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47 狼子野心

“仙王!”
  “大王子!”
  神靈們的驚叫聲一片,剛才不過須臾之間,場中發生的變動卻實在是太過劇烈,他們的心一次次的被提起,如今看到了現在這么一番情景,更是呆立當場。
  忽然前面涌現出一股吸力,眾人心中都是一驚,下意識的連忙后退,全部蹲了下來,同時法器全部插在了地上,他們的手緊緊的握住著法器。
  在一片驚懼的目光中,王蠢三人被吸力吸入了缺口的漩渦之中,眼前的青色光華越來越盛,王蠢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墜入缺口之中,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底下一眼根本看不到邊,可怖一片,墜入其中能不能活下去是個十分緊要的問題!
  “老子可不想這樣落下去!”
  現在到了這最后關頭,他什么也顧不上了,頓時將自己的底牌給輪番打出來。先是祭出盤古石斧,然后是召喚出小黑和吞星獸。
  然而震驚的發現,空間戒指被封住了,沒有任何的動靜!
  這神秘的結界力量在壓制著空間戒指!
  底牌打不出,身體飛也飛不了!
  王蠢心中那個后悔啊,早知道就早早祭出底牌了。
  忽然之間,身體忽然一滯,就在堪堪要被吸入缺口的緊要關頭,三人的身體居然便這樣停在了半空中,所有人都忍不住大聲叫出聲來,卻是景泰仙王右手全力一揮,已經是將手中的法器直沒至把,插入到旁邊的崖隙之中,這才堪堪阻止了下墜的事態。
  如此一來,便成了三人懸掛在崖邊的情況,景泰仙王最上,王蠢居中,凌-鋒最下,三人的手都是緊緊的握住所能抓住的一切,不敢有半分掉以輕心。
  周圍的結界力量狂暴,炸出一波波能量,對旁邊的人產生著未知的傷害。
  生死頃刻,他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處!
  景泰仙王這一下雖然是暫時避免了墜落,但是情勢根本不容樂觀,漩渦處產生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巨大,狠狠地將三人往下拉扯著。景泰仙王的右手已經有壓抑不住的顫抖,他拼命運足了全身的力氣和漩渦之力對抗著,額頭上都出現了冷汗,他緊緊咬住著牙關,過往生命賦予了他堅硬如鐵的意志。
  底下凌-鋒驚慌的聲音傳上來:“抓緊法器!抓緊法器!我不想死!”
  恐懼籠罩在了上空,凌-鋒的吼叫并沒有讓景泰仙王驚慌,只是右手處傳來的石土顫抖聲卻讓景泰仙王心中猛得一驚。
  直沒至柄的法器竟然也挽救不了三人的性命!
  崖隙開始松動著,法器如同蠕動的蠶蟲一般漸漸抖落出身軀來,動作雖然緩慢,但是結果已經是注定!
  情況再次陷入了混亂之中,景泰仙王大聲吼叫道:“快來人!用法器穩住崖頂!”
  景泰仙王的命令下達,神靈們們一下子便回過神來,他們所處的位置被崖頂擋住了一角,隱隱能看到景泰仙王那邊的情況,沒有想到景泰仙王竟然并沒有陷入到缺口之中,心中都是大喜,同時他們也明白這時也是個緊要關頭,當下紛紛匍匐著往前行進,要前去營救景泰仙王,只要讓數十把法器密密的將崖頂穩住,景泰仙王那柄法器便不會落出來!
  只要在這個當口穩住了形勢,等著缺口閉合的時候,景泰仙王三人便能逃的性命!
  景泰仙王的安危壓在心頭,神靈們都是竭盡全力的往前爬去,他們手中已經催動靈力,以便等會兒操縱法器。
  身后的翎羽一直都是呆呆的看著眼前的變動,在這個緊要的關口,一個不可遏止的念頭猛地出現在他的心頭。他拼命的搖了搖頭,但是這股念頭卻始終揮之不去,反而越來越旺盛,他一直看著前方的瞳孔忽然急劇的收縮,目光中閃著一股可怖的狂熱之色!
