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58 仙王回歸

兩人進了城門,里面的情況更是不堪,很多處都有神靈在交鋒,更看到一個修為高強的神靈,將一個相較弱小的女神靈給按倒在地上,進行著強暴。
  這哪里還是天堂世界,分明就是地獄!
  景泰仙王面色如鐵,一身白衣勝雪,和王蠢聯袂行進,一路往無雙殿中行去。
  因為太過混亂,居然沒有人發現景泰仙王和王蠢。
  路邊皆是混亂一片,來往神靈穿梭不斷,還有受驚的神獸橫沖直撞,一片烏煙瘴氣。行到一半,前面倉皇奔來一支隊伍,嘶喊著往這邊奔來,再遠處吵雜聲一片,刀劍之聲不絕,隱隱能看見是另外一支隊伍在追擊。
  “都給老子閃開!”前面的部隊快退過來,其中一個神靈看到前面景泰仙王和王蠢二人,連聲呵斥,他跑在最前面,手中已經是舉起了大刀,若是王蠢和景泰不及時閃開,他隨時準備給兩人來上一刀。
  “還不閃開!老子劈了你們!”這神靈舉刀便來砍,手卻在空中凝固,緊接著連人帶刀都飛了出去。
  景泰仙王打飛這人之后,停止了腳步,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著前面來人。
  “哪里來的人敢打我們左靈部的弟兄!”其他神靈都是紛紛怒喝,不少人已經是舉刀砍了過來,景泰仙王眼睛眨都不眨,仍舊是冷冷的看著過來的眾人。
  “都給我停下!給老子住手!”忽然一聲驚慌的大喝,一個騎著白澤神獸的靈仙匆忙往這邊趕來,他生怕自己認錯了,眼睛緊緊的盯著景泰仙王,身體越來越震顫。
  “仙王……”靈仙顫抖的下了神獸,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泰仙王,渾身巨震。
  靈仙這句話讓周圍所有人都沸騰了,立馬便靜了下來,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景泰仙王,心全部都提到了嗓子眼。
  景泰并沒有回答這靈仙的話,只是冷冷的看了這靈仙一眼,說道:“我記得你是蒙治門下的,好像叫做修敬是么,你是怎么管束你的手下的,居然在南望城這般橫沖直撞。”
  修敬聽到景泰仙王的回話,已經完全確定了景泰仙王的身份,他全身顫抖個不停,說道:“是……是天靈部的人先打我們的……現在還在追著我們……”
  他心中太過震撼,以至于語無倫次,他根本就不敢再看景泰仙王的眼睛,低著頭顫聲說道:“仙王……您……您不是……”
  說到一半,卻又不知道如何說下去了,生怕一個說錯惹惱了景泰仙王。
  “他們都說我死在禁地中了,是么?”景泰仙王冷冷說道。
  “是……是……是王宮那邊說的……屬下糊涂,輕信了謠言……”
  景泰仙王冷哼了一聲,說道:“他們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墜落到禁地了,不過還死不了。”
  修敬一個錯愕,呆呆的看向景泰仙王,有些搞不明白,既然墜落到禁地了,那怎么可能生還。
  “你們希望我死在禁地里面嗎?”景泰仙王的聲音加大了一分。
  “萬萬不敢!”修敬惶恐,連聲說道。在景泰仙王的積威之下,他根本不敢絲毫違逆。
  這邊修敬和景泰仙王對話著,那邊恐慌卻已經在人群之中蔓延,驚人的消息便像是瘟疫一般,傳播的度越了人的想象。一雙雙眼睛都爭先恐后的往前方望來,整個巷道似乎都凝固了一般,人們陷入了絕對的死寂之中。
  后面交戰的神靈也漸漸的聽到了這個驚人的消息,連忙罷手,不一時,十幾個神靈簇擁著一個髯須漢子匆忙趕了過來,髯須漢子一看到景泰仙王,太過震驚,竟然從神獸上摔落下來,他卻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顫抖著站起身子,便往景泰仙王這邊走來。
  “仙……仙王!”髯須漢子緊緊的看著景泰仙王,忽然間竟而是淚流滿面,他顫聲說道:“仙王,屬下便知道你不會有事的……便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景泰仙王沒有半分的感觸,只是冷冷地說道:“羅光,看你將手下的人都帶成什么樣子了!”
