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46 陸壓最敏感

現在只有一個神仙果,數量太少了,應該多找幾個,如此才能修煉神仙體。
  “嘿嘿,蠢哥這便收集神仙果!”王蠢的臉上露出招牌笑容。
  王蠢忽然又想到一個事情,這神仙果十分調皮,只怕生出什么意外。還是先處死了好。
  王蠢靈力涌動,灌入了神仙果體內,將其直接震死,直到神仙果毫無生機,才將神仙果放入到空間戒指中。
  繼續尋找神仙果!
  當王蠢眼光掃過旁邊那朵未成熟的紅光妖花之時,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先前神仙果跑過來張嘴就朝紅光妖花咬去,吸-允著里面血紅色的液體。
  “這神仙果分明就是被紅光妖花吸引過來的,明顯對紅光妖花體內的血紅色液體十分感興趣……”王蠢神色閃爍,“要是這樣的話,不如坐等神仙果上鉤……”
  想到這里,王蠢便立即把空間戒指里面收取的那些紅光妖花的花瓣拿出來,接著又祭出了寒波雙刃,朝著這一大堆的花瓣就是一頓猛砍,如同切菜一樣。
  花瓣也非同一般,堅硬的很,面對王蠢寒波雙刃的劈斬沒有徹底碎裂,不過表面還是被砍出了一道道裂縫,隨著裂縫的增多,一股股要血紅色的液體便從中涌動出來,如同一大堆猩紅的血液流在地面,看上去格外刺眼,卻又散發著沁人的芳香,這場景十分的詭異。
  王蠢自語說道:“把液體全都釋放出來,氣味濃烈,神仙果必定會被吸引過來,到時候再來個甕中捉鱉。我先去找其他寶貝,待會回來,肯定有神仙果上鉤。”
  放眼望去,眾人都分散在各處,盡情的掠奪著天材地寶。而就在距離王蠢不遠處的一堆神草后面,四道人影正謹慎的觀察者前面的王蠢,似乎正在醞釀著什么計劃。
  這四個人,乃是向晨、宙斯、沐羽和霖風。他們雖然不是一伙的,但卻都屬于女媧娘娘的統領,受女媧娘娘的指揮,也算是統一戰線了,這種時刻,自然是抱團。而向晨是女媧娘娘的親傳弟子,所以地位比起其他三人又要高幾分。
  “向晨公子,你這么著急叫我們過來,有什么事嗎?”沐羽和霖風相互看了一眼,都是面露疑惑。
  宙斯說道:“明人不說暗話,現在所有人都在爭奪天材地寶,時間寶貴,我們可不能浪費了這大好的機會啊。”
  向晨冷哼一聲,說道:“都著什么急,天材地寶有的是,又不會自己飛走。我問你們,你們是愿意看著所有的天材地寶被八個人瓜分,還是希望只由我們四人平分?”
  “四人平分?向晨公子,您什么意思?”眾人渾身一震。
  “向晨公子的意思,是要對其他人下手?”宙斯深吸一口氣,問道。
  “是的,如此多的天材地寶,怎能眼睜睜的落入別人手里。”向晨說著,眼神不由自主的瞥向了遠處的王蠢。
  沐羽咬著牙說道:“可是這些人哪里好對付,弄不好會魚死網破,兩敗俱傷的,到時候我們反而得不到好……”
  向晨說道:“凱瑟和上帝兩人本身就敵對,不用忌諱,唯獨擔心的就是陸壓和王蠢兩人,他們若是聯手,的確很難對付,而要是讓他們兩穩住陣腳,肯定會把凱瑟和上帝也給拉過去,聯合起來對付我們。”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接著說道:“所以,我們只要將陸壓和王蠢兩人分化孤立開來,讓他們無法合作,到時候我們必將取得勝利。”
  宙斯一愣,說道:“他們兩個看似關系匪淺,是不錯的朋友,想要將他們分化孤立,只怕沒那么容易……”
  向晨卻是冷哼一聲,笑道:“這有什么難的,破綻就擺在眼前,你們先前不都看到了嗎,陸壓那雙碩大丑陋的狐貍耳朵是多么刺眼,那是他的忌諱,一旦被觸碰,就會引發他的仇視和怨恨,到時候陸壓和王蠢還怎能和睦相處,從這里下手,自然就有機會了。”
  “怎么下手?”宙斯三人頓時反應過來,向晨說的還真沒錯。
  向晨說道:“你們靠近一點,我把計劃都告訴你們,只要照做,必然可以成功。”
  看似普通的神草叢中,一行四人正在謀劃著詭計對付王蠢……
  而此時的陸壓正四處奔走,時不時的撅開地面的一撮泥土觀察,又或是附身去聞地面的味道,他的目標與其他人不同,他對于普通的天材地寶并不感冒,他要尋找的,乃是圣脈果。
  這神脈寶藏里面各種各樣的天材地寶堪稱一應俱全,要什么有什么,可唯獨就是尋不到圣脈果的蹤影。他一門心思想要找到圣脈果來修復自己的經脈,可找了半天都沒有收獲,這讓他不禁浮躁起來。
  他依舊四處搜尋,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一處地方,乃是向晨和宙斯所在的區域。
  這時的向晨和宙斯正在挖取一樣根莖十分粗大的人參,或許是太過專注了,兩個人都沒有察覺陸壓的到來,依舊埋頭苦干著。
  宙斯一邊挖掘土壤,一邊說道:“向晨公子,你說你以前就和王蠢認識?當初在法器糧倉發生了什么,使得你這么仇恨王蠢?”
