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22 勾心斗角

眼看著神域仙人人手一柄法器浩浩蕩蕩沖過來,仙域眾人都是呆若木雞,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眾人怎能不驚,他們飄渺仙域在周圍位面中算是富裕的,但即便是他們這些仙王身邊的精銳弟子,也都沒有辦法做到人手一件法器。
  一共三百人乘著三百件法器沖過來,這對他們來說,視覺沖擊力是極為震撼的。
  霍泰驚聲叫道:“神域的人在里面,他們攻擊了!大家快閃!”
  神域的法器群中射出一大片光芒,這些光芒就像是流光一般,急劇閃過,擊中了仙域的兩個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轉眼之間,這兩人便是灰飛煙滅,再無蹤跡!
  “好強大的力量!”
  神域眾人初次感受到法器群的威力,人群瞬間便沸騰了,心底的血性轉瞬之間便被激蕩開來。
  法器群攻之威,竟驚世駭俗如此!
  “這些法器都是他們從寶藏之地得到的!”霍泰激動的叫道。他的臉上露出了最為痛苦的事情。這次他們率眾前來邊界,便是為了找尋這個上古寶藏,最后這個寶藏卻落入到他們敵人的手里,讓他們怎能不痛苦。
  “快散開!散開!”云墨連聲叫道。
  云墨雖然高傲,但絕對不笨。現在神域的法器群氣勢洶洶,絕對是不能硬抗的,必須要游斗,等站穩了腳步,在組織攻擊。
  仙域人在施展著戰術,在他們的身后幾道法器的光芒夾雜著撕裂天空的呼嘯閃過,直接覆滅了兩座山峰。
  神域的人想要趁勢齊攻,但發現速度跟不上。
  “王蠢師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獨自乘著法器,還不熟練,暫時都飛不快!”一個太白門弟子對著王蠢說道。
  “那便不要飛快了,好生操控好法器,看到敵人就攻擊!”王蠢點了點頭,法器雖然眾多,但畢竟大家都沒熟練。能有現在這般的情況他已經很滿意了。
  神域眾人一起運送靈氣,興奮的操縱著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法器。法器迸射出的光芒讓仙域難以反攻。
  “大家都給我穩住!我們也有兩百多件法器,人數還勝過他們,未必就勝不過他們!”云墨不肯服輸。
  兩方施展法器在對轟,場面驚懼至極。
  神域眾人同心協力,在王蠢的出色指揮之下操縱著法器,他們這一方士氣很旺,不久之后又打退了仙域的一次反撲。其中王蠢的日月銅光鏡,因為法器精魄的強大作用,遠遠便擊殺了五人。
  “轟!”
  洛雪和詹臺緊隨而上,又殺了兩人。
  “尊上!”霍泰忽然直直的站在了云墨的面前,他目光中赤熱一片,激動的說道:“尊上!不能再打下去了!才這么點功夫我們便損失了這么多人!哪怕是最后打敗了他們,也絕對是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如今仙都左柯反叛,尊上還要和左柯周旋,萬萬不能再損失力量了!”
  “神域欺我太甚!我怎能忍下這口氣!”云墨眼前又浮現出王蠢的面容,他直恨不得將王蠢剔骨削肉!
  霍泰叫道:“尊上!難道左柯還不夠欺你嗎!出塵真人也不夠欺你嗎?神域余孽欺你不過自己逃得一條生路,一旦敗給叛軍卻是個萬劫不復的局面!連性命都留不了!”
  云墨身軀猛的一顫,他咬了咬嘴唇,說道:“即便是我不追擊神域余孽,他們如今座下有法器,又豈能放過我們?”
  霍泰額頭上都暴露出青筋,緊緊咬著牙,說道:“尊上!如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如若成功,我們對仙都那邊都仍然有五成勝算……若是不成功,我們便要坐等滅亡!”
  云墨被霍泰的話震驚了,他直直的看著霍泰,道:“什么辦法?”
  霍泰狠狠的盯著云墨,一字一頓的說道:“和談!和神域一方和談!”
  此話一出,法器之中頓時沸騰了,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霍泰。
  “真的要和他們和解么……為了覆滅神域,我和仙王費盡心機……不論是誘敵還是追擊已耗費了太多的法器……真的到了要和神域和解的地步么……”云墨身體忽然癱軟下來,他喃喃的說道。
  法器忽然一陣搖晃,卻是剛才一道藍色流光閃過,法器堪堪的避開,
  “尊上,這個時候萬萬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霍泰激動的說道。
  “罷了,罷了……”云墨緩緩搖頭,苦澀一笑,道:“我連自己飄渺仙域都無法掌控了,還談什么要徹底征服神域……”
  他疲憊的看了霍泰一眼,道:“霍泰真人代我傳令吧,全隊伍停止攻擊,派人喊話,同神域一方……和解……”
  仙域人群中是一片嘩然。
  當神域這邊得到消息之后,也是喧嘩一片。
  “什么,那仙域云墨要和我們和解?”王漢朝皺著眉頭說道。
  他看了王蠢一眼,問道:“王蠢,你如何看?”
