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31 毒藥

“助紂為虐!”王蠢淡淡說了一聲后,不再說什么,拉著洛雪,依舊是緩緩前進。
  “殺!”姚童大叫了一聲,當下和李長老等五人從六個不同的角度刺向了王蠢的要害。
  眾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沒有想到好好的一場婚禮竟然會演變成這般生死拼斗的情形,他們驚駭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然而他們的目光還沒有擴散開來,便見一陣血肉橫飛,馬上詹臺和王漢朝也加入到戰團中,一柄柄法器迅疾射出,已經將包括李長老在內的五個沖霄閣弟子盡都砍斷一臂。
  連聲的慘叫,五人紛紛跌倒在地,另一只手緊緊抱著傷口處,臉上慘白一片,痛得幾乎要昏眩過去。
  根本沒有人來得及去看地上五人的情況,眼前藍色光芒極度耀眼,王蠢日月銅光鏡連閃,戰技飛濺開來,姚童根本無法閃避,元嬰和內丹的地方傳來了錐心的疼痛,他立馬倒在當場,四肢亂竄,想要掙扎開來,卻萬分做不到。
  “你將我們門主怎么了?”李長老驚聲問道。
  王蠢平靜說道:“我破了他的元嬰,廢了他全身的功力。”
  一劍之威,竟凌厲至此!倏忽之間便奪去神域頂級大派沖霄閣主姚童的全身功力。
  眾人驚顫了雙眼,畏懼的看著臉色冷峻的王蠢。
  前面依然有人攔住去路,卻是一隊夜洞府子弟圍在前面。夜天真人緊緊看著王蠢,沉聲說道:“王蠢,你當真要在我夜洞府的地盤上鬧事。”
  王蠢說道:“我不是鬧事的人,我只是要帶走自己的女人。我說的是什么意思,我相信你們心里都懂。”
  “王蠢,你不要太囂張。”夜天真人沉聲喝道。
  王蠢說道:“總之我人是帶定了。我王蠢平常時候好說話,但真要有人爬到老子的頭上,老子也絕不會客氣!不怕死的,問一問仙域那些高手是怎么被我打服的!”
  夜天真人緊緊的咬著牙,沒有應聲。
  王蠢面無表情的看了眼前眾人,冷冷問道:“夜天真人,你當真要攔著我嗎?”
  夜洞府子弟心中都是驚駭,卻不敢后退,不約而同都是向身后夜天真人看去。夜天真人目光明明滅滅,終于還是不敢現在就和王蠢這兇神翻臉,他重重點了點頭,夜洞府子弟如釋重負,紛紛退下。
  王蠢冷笑一聲,拉著洛雪,緩緩出殿。王漢朝和詹臺兩人成護衛的態勢,緊緊隨著王蠢離去。
  王蠢走后,眾人仍舊呆呆的看著王蠢離去的方向,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這個年輕男子到底有著何等的魅力,竟然能讓王漢朝這樣的人才誓死相隨!竟連師妃仙子威嚴都不放在眼里!
  經此一戰,王蠢名聲如日中天,所有人都爭相傳頌著他的事跡。
  只為紅顏,一怒沖冠,無視師妃仙子,鋒芒畢露!
  這是何等的快意恩仇!何等的暢快淋漓!
  此夜,海花島無眠。
  這夜之后,一切似乎又都恢復到平靜,師妃仙子并沒有問罪于王蠢,卻也沒有召見他商量結盟一事。溫風仙居之人都感到周圍一陣詭異的靜謐。
  “王蠢,你猜測的沒錯,師妃仙子只是想要試探我們,暫時還不敢和我們徹底翻臉。”王漢朝對王蠢說道。
  “但他們敢拿我王蠢的女人開玩笑,我王蠢豈能饒過他們。”
  王蠢提到“我的女人”時,洛雪的心中感到美滋滋的。不過她還是勸說道:“他們謀害我的事就算了,師妃仙子畢竟是神域的統治者,擁有極大的能量,而且現在法器也是眾多,我們現在還是不要和她正面計較。”
  王蠢冷哼了一聲,說道:“未必就怕了他們。”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王漢朝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對于王漢朝這種寡言少語的人來說,一句話足以表明他的態度。
  “漢朝,還記得當年我們聯手闖入美國13區時嗎?”王蠢笑著拍了拍王漢朝的肩膀。
  “記得。”王漢朝那原本冰冷的臉上,露出一絲溫暖。
  “我們現在還是應小心一些。”詹臺出于謹慎的心態,緩緩說道。
  王蠢不知道的是,在海花島的一個地方已是暗流涌動,一場針對著他的陰謀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劃著。
  “你確定不會有錯?”夜天真人皺了皺眉頭,又重復的問了一遍眼前的弟子木澤。
  木澤的目光中透著狂熱之色,他重重點了點頭,道:“絕對不會有錯的!我隨王蠢出戰過仙域,王蠢對我很信任,只需我將糕點端過去,他們定然要全部中招!”
