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23 女媧

“你……該死……”云墨怒極,下意識的便要抽出自身法器,腦中忽然想起霍泰的話,強自控制,總算是將胸口這種氣給忍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氣,死死的盯著王蠢,緩緩說道:“那你說,你想要什么條件!”
  “什么條件么……”王蠢忽然戲謔的看了云墨一眼,“也沒什么條件,只需我們幫尊上平叛后……尊上能夠給在下一百件法器……”
  “放肆!”云墨猛然抽出了法器,直直地對著王蠢,怒道:“你們現在的三百件法器都是我們仙域的,本座還沒讓你還回來呢!”
  王蠢毫不畏懼,他說道:“你可想好了,你可不是我對手呢……而且一旦動手,兩方便再沒有了和解的余地……”
  他看向云墨的目光忽然凌厲,接著說道:“尊上便要為一己之私而讓叛軍篡位成功嗎,奪了你的大好仙域江山?”
  法器被緩緩的抽開,云墨直直的盯著王蠢,強自平靜的說道:“一百件法器絕對不行,說一個其他條件,快說!”
  云墨忽然祭出了自己的法器,對王蠢展開了攻擊。
  王蠢早就防備了,絲毫不亂,將日月銅光鏡啟動開來,對著云墨沖擊過去。
  轟!
  熾烈的白光在法器精魄的加持下,攻勢瞬間翻倍。
  云墨憑著自己優越的身法連忙避開,躲過了這道攻擊。
  日月銅光鏡現在的攻勢雖然是強,但空間鎖定的能力不足。讓云墨躲過這一招,實在是可惜。
  日月銅光鏡的大殺器只適合遠攻,等云墨沖上前來,王蠢不好施展日月銅光鏡了,只能以紅紋劍來抵擋。
  砰砰砰!
  兩者相拼,產生了極大的空間動蕩。兩人都是靈仙,真硬拼起來,要決出勝負乃是一個漫長的事情。
  這次何談之事云墨雖是一人前來,但其他人都在遠處候著。這里一有動靜,遠處的人頓時察覺到了。
  “尊上!”
  霍泰首先帶著人沖過來,正快速靠近。
  “不好。”王蠢暗道一聲。等仙域那邊的人過來,那他的行動就完全以失敗告終了。和仙域這邊締結不了盟約,對他們來說也沒有好處。一個不好很有可能讓兩方耗死在這里,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必須要拿下云墨!
  王蠢心中十分清楚此事的重要性,他的眼睛忽然瞇了起來。在又揮出紅紋劍時,心中卻是起了一個狂熱的念頭。
  一直以來都不敢施展那個大絕招,今天便第一次來試試!
  從空間戒指中祭出了盤古石斧!
  嘩嘩!
  盤古石斧一祭出,頓時引發空間大波蕩,天地都跟著齊鳴,仿佛萬馬奔騰一般。
  王蠢明明只是一個靈仙,但持上盤古石斧,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身上的氣勢如天地般雄厚,給人與無盡的深沉。仿佛是主宰一切的大仙,擁有著萬般神通。
  “殺!”
  王蠢一聲悶喝,他舉起盤古石斧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用“緩慢”二字來形容,但是盤古石斧每上升一點高度,便增強了氣勢的外放。
  唰唰唰!
  那閃爍著的古樸光澤,乃是天地震動的源泉!王蠢緩緩舉起著盤古石斧,乃是這片空間中真正的王者!
  在持上盤古石斧的那一刻起,王蠢的眼神變得無比的堅定。無以倫比的自信,凝結在他的心中,他有著充足的把握,可以打敗云墨。
  此時他戰意無限,似要沖銷而斗,但云墨卻不干了。
  “盤古石斧!”云墨驚呼。他居然認得這件至寶。
  王蠢一驚。
  云墨顫聲說道:“你……是盤古大仙的什么人?”
  在提到“盤古”時,云墨的臉上充滿了無以倫比的激動,那是極度尊崇的感覺。
  云墨的話讓王蠢的動作止住了。王蠢收住了石斧,深深的看著云墨,說道:“你認識盤古?”
  “我雖然不是從地球飛升上來,但我的師父天風是從地球上飛升上來的,并且曾是盤古大仙的追隨者。”云墨首先的一句話,便讓王蠢徹底驚住了。
  “什么!你師父是從地球來的,并且還是盤古的跟班!”王蠢震驚的無以復加。
  “是的,可惜我師尊天風因開鋒一柄神器而走火入魔,現在已然仙崩。”說到這里,云墨的神情顯得很是悲傷。
  “你師父天風和盤古到底什么關系,你快和我說說。”王蠢連聲問道。
  云墨緩緩說道:“當年盤古大仙在地球上開天辟地,后帶弟子鴻鈞歷練。我師尊曾在昆侖之巔瞻仰過盤古大仙的神采,當初盤古大仙正授業鴻鈞,我師尊躲在暗處,一開始以為盤古大仙不知,是以偷窺了一些功法,后面盤古大仙授業完畢,讓我師尊從暗處出來。師尊這才知道,原來盤古大仙早就發現了,之所以不早早揭破我師尊,是因為心善純良,見我師尊好學,不忍打斷。”
  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我師尊為盤古大仙的通天徹地之能感到佩服,更為盤古大仙的氣度感到心折,心中仰慕無比。奈何資質遠不如鴻鈞,沒有資格拜師盤古大仙。不過盤古大仙善意將我師尊帶在身邊學習了三天,雖然只有三天,卻是我師尊一生所學之最精華。這三天耳濡目染的東西,使得我師尊最后參悟出大造化,這才飛升進入到天堂。”
  “你師尊只跟著盤古大仙學了三天,在天堂中便能為一方雄主,也是靠他后天努力參悟。”王蠢緩緩點了點頭。
  云墨說道:“師尊雖沒有拜師盤古,卻一直視盤古為師。我在師尊身邊多年,聽得最多的便是盤古大仙的傳說。盤古石斧在師尊口中描繪很多次了,是以能夠第一眼認出來。”
  “原來我們之間有這等淵源。”王蠢眼光一閃。
  云墨說道:“敢問公子,你是盤古大仙的什么人。”
  王蠢說道:“盤古將石斧都給我了,你說我是盤古的什么人。”
  “莫非是親傳弟子?”云墨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激動。
  “如假包換。”王蠢嘿嘿一笑。他暗道自己跟著盤古混不賴啊,盤古的威名在天堂也是杠杠的。
  “盤古大仙的親傳弟子!”
