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030 沖冠一怒為紅顏

沒過多久,大殿上便漸漸坐滿了人,都是神域修為高絕之士。夜洞府的首領夜天真人和宮洞府的首領宮凌真人不和乃是出了名的,但此時兩人坐在一起,竟然有說有笑,似乎一點矛盾也沒有。
  沖霄閣主姚童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他神色間帶著一股明顯的哀痛之色,和這婚禮的喜慶氣氛渾然不搭調,他注意到了王蠢的到來,目光不時望來,一片仇恨陰冷之色。王蠢心中料定大概是自己殺浩宇和碧容的事情已被姚童問到了,不過他也不懼姚童,目光回視,針鋒相對。
  夜洞府乃是師妃仙子的嫡系,并且夜華真人更是師妃仙子的親信,但令人意外的是這次婚禮師妃仙子沒有來參加,只是派了個人來傳遞詔書,禮物倒是豐厚,內官一樣一樣的讀出來,在場眾人看得都是暗自咋舌。
  王蠢忽然感到一陣異樣的感覺,轉過目光,卻是姚童身邊的彭長老看著自己,目光熾熱無比。王蠢豈能不明白彭長老心里在想什么,心中冷笑,朝彭長老重重點了點頭。彭長老似乎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臉色頓時從容了一些。
  “新娘子過來了!”
  喜娘在門口一陣喜悅的叫喚,新郎夜華真人當先走了進來,他一身紅衣,襯托的他的臉龐甚是俊朗,他神色中自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高貴之氣,顧盼之間許多人竟然不敢和他對視。
  “夜華真人乃是師妃仙子的親信,在夜洞府掌第二把交椅,果然氣度不凡!”周圍不時有竊竊私語傳來,他們對眼前擁有著傲人身份的夜華真人懷著深深的尊敬。
  “請新娘!”喜娘站在門口又喊了一聲,帶著紅蓋頭的新娘迎合的卻不協調,過了一會兒才見著走進大殿中來,身邊情況和平常人不同,竟然跟著兩個伴娘。那兩個伴娘滿臉英氣,顯然都是修為不俗之人,她們的動作也顯得很不和諧,更像是兩人挾持著新娘走來。
  “洛雪受挾持了。”王漢朝在王蠢耳邊說道。
  “王蠢公子,你可不知,這婚事乃是師妃仙子欽定,可是風光無比!”不知何時,夜天真人忽然走到了王蠢身邊。
  他輕輕拍了拍王蠢的肩膀,說道:“王蠢,你牽線的締結盟約之事師妃仙子已經和我們先商議過了,不日便要召你前去相商,你現下雖然是仙域的仙都尊者,但是歸根是我神域之人,商討條件之時可不要忘記了這點才是啊……老夫向來便看好你,知道你最是顧全大局之人,如今太白門和夜洞府聯姻,正有利于加強我神域凝聚力,你心中定然也是支持的,是么?”
  說完,他逼視著王蠢。
  夜天真人早就從易桐等夜洞府子弟那里打聽到王蠢和洛雪關系曖昧,剛才看到王蠢目光熾熱,更是證實了心中的想法,他生怕王蠢會當場發作,是以過去一番旁敲側解,意圖用神域大局先將王蠢穩住。
  事實上,這次聯姻就是師妃仙子暗中指使夜洞府對王蠢的一次試探,要看看王蠢對神域的態度。在師妃仙子看來,只要在這件事情將王蠢穩住了,逼迫王蠢開始了第一步的退讓,那么之后她的計劃便能夠順利的展開了。
  王蠢乃是仙域的仙都尊者,又是一眾高手的統領,并且一手搞定了飄渺仙域,所謂功高震主,這讓師妃仙子很是忌憚。
  “王蠢,你此人我是極為了解的,最是顧全大局之人,不然當時老夫也不會拼命向師妃仙子推薦你,讓你成為先鋒……上次在演武場中見到你載譽而歸,老夫看在心中很是欣慰無比啊……”
  夜川真人看著默不作聲的王蠢,繼續打出恩情和顧全大局的牌,意圖迷惑住王蠢。他完全有信心,只要王蠢在這個最該憤怒的當口沒有發作出來,那么他們以后針對王蠢的計劃絕對能一步一步的施展開來,最終他將把王蠢牢牢掌控在手中!
  “禮成!新郎新娘入洞房!”
  不知何時,夜華真人和洛雪已經行過了禮節,他拉著新娘的手,朝大殿中眾人微微一笑,神色間說不出的倜儻風流。新娘的頭依然被喜慶的紅紗掩蓋著,身軀卻有壓抑不住的顫抖,頭劇烈的搖動著。
  這個時夜華真人附耳在新娘的身邊不知道說了什么,新娘身軀一顫,頓時安靜下來,手任由夜華真人牽住,便要往內殿中走去。
  一旦進了房間,洞房花燭,便要生米煮成熟飯!
