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119 洞府寶藏

“赫淮斯托斯前輩所留的洞府就是這樣一個大世界?”
  王蠢知道,一些實力較強神靈可以用秘法開辟一個小空間。整個天堂世界是一塊大布,這小空間就像是這大布中的褶皺,兩者既分離又有聯系。
  身在紅光世界里面,王蠢倒沒有感覺什么不適,腳下也是紅光,卻真實無比。唯獨讓人壓抑的是,想要飛向高空十分困難,似乎被什么東西給壓在身上了一樣,難以逾越。
  王蠢眺望四周,沒有任何人,唯獨他一個。
  他分明記得先前被吸入進來的是全部人,新月他們肯定也在里這里,就是不清楚他們隔了多遠。
  既然成功來到了洞府之地,那自然就不能不尋寶了。王蠢神色一抖,便開始奔走向前。
  一路前行,不久后就有了發現。那片赤紅光柱下面,閃爍著法器的光澤。什么刀槍棍棒,劍鞭斧錐之類的,各種樣式的法器一應俱全,不過都很普通,沒有**器。
  這里任何一樣法器都可以賣出很多錢,王蠢當然不會放過,所過之處,當真是雁過拔毛,全都扔進了空間戒指里面。
  “不愧是洞府之地,赫淮斯托斯的財富真是不可小覷啊。”
  王蠢一路前行,收獲不菲,覺得這一趟還真沒白來,洞府之地不愧是洞府之地,照此收集下去,幾千的法器根本不成問題。
  想到這里,王蠢就不由得想到了新月的商隊,商隊諸人現在肯定笑得合不攏做,像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比他們做其他生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王蠢目光一震,忽然注意到了某一個東西。
  那是一把兩丈長的劍,上去霸氣外露,來有特殊的戰技,這種法器絕對是上品,要是放到王蠢拍賣場,那是肯定能賣出一個好價錢的。
  王蠢就這樣順手牽來了一件好法器,接著又很快發現了另外一件不錯的法器。
  赫然是一件閃爍著白光的大盾。
  法器的種類很多,但是盾牌類的法器卻是很罕見的。防御類的法器比之攻擊類的法器可要值錢得多。
  王蠢得到白光大盾,心中激動,照此來,白光大盾不過是個開胃菜,洞府之地的寶貝比想象中的還要豐富,若是這樣一路尋著,恐怕會發現越來越多的好寶貝。
  這讓他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而接下來的發現,也讓他的猜想得到了確認。
  放在眼前的是一套暗銅色的胸甲,起來沒有什么特別,但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比白光大盾還要雄渾。這分明是一件**器!
  普通的防御類法器就非常值錢了,這屬于**器的銅光胸甲簡直就是極品中的極品!王蠢都沒辦法去估算它的價值了。
  銅光胸甲就如同低調的強者,不露聲色的等著王蠢來臨。
  “我去,這套胸甲堪稱至寶啊,希臘的主神還有這么牛逼的裝備。”王蠢說道。
  胸甲是貼身防御的東西,保命一樣的底牌,要論防御的功能,可比大盾還要管用。
  進入天堂世界到現在,王蠢從未得到過防御類的法器,所以防御力較差,這銅光胸甲來的還真是時候,這正是他如今最大的需求。
  “嘿嘿,這好東西是蠢哥的了。”
  颼颼!
  王蠢縱身一躍,伸手一抓,想要把銅光胸甲拿到手,可沒想到,旁邊一道人影忽然跳了出來。
  那人打出一連竄的攻擊,頓時將王蠢的力量給破碎,然后朝著銅光胸甲沖去。
  此人并非其他的人,正是那個灰袍人!
  之前在外面和赫淮斯托斯的靈魂對攻的時候,灰袍人是最后現身的。現在進入到這片獨特空間里,卻是第一個現身的人。
  灰袍人突如其來,王蠢反應也不慢,不等對方跑遠,王蠢便打出麒麟圖騰,緊追灰袍人身后。
  “一直都是蠢哥搶別人的,什么時候輪到別人搶蠢哥的了。”
  灰袍人要是回頭抵抗王蠢的攻擊,必定會被拖住,但要是不抵擋,可就要硬抗王蠢的攻擊了。
  灰袍人沒有辦法,還是選擇轉身,硬生生的接下了這一攻擊。
  砰!
