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43 感應宇宙奧妙

此時王蠢的心中卻卻震驚異常,他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景泰仙王。
  沒有人能感受到王蠢剛才的震撼,剛才他紅紋劍的力量剛剛迸發而出,竟然被景泰仙王隨隨便便兩招便阻止了下來!
  這是何等的功力,竟然高絕于此!
  果然是靈仙巔峰期的高手!距離天仙只有一步之遙!
  王蠢冷冷說道:“仙王倒是說得好,我這才受邀,乃是為了議和而來,蓬萊便是這樣對待使者的嗎?”
  翎羽說道:“不過是比試,何謂挑釁!”
  王蠢說道:“是不是挑釁,大家難道都不知道嗎?”
  翎羽還待再說,景泰仙王已是打斷道:“閉嘴!”
  翎羽當即不敢再說半句,神情恭敬。
  “犬子年少任性,讓客人見笑了……”景泰仙王依然是平靜的說道,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王蠢尊者請放心,議和一事絕不動搖,具體商榷之日再行定奪。”
  在景泰仙王的威勢下,眾人各自回到了位置上,但是心中都留下了一些驚異的東西。
  王蠢心中的震驚漸漸凝結下來,他慢慢收斂住自己的心神,又飲了一杯酒,朗聲說道:“仙王,議和之事不宜久拖,還請仙王明示具體商榷之日!”
  王蠢這話一出,大殿中忽然有一陣寂靜。景泰仙王剛才已經說了議和之事要日后定奪,這已經說的再清楚不過了,王蠢居然還逼問,這話卻是正截了當的觸撥景泰仙王的威嚴了。在他們所知中,何曾有人敢頂撞景泰仙王半分?
  百雙眼睛都在仔細觀察著景泰仙王的反應。
  景泰忽然微微抬起頭來,目光掃過眾人一眼,最后在王蠢臉上停頓,他眼中明顯的閃過一道輕視之色,淡淡的道:“尊者便這樣被嚇破了膽子么,連幾天都等不了?”
  王蠢毫不示弱的回視著景泰仙王,嘿嘿一笑,說道:“事情完了好收工啊。”
  凌-鋒說道:“王蠢尊者,你也不用擔心,一切事情自有仙王做主,王蠢尊者只管在宮內好生住著,等待著消息便是。”
  “尼瑪,老子要不是沖著無上仙道,鬼才來這鳥地方。”王蠢心中暗罵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宴會散了,王蠢回到自己的住處。夜深了,他盤腿入座,將靈識全部沉入到腦域中,全力催動,細細感應著。
  這個狀態持續了很久……
  “有戲!”
  王蠢心中一緊,卻是感應到了一個東西。
  某個東西正朝著他釋放著信號,在默默召喚著他,讓他去探尋宇宙大爆炸的秘密。
  這正是他想要的!
  “在哪里?”
  王蠢心中一緊,他再度去探尋,便要搞清楚那個方位。這個信號忽然就斷了。他本來大開的腦域重新縮了回去。
  “不是吧!”
  王蠢無語至極,眼看就要探尋清楚了,誰知道信號忽然斷了。這不是耍他嗎。
  抱著不拋棄不放棄的念頭,王蠢努力沉住心神,繼續探尋著。在一個時辰之后,那個信號又出現了,王蠢連忙去感應,但還沒感應出大概的方位,信號又離奇的消失了。
  “搞什么鬼!”
  王蠢有些焦慮,不過也沒有任何辦法。后面繼續感應,那個信號索性都不出現了,將王蠢氣的差點沒吐血。
  “這是怎么回事?”
  王蠢緊緊的一咬牙,他現在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當初他的直覺沒有錯,有關無上仙道的秘密就在蓬萊。只是具體要去哪里找尋,就實在難說了。
  他決定在南望城多待幾天,從天華大戟的線索上入手。
  當天晚上,景泰仙王遣人給翡翠閣送來了十個女子,來伺候王蠢。這十個女子個個都是花容月貌,比之歐陽媚媚之輩也不落下風,而且骨子里都是偷著一股嫵媚的味道,說話也是溫柔軟語,只要是個正常男子定然都受不了。
  王蠢如今雖然是憂心忡忡,但是忽然看到這是個嬌滴滴的美女,眼前也是一亮,暗道自己在天堂艷福不淺啊。不過這時他以大局為重,一心要探尋無上仙道的秘密,對于這種事情不想浪費精力,于是推掉了。
  負責帶人來的小仙勉強笑了笑,道:“乃是仙王相送,只是用來伺候王蠢尊者的起居……”
  王蠢摸了摸腦袋,說道:“你去和景泰仙王說聲,他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些女子你便都帶回去。”
  其實他心里也有些可惜。
  小仙為難地道:“這……不太好吧……”
  一個女子幽幽說道:“尊者,你嫌我不美么……”
  “美是美,不過還是得走。”王蠢難得的做了一回正人君子,發現做正人君子這種事情不是很適合他。
  小仙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不再說話,向王蠢行了一禮,便帶著眾女離去。
  眼看著一群絕色仙女離開,王蠢不禁暗自嘆息,剛才一幕讓他意識到,這所謂的天堂,弱肉強食更勝俗世,哪怕是飛升當了仙女,只要略有姿色,也要侍候一些強者,不能有絲毫違逆,根本就沒有個人的自由。
  凌-鋒這個大王子的情況,比王蠢想象中的還要不妙。
  在第三天的時候,王蠢有幸見證了蓬萊一個偉大的時刻,那就是景泰仙王決定,要立翎羽為太子!