  “大家快去救仙王!”旁邊蒙冶在大聲的叫喊著。
  忽然聽得“颼”的一聲,卻是翎羽已經是突然祭出了法器,他一手拿捏住法器,一手攀爬在地上,往崖頂快速的行去。
  “都讓開!讓開!我要救我父王!”翎羽奮力的吼叫道。
  神靈們都紛紛給翎羽讓道,心中想道:“二王子最得仙王寵愛,對仙王的感情自然是最深的,如今二王子一見到仙王遇難,難怪這般拼命了,也不怕自己被吸過去……”
  翎羽當先沖入到崖頂之上,這個時候缺口已經閉合了不少,漩渦的力量比之剛才削弱了不少,再沒有了剛才洶涌爆發的威勢,翎羽雖然是處在崖巔處,但是只要不站起身子來,便不愁被卷下去了。
  漩渦的威力在驟減,翎羽心中卻沒有絲毫的高興,相反的,他心中帶著深深的恐慌,他探出頭去,向下面看去,只見下面景泰仙王的那劍已經是落出了半個劍身,好在這個時候漩渦之力在慢慢的減小,劍器蠕動的速度減慢,只要不再起意外,景泰仙王三人倒也能堪堪撐至缺口閉合的時候。
  身下的景泰仙王看到了翎羽當先探出來的臉龐,心中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激動,夾雜著欣慰,心中想道:“自己終歸沒有白疼小兒,終究還是翎羽最孝順,一見到我出事,便當先沖了過來相救。”
  翎羽同樣深深的看著底下的景泰仙王,與景泰仙王的思想截然不同的是,他心中一股熊熊的欲望在燃燒著,直要沖破胸膛,不知不覺間他已經伸出了拿捏住法器的右手,目光明明滅滅。
  下面的人是他至親之人,血濃于水,但是只要這人消失,他將是蓬萊位面真正的主人!再沒有人能管束他!再沒有人能凌駕于他之上!
  雖然說他最受景泰寵愛,一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畢竟只能仰景泰鼻息,很多事情他都做不了主……要想為所欲為,只能成為蓬萊的第一人!
  無窮的誘惑讓翎羽整個心血都沸騰了,他目光中閃著深深的邪念,如同中了魔障一般,模樣甚是駭人,景泰仙王察覺到了翎羽的異樣,他從翎羽狂熱、毫不收斂的眼神中似乎能讀懂什么,他正要說些什么,翎羽卻已經是不再給他任何的機會。
  翎羽的臉龐上堆積出一個冷冷的笑容,忽然提劍一揮,已是削碎了景泰那柄劍賴以穩固的石土!
  轟隆!
  一堆細石和泥土跟隨著法器猛地往下墜去,近在面前的缺口漩渦展現出最后的力量,景泰仙王三人再沒有了任何的依仗,直接墜入到缺口之中去。
  “啊!”
  凌-鋒和王蠢兩人都是大驚失色,大喊出聲來,景泰仙王卻是面如死灰,對即將要面臨的死亡竟然毫不在意,他的眼睛仍舊是直直地看著崖頂的翎羽,目光中飽含著一種極度復雜的情感,混雜著痛苦、失望、悲慘以及不敢相信。
  在劇烈的尖叫聲中,三人一起墜入了缺口之中,跌入萬丈懸崖之下。青色的光暈淡淡的流動著,意外展露的缺口緩緩的閉合起來,周圍再無任何波動,神秘的結界又恢復到平靜的模樣。
  “仙王!王兄!”
  翎羽轉身痛哭著,心中卻沒有任何的悲傷,反而是一片狂喜,他親眼看見了缺口的閉合,任是再功力高絕的人,也無法沖出這禁地,里面的人絕對是個必死無疑的結果。
  凌-鋒和景泰仙王一死,蓬萊內將再沒有他忌憚的人!
  已經可以這般說,在剛才成功的一擊過后,他翎羽已經是蓬萊真正的主人!蓬萊所有的人都將對他俯首帖耳,對他的命令不敢有絲毫的違背!
  心中過度的喜悅使得翎羽的眼中根本擠不出半滴淚水出來,他只能是雙手掩面,喉嚨口發出模糊的哭喊聲,他想要讓戲做的更足一些,剛站起來的身子又因為“太過悲傷”而跌倒在地,他趴在地上反復叫著景泰仙王和凌-鋒的名字,叫道:“我晚來一步……沒能拉住你們……是我對不起你們……”
  “仙王……被吸進去了?”
  山頂上已經是混亂到了極點,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事實,凌-鋒的隨行并沒有讓他們有著太過的恐慌,然而景泰仙王的身死卻讓他們心膽俱寒,不知所措。
  仙王便這樣死了?二王子這般拼命去救,也沒能挽救到仙王?
  驚慌的吼叫在人群之中擴散,他們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紛紛奔至崖頂,俯視著身下,身下卻只有神秘的結界散發著淡淡的青色光華,似乎從來就是這般平靜,剛才出現的一切都只是虛幻。
  “仙王……”
  眾人齊聲悲鳴,心中一片茫然,在沒有仙王英明領導下的蓬萊將走向何方,沒有人知道答案。
  翎羽努力的想要讓自己沉入了這片悲傷的氛圍當中,但是始終無法成功,他費盡心力依舊是不能擠出半滴的淚水。他心中大喜的同時,也對景泰仙王強大的影響力感到深深的恐懼,要是讓別人知道乃是他害死了景泰仙王,怕是要大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蒙冶已經走到了翎羽的面前,說道:“殿下不必太過悲傷,仙王雖遭不測,但是殿下您還要為蓬萊主持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