  兩者碰撞濺射出來的力量被旁邊十幾條赤紅光柱給盡數泯滅,王蠢與灰袍人各自朝后倒退了幾步,這一次交手可謂旗鼓相當。
  就在此時,王蠢發現了灰袍人的一個特殊之處,那就是他的右手有些別扭,隱約能夠到其中的森森白骨,來灰袍人身懷重傷。再回想起來,剛才那一次交手,灰袍人只是用左手招架王蠢。
  “此人不可小覷啊。”
  王蠢心中一驚,都重傷到這個地步了,竟還能接他一招,如果這個灰袍人身上無礙的話,那實力就真是恐怖了。
  灰袍人的臉龐遮蓋著黑色紗布,樣子模糊,讓人更感覺很神秘。
  不過對方縱使再牛逼,王蠢也不會就此放手,到手的寶貝平白無故送給別人,可不是他王蠢的風格。灰袍人要這銅光胸甲不放手的話,王蠢便要與他繼續打上一場。
  砰!砰!砰!
  王蠢用麒麟圖騰接連打出幾道攻擊,便將日月銅光鏡祭出,他知道灰袍人的強大,所以一出手就盡了全力。
  伴隨著赤紅色的光芒爆閃,圖騰之力頃刻展現了極強的氣勢。曾經讓法器糧倉數萬聯盟大軍嫉妒驚嘆的至強一擊,在這片紅光世界中再次展現風采。
  王蠢用最強的攻擊,與灰袍人一戰。
  轟!
  灰袍人依舊用左手單抗,眨眼就被沒入到一片赤紅色的光芒之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蠢叫道。
  這種情況下,雖然不知道灰袍人的身份,但王蠢也沒什么好顧忌的,渾身力量爆涌,想要一口氣把這灰袍人斬殺于日月銅光鏡的洪流之下。
  驀地幾道“唰唰”聲傳來,那赤紅色的光芒里,突然顯現出三道黑痕。
  黑痕像個折字,一經出現,便壓制住了爆閃的赤紅色光芒,一股強烈的阻礙感襲上了王蠢的心頭。
  唰!
  灰袍人的人影猛然躍出了紅芒之中,翻身上空。
  灰袍人上去十分古怪,先不說他以黑紗蒙面示人,光是那兩把飛刀類的法器與劍鞘一起放置在腰間,就和平常人的做法截然不同。現在灰袍人已經把兩把飛刀緩緩抽出。
  右手重傷,那么只能用左手持劍。
  他左手握著一把飛刀,另一把則是要在嘴巴上,與他的左臂平行,極其奇特。
  灰袍人上去冷酷無情,雖然不說話,卻自有一股氣場。
  灰袍人將法器祭出,來他要真正動手了。
  “就算我陸壓身受重傷,但你能讓我祭出斬仙飛刀,也算很不錯了。”灰袍人說道。
  “陸壓?”
  王蠢眉頭一皺,好像曾經聽說過此名,但一時間又怎么都想不起。
  一個呼吸之間,陸壓便已然出手。
  唰!唰!
  兩把飛刀仿佛具備了靈智一般,化作長蛇擺尾朝著高空席卷過去。隨著“啪啪”的兩道聲響,兩把飛刀如同風火一樣飛速轉動,轉動的時候,蕩出了一層層灰色的云浪,如同烏云密布,就像馬上就要有狂風暴雨來臨一樣。
  嘩嘩!
  王蠢被這片灰色的云浪給籠罩其中,頃刻間感覺力量發生了阻礙,之后才催發出了自身的力量。
  麒麟重生!
  麒麟王的力量拼命攪動著灰色的云浪,務必要盡快沖出來,否則肯定后果難料。
  砰!砰!砰!砰!
  與此同時,王蠢戰技抖落,加持在金光麒麟之上,更為奪目。
  在與陸壓交鋒之中,王蠢愈發的心驚起來,這個陸壓的武技比起自己的功法等級絕對要高明,要不是陸壓身受重傷,可不是他的麒麟圖騰的力量就能壓制的。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