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42 上帝的懲罰

眼看著七彩霞光馬上就要收攏消失,就在這個時候,其他幾個人及時沖了進來,乃是向晨和宙斯等人。
  “他們就要沖進寶藏了!”
  向晨和宙斯死死的盯著門戶,想到進去的人可以將里面的天材地寶給盡情收取,便心急如焚。他們不顧一切向前沖,不過立即被那股阻力所阻擋,他們催動靈力抵擋,可是效果并不大。
  “往前沖啊!”眾神靈著急的叫道。
  拼死一搏!
  在七彩門戶徹底收攏的那一瞬,后面來的人之中只有向晨和宙斯兩人沖入了門戶之中。
  嗤嗤!
  隨著門戶閃爍的光澤,彌漫在空氣中的方向逐漸散去,顯而易見,門戶即將關閉。
  一旦門戶關閉了,進入神脈寶藏的入口也就徹底斷了。
  而這個時候,還有很多人沒有尋到這里。
  門戶就徹底關閉了。七彩霞光徹底收攏,門戶化作了一只白色的光點,隨著光點的不斷縮小,最終化為了一絲線條那么渺小。
  嗤嗤!
  光點像螢火蟲一樣在空氣中繚繞,四周景色依舊,還是林莽河川,好像沒有生過任何事情。
  沒有及時或者無力進入門戶那些人,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寶藏關閉了,徹底關閉了?”
  “天材地寶將會被他們盡數瓜分,我們卻什么都得不到……”
  “對了,門戶關閉,他們待會兒怎么出來?這神脈寶藏玄妙又詭異,真不知道里面是一番怎樣的兇險。難道只有進去的門,沒有出來的路,到時候他們豈不是要困死其中?”
  左鈴玉也沒有進入到寶藏中。
  隨著光芒消散,左鈴玉渾身一輕,她現周圍那些那股強大的介質攻擊都忽然消失于無形,她恢復了自由,不過想來實在可氣,她作為眾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人,竟然被硬生生的阻擋下來,沒有進入門戶。
  為什么神脈寶藏對部分人這么抗拒?而她正好是被選中的那一個?
  她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卻忽然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他開始擔心起王蠢的安危來。
  “王蠢,你要給我好好的……”左鈴玉低聲呢喃道。
  嘩!
  王蠢一闖入寶藏之中,頓時如遭電擊,整個人都變得麻痹。放眼之處,周圍布滿了七彩霞光,根本看不到任何事物。腦袋更是暈眩無比,他很快就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分不清天上和地下,只知道他如同落入大海中一樣漂浮不定。
  他清楚地記的,凱瑟和上帝緊隨隨其后進來了,6壓還在他旁邊,新月也離他不遠,左鈴玉和蠻奎情況不妙,十有**被攔在外面。而向晨和宙斯等人,在門戶即將關閉的時候趕來,不知道有沒有成功進入這門戶之中。
  四周一片死寂,沒有絲毫聲音,王蠢最強烈的感受還是周圍的七彩霞光,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七彩霞光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好似一片片光幕朝他撲來。同時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不斷將他往前推送,朝前沖去。
  不知道沖了多少次,卻沒有任何感覺,他就像是空氣一樣,一次次的穿過七彩霞光。他覺得這應該是一條通道,此時他正在穿梭之中。
  也不知道通道的終點,令人無限神往的神脈寶藏,會是如何一番場景?
  沒過多久,新變化來臨,王蠢忽然覺得渾身變重,被束縛的力量一下子恢復了,周圍的七彩霞光快消散,呈現眼前的,乃是一片紅色。
  “砰!”
  王蠢現自己穩穩的落在了一片結實的地面,低頭看去,現這不是土地,而是由一種蘊含著強大力量組成的紅色云層。
  除了地面,四周也全都是紅光,他站著的這片地方雖然不算小,卻仿佛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牢籠里面,根本找不到任何出去的地方。
  突然間,頭頂上傳來一股波動。
  嗤!嗤!嗤!
  頭頂平靜的紅光,恍若湖面被石子擊起了一層漣漪蕩漾,幾道人影從中出現,而后徑直朝下面墜落,就如他剛才的情況一樣。
  掉落下來的人,乃是凱瑟,6壓,上帝,新月四人。沉寂了片刻之后,又有兩道人影墜落,赫然是那向晨和宙斯。還有兩個來自天問之域的高手,從向晨對他們的稱呼可以知道,其中一人名為沐羽,另一個人名為霖風。
  之后,就再無他人掉落。進入到門戶中的,應該就這些人了。
  如此一番折騰,眾人都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一個個驚慌的看著周圍。
  “這算什么神脈寶藏?”
  “究竟是什么破地方,為什么沒出口,出口呢?”
  眾人不由出驚叫,這紅光組成的巨大牢籠讓他們倍覺壓抑,心中充滿了躁怒和不安,而凱瑟等人則急著探尋出口。
  砰砰砰!
