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060 補天石之威

景泰仍舊是不說話,只知道猛攻。舒容頓時陷入抓狂的境地。
  王蠢一副看好戲的心態,他猥瑣的笑了笑,說道:“舒容,你不要在蠢哥面前吹牛了,蠢哥裝逼的時候,你還不知道躲在哪個星球上玩泥巴呢。女媧娘娘的眼界在整個天堂世界,各位面的事多了去了,你不過就是一個沒什么身份地位的族人,在蓬萊死就死了,女媧娘娘哪里有功夫關心你的死活。”
  “你……”
  舒容臉色一變,神色很是復雜。看她這樣子,剛才王蠢隨意叫喊的話,似乎說中了一部分事情。
  “哎喲,被蠢哥說中了?蠢哥真是聰明的不要不要的。”王蠢的笑容頓時更加猥瑣了,他的目光忍不住在舒容那不斷起伏的小胸脯上多看了兩眼。
  舒容喝道:“王蠢,當初是景泰去圍殺的你,你要還是男人的話,便該銘記這個仇恨!你幫我殺了景泰,這蓬萊我便許你為王!”
  面對舒容這極具誘惑力煽動力的話,王蠢只是回了一個哈欠。
  舒容知道自己的激將法沒有任何用處,當即又對景泰喝道:“景泰,你現在要是住手的話,以前的過錯我既往不咎!要是敢違背,我便從天堂墜入地獄!”
  舒容能說出這番話來,說明她是真的急了。
  景泰終于是開口了,但說的話卻無比的刺激著舒容,他沉聲說道:“我兒翎羽被殺,我在天堂就算是千秋萬業,那又有何意思!”
  王蠢說道:“舒容,蠢哥陪你玩玩。”
  他忽然也是縱身而起,朝著舒容沖去。
  本來舒容對陣景泰,已是倍感壓力,如今王蠢再來,她的形勢更是急轉直下。
  轟!
  王蠢變身猛男,赤熱的白光從他的日月銅光鏡上打出去,這一次雖然沒能激發出量子磁場的能量,但這純粹的法器攻擊,已是驚艷眾生。
  圍觀眾人一片驚呼,在他們看來,舒容這次是必死無疑了。舒容的結局毫無懸念,他們只是想不通,景泰和王蠢怎地成了聯手的伙伴?
  大家都隱隱感覺到,在那個神秘的禁地中,怕是發生了什么驚人的事情。
  就在大家以為形勢已定的時候,忽然又有了變故。
  轟!
  舒容忽然變身了!
  “啊!”
  伴隨著一陣嘶厲的吼叫,舒容的身體中忽然蕩出一大片的白色光暈。這種白色光暈上蘊含著強大的能量,使得景泰和王蠢都無法靠近。
  “你們以為你們能打敗我們女媧族人嗎,那真是大錯特錯了。”
  舒容猙獰的笑著。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她也沒有什么好保留的了,將自己的殺手锏給祭出了。
  眾人震驚的看去,透過那層光暈,可以看到舒容的身體在快速的變大,最后數倍于先前。什么衣服和胸甲都撐破了,舒容變成了一個大蛇的模樣。
  人首,蛇身!此時體形巨大,更給人無以倫比的視覺震撼。
  “蛇精!”
  王蠢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葫蘆娃》中的蛇精,現在舒容和蛇精還這是像,只不過舒容的胸部好像小了點。
  嗯,是的,的確是小了點。王蠢忍不住多打量了兩眼。
  女媧族人展現出了自己的本體,卻讓人難以接受,人群中一片嘩然。
  “女媧族人怎地會是一條蛇……”
  “這到底是仙還是……妖?”
  在眾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時,舒容便發動了新一輪的攻擊,她大吼一聲:“女媧補天!澤被千古!”
  嘩!嘩!嘩!
  以舒容為中心,周圍天地間產生層層氣爆,就像是波濤一般,蔓延至景泰和王蠢。
  景泰和王蠢不得不用法器全力去迎!
  王蠢叫道:“少在蠢哥面前裝逼,什么女媧補天,澤被千古。造人的功勞也有盤古大仙的一份,怎地全部被女媧占了?”
  盤古,是父系社會最高的神,女媧則代表著母系社會。父系社會和母系社會的沖突和更迭,正印證著盤古和女媧之爭。在這場爭斗中,盤古和女媧兩人有勝有敗,盤古成了開天辟地唯一的神,而女媧將造人的功勞全部據為己有……
  砰砰!
  王蠢觸動日月銅光鏡,接連猛轟。雖然暫時還沒有危險,但是他能清晰感應到這層層氣爆的威力,舒容這么一變身,威勢增加太多了。
  景泰喝道:“我們堅持下去,便能殺了她!”他看準了舒容的勢頭不能持久。
  這時,舒容又來了新動作。
  高舉著一個能量晶核,釋放著女媧族的絕頂秘法!