  “立太子?”
  王蠢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是很震驚的。不過隨即一想,又釋然了。
  這么多年過去了,景泰仙王偏寵第二個兒子翎羽不是什么一天的新聞了。王蠢早就聽說了一個事情,據說在凡人時,景泰的修真秘典都只傳授給了翎羽一人,凌-鋒是沒有份的,凌-鋒是自己靠著艱苦的修煉,以及一些奇遇,才最終飛升,前來天堂世界尋到景泰和翎羽。
  本來凌-鋒以為飛升到天堂世界,便可以向景泰證明自己了,等待著他的還是失望。喜歡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景泰就是不喜歡凌-鋒,不管凌-鋒付出過多少。景泰就是寵愛翎羽,盡管翎羽不如凌-鋒孝順。
  這一次是因為舒容的到來,加劇了立太子的進程。翎羽長袖善舞,據說討了舒容的歡心。景泰見到舒容支持,于是便趁機將翎羽立為太子了。
  在盛大的封冊典禮上,王蠢也出席了。他看到了更加張揚跋扈的翎羽,也注意到了默然不語的凌-鋒。他心中明白,在凌-鋒那沉默的表象下,隱藏著滔天的怨氣。
  仇恨的種子,在凌-鋒的心中萌芽。
  偏愛,永遠是原罪!
  “翎羽,望你能好好協助你的父王,為女媧娘娘效力!”舒容威嚴的說道。
  “定不辜負舒容小姐的期望!”翎羽說道。
  “好。”舒容贊許的點了點頭。
  僅僅是當天夜晚,忽然有人來秘密求見王蠢,王蠢心中一緊,當夜便在前堂接見了此人,卻是個內官打扮的中年男子,面白無須。
  “你求見我,所為何事?”王蠢仔仔細細打量了男子一眼,沉聲問道。
  男子看著王蠢,深深地道:“王蠢尊者,我乃是大王子凌-鋒派來……”
  “凌-鋒?”王蠢皺了皺眉頭,問道:“他要做什么?”
  男子緩緩說道:“大王子派屬下來,只是要得尊者一句承諾……”
  王蠢目光漸漸沉淀下來,緩緩問道:“什么承諾,你先說無妨。”
  男子深吸了一口氣,下意識的看了看堂內四周,壓低了聲音說道:“大王子只想要尊者一句承諾……到時南望城大變的時候,還請尊者和仙域神域兩位面都能站在大王子這邊,到時候蓬萊定不會虧待……這是大王子的意思……”
  “大王子的意思?”王蠢心中一緊。
  南望城的風云變幻的如此之快。立太子的事情似乎壓垮了凌-鋒,一直忍耐的凌-鋒終于不想忍耐了,決定孤注一擲。
  “不過南望城亂了也好,亂了蠢哥才有機會啊。”王蠢想道。
  “是的。”男子鄭重答道。
  王蠢深深看了男子一眼,緩緩說道:“你們敢對付舒容嗎?舒容可是天問之域的使者。”
  男子聽到舒容的名字,身軀不由自主的一震,他咬了咬牙,說道:“舒容小姐也并非只認定翎羽一人,到時候大事一定,舒容小姐別無選擇,自然能接受大王子的……”
  “可是景泰仙王和翎羽也不是好對付的啊。我知道你們大王子在蓬萊有一部分高手支持,不過只怕實力不夠。”王蠢沉吟說道。
  男子額頭上不知不覺已經涌上了一片汗水,他硬著頭皮說道:“我們出其不意,能謀劃成功的……”
  王蠢直視著男子的眼睛,緩緩說道:“那要是失敗了?你們該如何?”
  男子身軀一震,咬著牙道:“也許會失敗,但要是不試,大王子豈不是要任翎羽欺負一輩子,永無翻身之日!這些年,你根本不知道大王子是怎么過來的。”
  他又緊緊的看著王蠢,激動的說道:“這事絕不會錯,大王子只是想要尊者一句承諾,事成之后,蓬萊便是尊者永遠的盟友!”
  “不過我暫時不會幫助任何一方的。”王蠢可不做虧本的買賣,現在支持誰都不好。
  男子頷首道:“那是自然,到時尊者保持中立即可……不過尊者也請放心,這事情早便謀劃清楚,絕不會出差錯!”
  “但愿如此吧……”王蠢緩緩點了點頭,這場變動對他也是有利,他心中也有些期待了。
  因為凌-鋒遣使到來,使得王蠢心中又混亂了一些,南望城復雜的形勢進一步展現在王蠢的面前。凌-鋒和景泰仙王勝算難料,蓬萊位面的在不久之后即將如何,無人可以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