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27 擊殺叛逆

一片混亂之中,王蠢一句擲地有聲:“叛賊左柯篡位奪權,已被我們所殺!其他人俱是被左柯所迫,若是現在棄暗投明,定然不追究他日過往!”
  天地之中頓時靜謐一片,這個時候已沒有了大戰。左柯都死了,叛軍的軍心已是崩潰。眾人的目光都是呆呆的看著殺氣騰騰的王蠢,背脊都是一陣發冷。
  剛才一場大戰,大家充分見識到了云墨這邊的厲害。尤其是王蠢擒王那一幕,更是深深的印在了眾人的腦海中。
  所有人都明白,他們叛軍根本不是云墨王師的對手!
  “不想死的,便放下法器!誰要是還敢持著法器,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王蠢聲音不大,卻透著絲絲的含義,任何一個人都能夠感覺到其赤裸裸的威脅。
  叛軍的人終于是慢慢穩定下來,大家收回了法器,全部漂浮在半空中,等待著王蠢的審判。
  “卑鄙……”
  重傷的出塵真人已被王漢朝制住,他緊緊的捂住傷口,死死的看著王漢朝,仇恨在他目光中燃燒。
  鐵血硬漢出身的王漢朝根本不對他客氣,走了過去,“啪”的一聲,已是狠狠的給了出塵一巴掌。
  出塵一生高傲,只有他殺別人的份,哪里這般被人掌摑過,他目赤欲裂,放佛一條要擇人而噬的餓狼,死死的看著王漢朝,一字一頓的說道:“你最好殺了我,不然……”
  “啪!”
  他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王漢朝又狠狠的扇了一耳光。王漢朝的力道甚大,牽動了出塵的傷勢,出塵喉嚨一甜,忽然吐出一大口鮮血,雖然目光仍看著王漢朝,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將他帶走!”王蠢冷冷的看了一眼出塵,向王漢朝命令道。
  左柯死后,殘部的整合比想象中的要容易得多。其實在飄渺仙域內已是天下皆知,仙王的繼承人就是尊上云墨,他們跟著左柯造反,大多并非情愿,如今左柯已死,他們很自然的就向云墨投誠。反正原本仙都的人馬就是受云墨差遣。
  兩千叛軍下降到地面,所有人都走了上前,朝向云墨,行至尊跪拜禮節,三呼:“仙王千歲!千歲!”
  聲音震耳欲聾,放佛能震徹寰宇。
  霍泰看著眼前壯觀的一幕,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飄渺仙域的內亂忽然而來,卻也迅疾結尾,期間雖然損失了一些人,但是收獲也是巨大。他目光不由自主的又望向了天空,心中又動了一番感慨。
  自家尊上和王蠢的親密關系他也看出了一二,心想這倒也是一番好事,王蠢此人實力高強,總能給人帶來震撼,暗道王蠢要是能夠為仙域效力,輔佐尊上,也是一件好事。王蠢手下一幫精銳不說,便是那三百多件的法器也能為仙域所用。
  “仙王……”云墨靜靜的站立在地,臉上面無表情,喃喃說道。如今勝利到來,但他卻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興。
  霍泰激動的說道:“尊上!天風仙王的遺愿,以后便由您來完成了!您振作啊!”
  “是的,我有什么理由不振作!”云墨漸漸挺直了胸膛,眉宇之間,散發出一股豪邁之氣。云墨雖然傷感,但現在大局已定,他又登上了仙王寶座,內心陰晦很快就一掃而空。
  數千人乘著八百多架法器整裝啟程,飛往仙都南望城,此番陣容聲勢無匹,一路遮天蔽日,沿途的仙域子民紛紛當場跪拜。
  南望城中仍有一些子弟心向左柯,不肯服從云墨的領導,不過這根本不是什么難事,王漢朝只是指揮著隊伍在城外來了一個齊射,城中所有反叛頓時煙消云散,再無人敢質疑云墨的權威。
  在祭拜了天風仙王的尸體后,云墨正式加冕,成為了飄渺仙域第二代仙王。
  霍泰等支持者都是加官進爵。唯一非飄渺仙域本土人士王蠢被封為了仙都尊者。
  “這便是神器隆樽?”
  在仙王宮中,王蠢見識到了置天風仙王于死地的那件神器。
  隆樽就靜靜的漂浮在空中,劍身的光芒布滿了整片空間。這是一柄神奇的武器,這些光芒帶著蠱惑人心的力量,人的眼睛要是盯得久了,便要產生一陣陣的幻覺,總能勾起人內心最深處的恐怖回憶。
  云墨說道:“便是這神器要了師尊的命。師尊想要開鋒它,卻將自己搭了進去。”
  “且看看它的威力!”
  王蠢再度祭出了自己的盤古石斧。
  嘩!嘩!嘩!
  盤古石斧引發驚天動地的力量,整個仙王宮都為之沸騰。而在盤古石斧一出現起,隆樽便起了大反應。
  轟!