  云墨整個人的臉色都不一樣了,他忽然朝著王蠢拜倒,以無比恭敬的態度說道:“之前我冒犯了公子,還請降罪!”
  王蠢嘿嘿一笑,說道:“也不怪你,誰知道我們是一家人呢。我這不剛施展出盤古石斧,你就認出來了么。不怪你,不怪你。”他發現自己其實是個很好說話的人。
  云墨恭敬說道:“公子是盤古大仙的親傳弟子,算起來乃是云墨的前輩,公子但有什么吩咐,云墨沒有不允。”
  “吩咐倒沒有,不過我們兩方結盟之事,應是不成問題了吧。”王蠢說道。
  “唯公子馬首是瞻!”云墨的這句話很有深意。
  “那就好。”
  云墨想起一事,問道:“公子,敢問盤古大仙現在仙蹤何處?”
  “咳咳,反正不在天堂。”王蠢訕訕一笑。
  云墨見王蠢不愿意說,他也不好再追問。
  王蠢問道:“對了,剛才你說你師尊仙崩了,這是怎么回事。你師尊號稱仙王,統領飄渺仙域,修為何等之強,怎么會好好的仙崩了呢。便是普通的神靈,一般情況下也極少有死亡的啊。”
  云墨忽然握緊了拳頭,他痛聲說道:“都是因為那一件‘隆樽’的神器。”
  王蠢想起來了,之前云墨是提到過天風仙王因開鋒神器走火入魔而死。他皺眉說道:“這隆樽是什么神器,居然能毀了一代仙王的命。”
  “這件神器,乃是一位大人物給我師尊的。我師尊初得此物,奉若至寶,卻不想深陷其中,最終受神器反噬而死……都說是神器太過厲害,但在我看來,很有可能一開始那大人物便包藏禍心!”
  “你的意思是說那位大人物故意害天風仙王?”王蠢心中一驚,“這人是誰?”
  “名號女媧。”
  當云墨說出這個名字時,王蠢整個人都呆住了。
  女媧,在地球上造人的女媧娘娘?女媧在這天堂世界中似乎混的很不錯。
  云墨長吸了一口氣,試圖平息心中的沉痛,他緩緩說道:“是的,我有種強烈的預感。我師尊在世時,我便提過一次,只是我師尊固執不肯相信,還將我反訓斥了一頓。”
  “你的預感很有可能是對的。”王蠢做了一個結論。
  “是真的?”云墨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王蠢緩緩點頭,說道:“我聽盤古提到過一些事情……地球上很多人都以為女媧乃是盤古的弟子,其實不然……盤古和女媧都是地球最早的神靈,他們共同創造了地球上的人類,但后面因為信仰的事情,發生了分歧……”
  “信仰?”
  “是的,正是信仰。盤古是父系社會信仰的神,女媧是母系社會信仰的神,兩人為了爭奪人類的信仰,僵持了無數年……當然了,地球上最終演變成了父系社會,人類對盤古的信仰更重,這也是我們地球的傳說中,盤古為什么是開天辟地第一神靈的原因。實際上,女媧和盤古乃是同一級別的。你說女媧對盤古恨不恨?”
  “他們兩位大仙的仇恨自然是很深的。”云墨說道。
  王蠢接著說道:“我問你,女媧在認識你師尊天風仙王時,是否知道你師尊和盤古的關系。”
  云墨說道:“具體的事情我沒有見證,不過我師尊為人熱情,女媧又是地球上的神靈,他應是會將自己的來歷和盤托出的。”
  “女媧對盤古恨極,知道你師尊乃是盤古的記名弟子,你說會不會害你師尊呢。”王蠢的聲音轉冷。
  “啊……竟是如此……”云墨身軀一震,聽王蠢說起這些緣由,他更加確定自己一開始的猜測沒有錯了。
  王蠢問道:“女媧乃是和盤古同一級別的神靈,來到天堂后,只怕更有大提升,你師尊自不是她的對手……不過我好奇的是,女媧要殺你師尊,直接動手便是,何以還要貼上一件神器,用算計的方式來害你師尊。”
  云墨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原因我知道,以女媧在我們天堂的地位,她是不方便直接動手的……”
  “對了,女媧現在何處?在天堂世界闖出了怎樣的名堂?”王蠢問出了這個最關鍵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