  向晨冷哼一聲,說道:“說起來,全都是因為一件事情。雖然只能算是小事一樁,但實在讓我無法忍受,所以才和他結下了仇怨。”
  “小事一樁?”
  宙斯疑惑不解,開口問道:“既然是小事,為何會讓你們成為死敵?”
  向晨咬著牙關,恨恨的說道:“若是其他的事情我還可以忍受,但他卻總是譏諷我的蛇尾丑。”
  “蛇尾丑?”宙斯不由看了看向晨的蛇尾,微微一愣。
  向晨立即沉下了臉,沒好氣道:“怎么?你也覺得我們女媧一族的蛇尾長得丑是不是?”
  “不……不是。”宙斯連忙搖頭。
  向晨深深的說道:“我們女媧一族都生長有蛇尾,這乃是天生,我無法改變……這本是我的驕傲,在王蠢拍賣場見面時,王蠢卻總是拿這個來譏諷我,有一次我忍受不了,便和他打了一場。”
  宙斯說道:“王蠢性子從容淡然,應該不至于做這種事情吧。”
  向晨冷哼一聲,說道:“我先問你,王蠢的相貌怎么樣?”
  宙斯說道:“實話實說,此人雖然氣質有些猥瑣,但有英雄豪氣,乃是一方豪強。就算是在整個卡俄斯位面中,也難有幾個人能和他相提并論。”
  向晨哼道:“正是因為如此,讓王蠢在長相上面就有一種優越感,你應該知道吧,就好比在一些小仙面前,我們也會有優越感吧,你敢說,你心里沒有對他們的不屑和鄙夷?”
  宙斯一愣,點頭道:“的確是這樣。”
  向晨不由得恨恨的說道:“王蠢說我其他的我還能忍,但偏偏總是拿我的蛇尾諷刺,說我長得不倫不類,換做任何人聽到,都沒辦法不生氣。”
  宙斯捏了捏拳頭,說道:“這種人真是卑鄙無恥,若是他對我如此,我必定不會放過他。”
  向晨冷笑道:“正是因為他三番五次的嘲諷我們女媧一族的外形,我便下定決心要取了他的性命。”
  他神色一抖,突然發現不遠處散發著一團火紅光芒,仔細感受一番,發現那股氣息十分熟悉。他面色一喜,聲音提高了幾分道:“難道是絕命果!難不成這里還有絕命果生長著。”
  “就是你之前跟我說過的那東西?我們快過去看看。”宙斯開口說道。
  颼颼!
  兩人身形飛奔,很快就發現了陸壓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不遠處。
  “陸壓,你闖入我們的區域干什么?”宙斯臉色一變。
  向晨冷笑的說道:“除了想要偷偷對付我們,還會想要干什么,想動手就盡管過來我,我們可不怕你。”
  對于向晨和宙斯兩人的呵斥,陸壓一反常態,一副完全沒有聽進去的樣子。他目光閃爍,臉色泛白,看上去情緒十分復雜。
  “這區域又不是你們的。”陸壓冷哼了一聲,竟然沒有主動攻擊,反而轉身離開,背影看上去帶著幾分沉重。
  向晨抬眼望著離去的背影,嘴角浮現一抹冷笑,事情的發展情況都在他的預想之中,看陸壓的狀態,他們激化陸壓和王蠢之間的關系,應該是成功了。
  說來也是巧合,他的蛇尾和陸壓的狐貍耳朵一樣難看,正好借此理由來編造謊言誣陷王蠢對身體殘缺者的歧視之心,先前向晨和宙斯的對話,早就是事先安排好的,故意在陸壓面前演戲。陸壓雖然沒那么容易上當,但對于這長相問題卻極其忌諱,萬分敏感,由此肯定會對王蠢產生排斥心理。
  既然知道王蠢心里看不起身體殘缺的人,陸壓心里又怎能釋懷。也許王蠢的每一個眼神,都能讓陸壓感受到不一樣的意味。
  但向晨也沒繼續多想,看上去思緒有些分神,因為遠處的那片閃動的紅光吸引著他的注意力。
  他縱身躍起,飛快的朝著紅光方向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