  一連竄的攻擊打過去,卻起不到什么效果,紅光雖然蕩起了波瀾,卻毫無破損,反而將眾人的力量統統彈射回去,讓大家很是狼狽。
  “竟然沒辦法出去。”
  “這四周的紅光是什么東西?”
  幾人更加無法淡定了,他們都是為了獲取天材地寶而來,沒想到進入神脈寶藏,卻陷入了一片紅光牢籠,這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凱瑟忽然指著6壓,大喝道:“6壓,你這個該死的,都是你亂帶路,害得我們陷入了這個鬼地方。”
  宙斯沉聲說道:“6壓,難道你是故意這么做的?”
  “快說,是不是故意設下圈套來害我們?”沐羽和霖風兩人朝6壓怒道。
  王蠢冷笑一聲,說道:“可笑之極,6壓可沒要你們追過來,別忘了,當時慫恿大家追過來的人,好像是凱瑟吧,大家就算心有不滿,也應該找凱瑟算賬吧。”
  王蠢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愣,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凱瑟,眼眸中充斥著不滿。
  6壓從現身阿波羅拍賣場到離開,自始至終都沒有跟他們說過一句話,這個把神脈寶藏的事情透露出來,又慫恿大家去追擊的,乃是凱瑟!
  “你們敢動我試試!”
  凱瑟臉色一沉,不由冷笑,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你們明明是自己心生貪念,想要得到神脈寶藏里面的天材地寶。哼哼,既然是寶貝,哪有那么容易得到的,你們一開始就要有冒險的心理準備!這一次,就算所有人都在這里困死,也怨不得他人,更和我凱瑟沒半點關系!”
  6壓忽然喝道:“都別說了,你們就這點出息嗎,不過是暫時找不到出口,就生出這般消極的心態,現在危險還沒降臨呢,既然是尋寶探險,自然就會有波折,與其吵鬧,還不如仔細探究,也許會有新的現。”
  “沒錯,你們太躁動了,論淡定,可要和我學習。”王蠢朝著6壓嘿嘿一笑。
  方才6壓成為眾矢之的,王蠢為6壓說話,還將眾人之怒引到了凱瑟身上,但6壓卻沒有半點領情,依舊和王蠢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態度冷漠。
  “別向我靠近!”6壓眼神冷冽,那雙碩大的狐貍耳朵格外醒目。
  “6兄啊,何必要這樣呢,人生無限好啊。”王蠢一愣,知道6壓的內心肯定很自卑很痛苦,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向晨突然叫道:“在找到出口之前,先讓我殺掉一個人。”
  他目光陡然射向王蠢,喝道:“王蠢,你在法器糧倉鬧出那么大動靜,女媧娘娘暫時沒去收拾你,你居然還敢跑到這里來。今天,我便代我女媧族來懲罰你!”
  蓬!蓬!
  向晨雙掌微曲,如鷹爪一樣朝虛空抓去,兩個熾熱的力量風輪便飛了出來,四周的紅光都被引動的波瀾蕩漾,可見氣勢兇悍。
  “女媧族的天地風輪!”
  沐羽和霖風這兩個天問之域高手馬上就認出了這是屬于女媧族人的獨有招式。
  這時候向晨將渾身起息釋放開來,赫然乃是接近天仙的水平!或者說是半步天仙!這等水平,可比舒容要強多了。
  在向晨將招式爆出來之時,他腰間還閃爍出一片翡翠光澤,這片光澤分明在幫助向晨提升力量,綠光直接與向晨的手臂相關聯。
  “腰帶法器?”
  王蠢神色一變,馬上就明白過來,向晨腰間之物乃是一種器物。看來向晨在女媧族中的地位不低,應該很受女媧娘娘的信任。
  “出!”
  向晨揚聲大喝,手掌上的兩個力量風輪猛然飛出,飛到一半的時候,豁然融合在一起,化為了一個更大的力量風輪。
  “快幫助向晨公子!”
  沐羽和霖風和向晨乃自一伙的,自然也參戰。還有宙斯也一同出手了,三人緊隨其后,紛紛朝王蠢打出了攻擊。
  “休想動王蠢!”新月毫不猶豫的站在了王蠢這邊。
  轟!轟!轟!
  四人聯手攻打王蠢和新月,王蠢和新月壓力很大,暫時只能是抵擋防御,根本無法攻擊。而且就目前情況看來這防御也支撐不了太長的時間,在一道道重重的攻擊下,新月被打傷了手臂。
  “你們這幾個無恥之徒,我豈能旁觀你們作惡。”
  6壓冷冷一喝,在危急關頭還是動手了。他驟然揮出斬仙飛刀,頓時攻勢爆棚。他的出手讓王蠢壓力驟減。
  這邊打作一團,另一邊去也沒有消停,上帝忽然對凱瑟動了攻擊。偉大的主要懲罰凱瑟這個背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