎敏銳的察覺到了什么,臉色頓時煞白起來。
  “新月不會有事的,相信我!”王蠢臉色也不好看了。
  蓬!蓬!
  某個地方傳來幾道聲響,吸引了王蠢的視線,只見一處塌陷的山巒之上,三道人影沖了出來,乃是向晨、沐羽、霖風。
  沒想到他們三個高手竟然能從腹地下沖出來!看情況,似乎比他和陸壓還要提前抵達。
  而此時的向晨卻沒有心情理會其他事,只是閉著眼睛,他渾身都籠罩著一團熾熱的紅芒,不斷閃爍,赫然正在煉化這股紅芒。
  向晨在吸收絕命果這狂化力量的果實!
  向晨從神脈寶藏中獲得了兩顆絕命果,向晨直接吸收融合了。
  怪不得他和陸壓出現,向晨視若無睹,原來正沉浸在修煉之中。
  霖風和沐羽左右站立,顯而易見,是在給向晨護法。他們見王蠢往這邊看來,神色頓時變得警惕起來。
  “這三個人比我們先出來。”王蠢神色凝重。
  蠻奎說道:“不止他們,除了你和陸壓,先前還有另外一個人沖出來了。”
  “那個人是誰?”王蠢吃驚道。
  “是凱瑟。”蠻奎說道。
  “凱瑟在哪里?”王蠢四下掃了一圈,并沒有發現凱瑟的身影。
  “我也不清楚。”蠻奎搖搖頭。
  他的眼眸中浮現了朦朧的霧氣,說道:“尊者,新月她……你一定要幫我找到她啊。”
  “我一定會找到她的!”
  王蠢鄭重的說道。他打算讓陸壓一同幫忙,此時整個神脈空間塌陷,實力最弱的新月生存的機會幾乎沒有,但他不能放棄了那最后一絲希望。
  就在此時,向晨身體上的紅芒猛然暴漲到了極點。
  唰唰唰!
  隨著向晨身體的顫動,靈光立即就消失不見,那股紅芒最終全部沒入了他的身體,看來他是成功煉化了這絕命果。
  砰砰!
  向晨又是渾身一震,一股雄渾無比的氣勢爆發出來。就算和他距離很遠,王蠢依舊可以察覺到向晨的氣息,比之前強大了很多。
  原本背對著王蠢的向晨忽然轉身,臉龐上盡是赤紅,如同魔鬼一樣,盯著王蠢喝道:“王蠢!”
  “你蠢哥在此!怎么了。”王蠢冷笑一聲。
  向晨大喝一聲:“王蠢,有本事就與我一戰!”
  這股強烈的語氣之中夾帶著深深的自信,融合了絕命果,讓他暴漲的不止是實力,還有信心。
  四周的人聽到都是齊刷刷的看了過來,向晨直接開口要戰,這兩個死敵之間,終于要開始最后的決戰了嗎?
  王蠢不屑的看了向晨一眼,又看過沐羽和霖風,說道:“你們三個給老子一起來吧!”
  此話一出,全場沸騰。王蠢居然要一個人打三個,這是何等的狂!
  有如此霸氣之人,除了王蠢,還有幾人?恐怕在場的幾十萬人,沒有一個人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太囂張了!”
  向晨、霖風和沐羽聞言,頓時火冒三丈,這簡直就是**裸的蔑視。王蠢這是在當著所有人的面,羞辱他們的尊嚴。
  向晨舉目四望,聲音蓋過全場,他緩緩說道:“王蠢乃是女媧娘娘懸賞通緝的罪人,現在我在這基礎之上再加三千普通法器,一共是五千法器,你們之中,誰要是能拿下王蠢的人頭,這五千賞金,就歸誰所有!”
  向晨此次進入神脈寶藏可謂不虛此行,獲取了大量的天材地寶,兌換成法器的話,可以說是一筆巨款。有了這底氣,開口就加三千法器的賞金并不是什么問題。
  “五千法器!”
  眾人一個個眼神閃爍,五千可不是小數目,足以對這里任何人產生巨大誘惑。向晨的這句話,讓很多人都開始蠢蠢欲動。
  王蠢的身份本就敏感,乃是人見人殺的罪人。一不小心,他就會落入這十幾萬人的圍攻之中。
  但王蠢看著周圍的人,卻絲毫沒有慌亂,依舊淡定從容。他大喝一聲,身形縱身飛躍高空,朝下俯視道:“要來就一起來,我正想試試手里的大戟是否鋒芒依舊!”
  唰!唰!
  天華大戟驟然揮動,無數赤紅色的光芒飄灑。
  王蠢的名聲太盛,幾乎人盡皆知,加上眼前這股悍然的聲勢,讓原本想要蠢蠢欲動的那些人一下子就打消了求賞金的念頭,不敢上前半分,唯獨三個天問之域的高手奔向了向晨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