  羅光連忙放開手來,筆直的站起了身子,向景泰仙王行了一個最高的禮節,大聲說道:“是!”
  他臉上淚涕橫流,卻沒有任何的滑稽感,反而是眼神中的堅定十分的震懾人心。
  “卓婭呢?她在哪里?”景泰仙王問道。
  羅光大聲答道:“稟仙王,卓婭大管家仍在無雙殿上!”
  景泰仙王聞言之后不再答話,叫上了王蠢,兩人往無雙殿上行去。
  “仙王!”羅光沒想到景泰仙王說走便走,不由驚聲叫道。
  “對了,還有。”景泰仙王冷冷的看過來,說道:“羅光,你給我向各路神靈傳話,讓他們各安其職,不許再出亂子。他們若是不聽調遣,你只需和他們說我回來了。”
  “是!”羅光大聲應道。
  景泰仙王和王蠢繼續往無雙殿上走去,后面卻跟了一支部隊,卻是羅光派來的,卻是怕路上有人不長眼睛觸怒到了景泰仙王。
  景泰仙王回來的消息像是插上翅膀的鳥一般在城中迅的傳播,混亂不堪的南望城一下子便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任何的廝打之聲,所有的目光都投向無雙殿的方向,
  無雙殿這邊卻是已經得到了羅光命人傳來的消息,景泰仙王還未到,卓婭便已經帶著人出來迎接,卓婭最是激動,一把便跪倒在景泰仙王的面前,悲泣道:“仙王……仙王……”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想要說出來,卻是哽咽著說不出來。
  景泰仙王對卓婭的語氣要明顯溫柔一些,扶著卓婭站起身來,說道:“卓婭,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哭什么。”
  卓婭卻依然是哭泣不止,哽咽地說道:“仙王,我對不起您……”她想起即將要告訴的事情,心中更悲。
  “好了,我們先進去。”景泰仙王向王蠢示意了一下,又拉著卓婭進了無雙殿。
  似乎是出自內心深處不想面對翎羽的緣故,景泰仙王并沒有急著去仙王宮,甚至沒有問起任何有關翎羽的事情,他只是命人準備好了一切,先洗浴一番,又重新整理好了衣物,這才慢慢的走出了房間。
  王蠢乃是景泰仙王親自帶過來的,在無雙殿中受到了最高等的待遇,他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后,有一種自肺腑的暢快。他對景泰仙王的心性再了解不過,知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景泰反而不敢面對翎羽。
  “且看看他如何處理。”王蠢也不干涉。
  然而要面對的終究要面對,經過漫長的等待之后,卓婭終于等到了景泰仙王的再一次召見。
  “羅光可前來復命了?”景泰仙王靜靜的問道。
  “羅光真人來過了……說是城中和仙王宮里一切都穩定了下來。”卓婭回答著景泰仙王的話,話語卻帶著哽咽,她雙眼含淚看了景泰仙王一眼,欲言又止。
  “穩定了便好。”景泰仙王目光一陣抖動,心中涌起一股強烈的沖動,想要讓人將翎羽押過來,然后他厲聲質問翎羽背叛之事,這股強烈的**在禁地之中他不知道渴望了多少次,然而當這件事情現在可以實現時,他卻又如此的怯懦,他害怕面對著那個毫不留情背叛了自己的兒子!
  卓婭的哭聲卻是愈大,她終于再也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朝景泰仙王跪了下來,悲泣道:“仙王,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這話卓婭先前已經說了一次,那個時候景泰仙王并沒有任何的在意,這個時候卓婭再次鄭重的說出,景泰仙王心中猛的一跳,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他問道:“卓婭,到底生什么事情了?”
  卓婭悲泣越大,淚眼朦朧直直的看著景泰仙王,顫聲說道:“仙王,翎羽王子他……他……”
  景泰仙王一聽到“翎羽”兩字時已是渾身一顫,嘶啞著聲音問道:“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