  “他們會全部吃嗎?”夜天真人謹慎的問道。
  “不能保證全部吃,不過我說一些好話,王蠢應該是會吃的……到時候只要有半數之人吃下了‘軟骨神仙散’,功力盡失,其他一些不過漏網之魚,憑著我們夜洞府弟子英勇,自然是可以輕松解決的。”
  “能有半數吃下便可以了……到時候一舉拿下王蠢等人,法器也盡歸我神域擁有,便不再懼飄渺仙域……反過來,王蠢之事封鎖好消息,仙域那邊得不到一點真相,到時候只需隨便編個理由騙過即可……結盟之事自然繼續。”夜天真人忍不住大笑起來。
  木澤臉帶擔憂,說道:“只是易桐對王蠢還有情義,這點讓我很是氣憤,他居然不顧夜洞府的大義。”
  “易桐的性子我是知道的,就是這么一個牛脾氣,記住了,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到時候由你偷偷在糕點中放藥物,再騙他將糕點拿去給王蠢。”夜天真人當機立斷。
  “好!就這樣做。夜天真人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辜負期望!”木澤正色說道。
  夜天真人一把拍在木澤的肩膀上,說道:“你知你對我忠心,我視你為心腹,有些事情倒也不瞞你……事成之后,易桐的位置便是你的了!”
  “謝過大人!”木澤大喜,連聲說道。
  夜晚。溫風仙居。
  “王蠢公子,這次我前來也沒什么好帶的,聽說你身邊的幾個神靈嘴巴饞,是以特意帶了些好吃的糕點過來,你嘗嘗。這是海花島里最是流行的圣心糕,乃是由海花島上的雪山圣峰中的圣心百合凝結而成,味道甚妙。左丘大仙和詹臺掌門可要嘗嘗!”木澤滿面笑容,將一籃滿滿的圣心糕擺在大堂茶幾上。
  “木澤,我教你的那套九轉天心訣,你練的如何了?”王蠢先不吃,只是關心的對木澤問道。
  木澤一臉感激的道:“多謝王蠢公子將這般絕學傳授給我,我功力初成,夜洞府很多人修煉已不如我。”
  “好使便好。”王蠢點了點頭,有些擔憂的問道:“這些天你們回夜洞府居住,弟兄們可有什么不適?”
  木澤朝王蠢拱了拱手,連聲謝道:“都很好,大家也都很掛念公子呢。”
  “易桐怎樣了?”王蠢問道。
  “都好。”木澤有些心不在焉。
  王蠢緩緩說道:“上次我大鬧婚禮,弄得你們夜天真人心有芥蒂,你們這些曾跟隨我出戰仙域的弟子,夾在中間倒是難做人了。”
  “當初我們的命都是王蠢公子救的,我們絕不會和王蠢公子為敵!”木澤正色說道。
  “如果有天你們夜天真人真和我決裂了,要大戰了,你們幫誰?”王蠢開玩笑的問出這個問題。
  “我們……”木澤言語一滯。
  “行了,我不過開個玩笑,你不用介懷。”王蠢說道。
  這時詹臺和王漢朝也出來了。
  “來,來,不說了,大家吃糕點。”王蠢笑了笑,叫著眾人前來拿糕點,又向木澤叫道:“木澤,來,你也別客氣。”
  木澤連忙擺手,道:“不用了,之前我便吃過了。”
  “這樣呢。”王蠢點了點頭,拿過一塊糕點,便要放進嘴里。
  木澤緊緊的盯著王蠢的動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吃下它!吃下它,一切都將成為定局!
  就在這個萬分緊要的時刻,門外忽然一片吵雜聲,有人前來想報:“王蠢師兄,門外易桐求見。”
  木澤的心一下子便緊了起來。
  王蠢一怔,道:“叫他進來!”
  易桐一跑進來,一眼便瞧見了桌上的糕點,又看到了旁邊的木澤,連忙大叫道:“王蠢公子,這糕點吃不得!”
  剛才一個知道內情的夜洞府弟子說漏了嘴,讓易桐知道了這件事情,易桐在第一時間便不顧一切的沖來。
  眾人皆驚,還沒有回過神來,只見光芒大耀,一旁的木澤已經出劍,直取易桐的要害。
  易桐的功力本是高于木澤,但是剛才正值心神動蕩,木澤又是出其不意,直到木澤的劍幾乎要刺到了他臉龐上,他才反應過來,倉皇之后猛地一個后翻,雖然避過了身上要害處,卻被木澤一劍削斷了耳朵。
  易桐也是狠人,竟不呼痛,他便要祭出自身法器,木澤的第二波攻擊已經飛到,這一次易桐舊力已竭,再難躲閃,眼看著便要被斃命當場。
  “鏘”的一聲,王蠢已然出手,一把便將木澤的法器給打飛了,他扶起易桐,沉聲問道:“這糕點有問題?”
  這邊木澤見殺易桐不成,法器又被王蠢打飛了,當機立斷,翻身一躍,便往門外沖去。
  “啊!”
  木澤一聲慘叫,跌倒在地,抬起頭時只見眼前站立一人,孤傲獨立,卻是詹臺,她冷冷地看了木澤一眼,道:“你做了虧心事嗎?這般怕人揭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