  夜天真人忽然故意嘆息了一口氣,說道:“王蠢你可不知,上次你們中了仙域計謀,我們神域損失慘重,現在神域正是恢復元氣的時候,這時候正是要重塑凝聚力,這次聯姻便是一個開始,有了這個起步,我們神域會漸漸穩定住陣腳的!王蠢,為了神域的大義……”
  “放屁!”夜天真人話未說完,王蠢忽然霍然挺立,他大喝了一聲。
  “你……”夜天真人一呆。
  王蠢卻已經向夜華真人那邊沖了過去,張狂的叫道:“誰敢搶我王蠢的女人!”
  王蠢一聲咆哮,一股瘋狂的戰意一瞬間席卷了整個大廳。
  每一個人都被王蠢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所震撼,有些功力淺薄的人下意識的連連后退了數步,一時之間,殿堂之中有些混亂。
  在這夜洞府的地盤,王蠢竟敢鬧事!
  一怒沖冠為紅顏!好狂的人!
  眾人的心都高高提了起來。
  新娘的身軀有明顯的顫抖,她揚起手,掙扎著要掀開頭上的紅紗,卻被旁邊夜華真人一把按住。
  “大膽王蠢,敢破壞師妃仙子欽定的婚禮!”
  光芒大耀,卻是姚童祭出了法器,直直擋在了王蠢的面前,此時王蠢鬧事,他豈能放過這個公報私仇的好機會。
  他對王蠢也絕對沒有半分的客氣,側邊一劍,便是直接往王蠢咽喉中刺來!他對浩宇和碧容愛若己出,這殺徒之仇怎能不報!
  “鏘”的一聲,王蠢隨便一劍便將姚童之劍給蕩開了,戰技閃過,只一招交手,便將姚童的發髻給砍斷了。
  現在王蠢是什么實力,要對付這個病怏怏的姚童可不難。
  姚童發絲全部披散下來,神情很是狼狽。他來不及拂開眼前的發絲便倉皇后退,卻是王蠢身后的詹臺和王漢朝也緊跟著出手,光芒耀眼。
  姚童心中驚駭之極,一時間不敢再親自出手。
  “門下弟子列陣,困住王蠢!”姚童憑空越過幾丈,堪堪躲過紅紋劍的追擊,他自感在人前已落下極大的面子,心中也是動了真怒,對著沖霄閣弟子大聲叫道。
  若是以前,姚童只需要一句話,便是上刀山下火海,門下子弟也是絕對不敢皺一下眉頭,這個時候他猛喝一聲,門下子弟竟然大多是躊躇不前,只有李長老帶著寥寥幾個弟子走上前去,卻也被眼前的詹臺和王漢朝打退了。
  “列陣!沒有聽到嗎?”姚童撕裂的叫道,狀若瘋狂。
  門下子弟這次一人都沒有站出來,彭長老臉上露著得意之色,冷笑的看著姚童。
  姚童大怒,目赤欲裂,道:“彭長老,是你搞的鬼!你要造反?”
  彭長老冷笑著道:“造反可不敢,只是門下子弟都仰慕王蠢公子神域英雄,才不上前……門主自己都不敢上前,卻叫門下子弟前去迎敵,是要讓子弟全部為你送死嗎?”
  “混賬!”姚童目光中仿佛能燃燒出火焰一般,但是彭長老所的話占情占理,他竟是無法反駁半句。
  “洛雪!”王蠢已經一把抓住了洛雪的右手。這個時候一把法器襲來,卻是身邊的夜華真人出手了。
  砰!砰!砰!
  幾招交手之后,王蠢催發日月銅光鏡。靠著法器精魄的擴大,一道白光的威勢就此翻倍。
  “啊!”
  一聲慘叫,夜華真人的法器還未挨上王蠢的半分衣角,他人便已經被王蠢一腳踢的飛了出去。
  紅紗被掀開,只見洛雪已是淚流滿面,她梨花帶雨的叫道:“王蠢,他們設計陷害我,還要強迫我嫁給夜洞府……”
  洛雪這一聲叫喚,在座皆驚,目光齊刷刷的便望向了夜天真人和夜華真人,二人城府極深,這個時候也都感到臉龐有些發燙了,無盡的羞辱在他們心底升起,他們看向王蠢的目光陷入了可怕的深邃之中。
  “她中了暗算,身體被制住了!”王漢朝眼尖,朝著洛雪的后背拍了幾下,將禁制解除。不過洛雪一時間也恢復不了,暫時還是全身無力。
  “一切有我在!”王蠢低沉著聲音說了一句,拉著碧容便往前走去。
  “王蠢,我要為浩宇和碧容報仇!”姚童仿佛陷入了癲狂之中,發絲凌亂他也毫不在意,只是手提法器一步一步的靠近。
  “門主,我來助你!”躊躇許久,李長老仍舊是硬著頭皮走前,面對著王蠢。他這么一站出,先前那幾個弟子也都走上前去,只是神色間很是遲疑。
  “李長老,你乃是和我一起從仙域九死一生當中逃出來的,你最是知道我的本領,你真的要來阻攔我嗎?”王蠢冷冷的看著李長老。
  李長老被王蠢冷冷目光看得渾身發毛,咬了咬牙,硬著頭皮,道:“王蠢公子,門主對我有恩,我此生絕不能叛他,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