  王蠢還沒有說話,洛雪已經說道:“如今我們坐擁這么多法器,威力無匹,他們定然是怕了,所以要來求和解了。”
  詹臺拉了拉王蠢的衣袖,有些擔心的說道:“他們會不會有詐?”
  “不對的……”王蠢搖了搖頭,緩緩說道:“我們先前已和云墨接觸多時,你們難道還沒有看出他的性子么……他最是殺伐決斷,素來便是強取強攻……我法器傷他極深,他卻神色堅決,可見他性子極為高傲,怎能會因為害怕而來求和……”
  王蠢嘿嘿一笑,頓了一頓,接著說道:“不說他性子這般,不會使這詐,便是真要使詐,也絕不會是用求和這種……他要冒險來求和解,必定是有其他意外發生了……”
  “什么意外?”洛雪驚奇地問道。
  “這便不知道了……這要等到接觸一番才能試探一二了……”王蠢搖了搖頭。
  洛雪問道:“那我們同他們和解嗎?”
  “當然要和解了!”王蠢斬釘截鐵的說道,他頓了一頓,接著說道:“我們很多人尚未熟悉獨自御劍飛行,根本飛不高,徒自和仙域一方消耗的話敗多勝少,和解是他們所求,對我們來說卻也是一線生機……”
  法器的事情和仙域內部的動亂讓神域逃亡隊伍峰回路轉,而且隱隱占據了上風。和解的事情已經定了下來,雙方約定,各派一人在前方山下會面,商定和解之事。
  王蠢決定親自前去,讓他感到驚異的是,在會面的時候,他發現仙域一方的代表竟也是首領人物,便是尊上云墨了。
  “云墨大仙,傷勢好些了沒?”王蠢以一種吊兒郎當的姿態,調侃的說道。心中料定仙域一方有急事,根本不著急。他上下打量了云墨一眼。
  “全拜閣下所賜,還未請教仙友身份,在神域中是何身份?”云墨深深地看了王蠢一眼,緩緩問道。
  “在下王蠢,不過無名小卒,不勞尊上記掛了。”王蠢輕松一笑。
  “王蠢……”云墨喃喃念叨了兩聲,似乎要將這個羞辱他的仇人的名字永遠刻在心上。
  “你約我來,不會只是要問我名字吧,來說點正事吧。”王蠢看向云墨的目光忽然銳利起來,緩緩說道:“你能降下臉面來同我們和解,怕是你們內部出了什么事情吧……”
  云墨臉色一變,驚道:“你怎地知道?”
  王蠢嘿嘿一笑,道:“我從尊上的眼中看到的呢。”
  “你胡說!”云墨死死的盯著王蠢,說道:“你是如何猜的的?”
  王蠢聳了聳肩膀,道:“你問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我是知道了,你要怎樣和解直說吧,不要像個女人一樣唧唧歪歪。”
  “好!”云墨緩緩說道:“你們新得到的那么多法器齊射起來雖然厲害,但是休想要騙過我的眼睛……你們很多人根本不熟練,根本不能飛上高空,更是飛不快,遠不如我們靈活……”
  王蠢嘿嘿一笑,道:“你眼光倒好,你說的不錯,我們法器卻是飛不高,那又如何,你接著說。”
  云墨看了王蠢一眼,接著說道:“我們不如來做個交易……我助你們回到東方神域,而你們……幫助我去仙都平叛……”
  “原來是仙都發生了叛亂,你搞不定了……”王蠢冷冷地看了云墨一眼,道:“你倒是打得好算盤,竟是要讓我們一行人給你賣命呢!”
  “我說了可以幫助你們回到東方神域!”云墨被王蠢神色激怒。
  王蠢冷哼了一聲,道:“我們給你賣命,竟是換這么一個廉價的條件嗎?如今我們已坐擁這么多法器,只需花些時間,便能將法器熟練,此時你們再布下結界,可擋不住我們三百法器齊射了,我們自己便能回東方神域,根本不需要你來幫助!”
  他嘲諷地看了云墨一眼,說道:“你拿蠢爺當三歲小孩子一般糊弄嗎?想要我們幫助你平叛,你不開個好條件,我們神域一行便是拼個魚死網破,也絕不妥協滴。”
  “你放肆!”云墨怒視著王蠢。
  王蠢哼了一聲,哈哈大笑道:“你現在內憂外患,情況可比我們還要危險……現在是你求我呢,怎么還敢如此出言不遜,還當你現在還是仙域金貴的仙王親傳大弟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