  嘩啦!
  能量晶核光輝釋放,將周圍一大片的空間全部籠罩在內,很多人都被這股神秘而故意的力量影響到了。
  最前排的那些人忽然就改變了模樣,面容變得猙獰恐怖起來,雙眼泛著血紅的光芒。他們的衣服裂開,裸露出土色的身體。看起來就像是泥人一般!不斷有地面上的泥土掀起,貼在大家的身上,這更加深了“泥人”的威力。他們身上的氣勢已完全不同,無論是力量,還是心智,都被舒容操縱了。
  舒容施展這一招并不容易,她的身體顫抖著,似乎一根竹竿,隨時都有折斷的危險。
  不過這一招畢竟是施展成功了。
  “出!”
  隨著舒容一聲略帶低沉的叫吼,那些被改造的人蜂擁而入,朝著景泰和王蠢撕咬過去。
  這些人一波又一波,就像是潮水一般,誓要將景泰和王蠢這兩塊頑石給撲滅了。
  “造人之術?”
  王蠢心中一驚,這些人被舒容變作了泥人,沒有了思想,沒有了自我,只是一個聽話的木偶。
  上古神話中所謂的女媧造人,描述的便是捏泥造人。可王蠢根據舒容這個女媧族人的表現來看,卻越來越覺得,傳說中的捏泥造人是假的。也許是女媧和盤古的一場大戰,女媧為了打敗盤古,然后利用秘術,將那些完好的生靈變作了受他操縱的泥人,去攻擊盤古。而流傳下的傳說略有變動,將捏泥造人描述成了不一樣的意義……
  王蠢連忙搖頭,他都不敢想象下去了,在那些耳熟能詳的神話和歷史中,原來大部分都是騙人的。
  轟!轟!轟!
  景泰在奮力的抗擊著,他的法器覆滅了一個又一個的泥人,但是每一個泥人在臨死前,都會發生自爆,都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力量消耗。重要的是,泥人源源不斷,如同飛蛾撲火一般。仙王宮中所有的人都成了舒容操縱的傀儡。他最后就算不被舒容打敗,也要活活累死。
  景泰重新見識了女媧族人的厲害,這一招“捏泥成人”實在兇猛,比之傳說中的“撒豆成兵”似乎還要詭異!
  “不要再來禍害我的子民!”景泰發出了痛苦的吼叫。
  在這場斗爭中,對他而言,永遠沒有勝敗。他親手殺死的,都是他蓬萊的子民……這種廝殺的感覺,是如此的難受。
  在他的眼中,舒容就像是一個魔鬼般,在用慘無人道的辦法,折磨著他的內心。
  人群后面的那些人暫時還沒有變成泥人,但這個時候也被力量困住,沒有辦法逃跑。他們呆呆的看著施展秘法的舒容,驚顫的叫道:“女媧族人……到底是仙是妖?”
  是的,從表面上來看,舒容和妖又有什么區別?擁有著蛇精的兇惡面貌,所做之事又是禍害蒼生……也許,地獄中的惡人也比不過舒容吧。
  王蠢的形勢和景泰一樣,他的腦袋更清醒,知道要是任由這般下去,他就完蛋了。
  忽然之間,想到了一個東西。
  “舒容,你這小小能量晶核算什么,蠢哥讓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能量!”
  王蠢也高舉出了一個東西。此物光彩熠熠,像是上天之眼。
  正是補天石!
  據《淮南子?覽冥訓》載:“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墬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宋梅堯臣《苦雨》詩:“灑盡天漢流,蒸爛女媧石。”
  相傳,女媧補天,剩余一顆五彩石。女媧曾為了救自己病故之愛女,將自己萬年修為貫注于這顆剩余的五彩玉石上,自此該靈石就具有特別之力。
  一直以來,王蠢都不知補天石的具體作用,無法窺探到里面的奧秘。如今是個機會,他決定試試。
  也想學著舒容的樣子,激發著補天石。然而不用他多做什么,只是將補天石高高的一舉,便顯現神跡。
  嘩!嘩!嘩!
  空間中的中心轉移到了補天石這邊,周圍所有爆發的能量,統統都被補天石吸收了,那些泥人身上的泥巴脫落,恢復了原本的面貌和心智。
  天地間神奇無邊,任何事物都敵不過補天石之光華。
  王蠢也完全呆住了,他的本意只是試一試,沒想到補天石竟真的被觸發動了!
  “牛逼啊……”
  手握著補天石的王蠢,更能感覺到補天石的成長,隨著這些力量的涌入,補天石也發生著巨大的變化,里面的東西被不斷喚醒。
  舒容那邊,已陷入到崩潰的邊緣。自補天石一祭出,她便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抽空了一般,身上的能量竟不由自主的朝著補天石那邊狂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