  自隆樽的劍身中炸出一個影像,赫然是個人面蛇身的人物,此人看不清面容,卻可感受到他的猙獰,正朝著盤古石斧張開著手掌,激動的叫吼著。盤古石斧似和它有著深仇大恨。
  “好一道妖邪之力。”
  王蠢連忙將盤古石斧收回。這才讓隆樽的影像收了回去。對于剛才隆樽中釋放出來的力量,他還是感到心驚不已。
  云墨說道:“盤古石斧是最直接的刺激,誘發了隆樽內部的力量。”
  王蠢說道:“如此看來,我們的猜測沒有錯,女媧在隆樽內部設下了力量,剛才這力量有多么的恐怖,你也看到了,你師尊長年累月的和隆樽接觸,自然要受到它的反噬。”
  “師尊英雄一世,不想毀在了這上面。”云墨扼腕。
  王蠢深深的說道:“由此也可見到女媧的力量有多么的強,隨便在武器中封存一道力量,便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要人性命。”
  云墨提醒道:“師叔,你要尤其的小心了,盤古石斧切不可輕易暴露,這天堂世界的兇險遠超你的想象。”
  “放心,別看師叔大大咧咧的,心思還是挺細的。”王蠢說道。
  ……
  夜晚,王蠢和云墨一起審出塵。
  出塵的功力已被王漢朝盡數廢去,但是出塵依然倔強,他始終堅持著云墨的統治并不能長久,說道:“蓬萊位面不會放過云墨的!”
  “左柯果然得到了外敵的支持!看來那忽然多出來的兩百多件法器,都是蓬萊位面給的。”云墨深深的說道。他不得不佩服王蠢,王蠢從一開始就和他說了這個猜測。
  王蠢說道:“出塵,你太愚蠢了,險些出賣了仙域!你也不仔細想想,蓬萊位面何以會支持你們這么多法器。這次如果我們打成兩敗俱傷,那仙域將陷入蓬萊位面的爪牙之下。”
  出塵猙獰的笑道:“那又如何,我就是想要你們死。”
  “這個人瘋了。”王漢朝皺起眉毛來。
  王蠢嘿嘿笑道道:“出塵,你笑什么,我們現在不都活的好好的嗎,倒是你,成為了可憐的階下囚。”
  “你確定你們能一直好好的?”出塵的笑容不減,“你們的勝利不夠是暫時的,蓬萊位面不會放過你們的!”
  云墨深深的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蓬萊位面來便是了,我們豈會怕了他們。”
  出塵猙獰說道:“如今之蓬萊,早不是先前那個蓬萊,他們投靠了一位大人物,有了這位大人物做支撐,飄渺仙域遲早是要被拿下的。而你們的下場,遲早將和我一樣!”
  “哪個大人物?”王蠢一把提起了出塵的衣袖。
  “女媧娘娘!如今天問之域的觸角已伸向了我們這偏遠的地方!明白了嗎?”出塵歇斯底里的叫道。
  “什么!”
  聽到蓬萊位面背后的大人物,王蠢和云墨都是齊齊的臉色一變。身為盤古傳人的他們,最為忌憚的人物便是女媧娘娘。
  氣氛忽然一滯。
  “哈哈哈,你們害怕了,對嗎?”出塵譏諷道。
  隔了好久,云墨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天問之域的勢力居然開始往這邊蔓延了。”
  王蠢說道:“或許女媧從來就沒有忘記過這里和盤古有瓜葛的人,你師尊被神器所害,并不能滿足她。”
  云墨咬牙說道:“現在該怎么辦?”
  王蠢說道:“形勢未必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女媧的主場在天堂的中心,即便是勢力蔓延到了我們這偏遠的位面,但女媧礙于身份,肯定不會親自動手的。蓬萊位面最多得到一些法器的支持,飄渺仙域未必就會輸了。”
  “可笑!你們做夢吧!”出塵嘶厲的叫道。
  “行了,你的價值已經完了。”王蠢轉頭對王漢朝交待:“漢朝,他交給你了。”
  “我們走!”
  云墨和王蠢緩緩離開,身后響起了出塵的一聲慘叫,還有王漢朝那冷酷的冷笑聲。
  王蠢知道,王漢朝殺人,比他更為干凈利落。王蠢自己,偶爾會有一些小情懷和婦人之仁,而王漢朝,他是一臺真正的殺人機器,其執行力超過王蠢所認識的任何一個人。
  在地球的時候,王漢朝為了王家愿意肝腦涂地,到了天堂,王漢朝效忠的對象成為了王蠢一人。
  當然,王漢朝與王蠢之間,并非上下級的效忠,更多是一種深厚的兄弟情義……
  ……
  該來的終究要來。
  不久之后,蓬萊位面那邊便派人傳話,要求飄渺仙域納貢。
  此事一出,滿堂嘩然。
  仙域的人都知道了,當初左柯乃是得到了蓬萊位面的法器支持。如今云墨掌控了飄渺仙域,蓬萊位面的計劃落空,那邊自然有了新的行動。
  多年來,蓬萊位面一直是飄渺仙域的威脅。不過這些年來有天風仙王坐鎮仙都,雖是負傷在身,卻也讓蓬萊位面不敢太過分。
  這一次,蓬萊位面擺明了是要欺負云墨這個繼任的仙王。
  “他們是在試探我們。”王蠢對云墨說道。
  王漢朝緩緩說道:“事情很顯然,蓬萊位面在借這個機會,來看看飄渺仙域的實力和態度,一旦覺得我們不行,很有可能就來進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