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18 神斧驚艷

王蠢沉吟道:“她和玄天門弟子呆在一起,又和沖霄閣眾人比鄰而居,她和你的關系如今又是這般……你怎么能將她誘出來?”
  詹臺道:“可不用我誘她出來,我叫研靈去約她出來不就行了么……”
  王蠢想了一會兒,連連點頭,道:“詹臺你腦子真好使,這樣一來要將霜葉拿下就簡單了。”他拉住詹臺的手,笑道:“詹臺,你這事情說得好,你說要我如何賞你?”
  詹臺媚眼如絲,看向王蠢,嬌羞低頭,嬌聲說道:“王蠢你說呢……”
  “哈哈,萬事可定!”王蠢將洛雪和霜葉左擁右抱,肆意輕薄。
  詹臺讓王蠢感到眼前豁然開朗,他掌控隊伍的歷程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契機下便要往前邁出一大步。
  掌控隊伍,殺出重圍,勢在必得!
  ……
  “師妹?”霜葉進入一個洞穴之中,看了看里面,隱隱見到一個人影,想必便是約她出來的研靈了。
  那個背影沒有回應。
  霜葉皺眉問道:“什么事情?師妹竟要弄得這般神神秘秘的,可是惹下了什么禍端?”
  里面人影身體動了兩下,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師妹,你怎么了?”霜葉皺了皺眉,走近了兩步,仔細來看。
  “霜葉,是我呢……”詹臺緩緩轉過身子。
  “怎么是你!”霜葉臉色倏的一變,目光凌厲地看向詹臺,心中一動,怒道:“是你叫研靈叫我來這的?”
  “不這樣,霜葉又怎會來見我呢……”詹臺勉強笑了笑,道:“霜葉,這一陣你還好嗎?”
  霜葉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詹臺,道:“我好不好要你管嗎?你這賤婦有資格來管我嗎?”
  “霜葉,我們以前的感情你當真忘記了嗎,你要這樣對我嗎?”詹臺臉上露出哀思之色,緩緩向霜葉靠近。
  霜葉聞言目光越來越寒,厲聲斥道:“男人是世上最骯臟的東西,女人可是失去生命絕不能失去貞潔,這都是你告訴我的!你來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做的!你在我眼中比男人還要骯臟!你不配做我的伴侶!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
  “你仍舊是這么恨著我么……”詹臺雖然早便死了心,這時聞言依然忍不住渾身巨震。她想起王蠢的話,緊緊的咬了咬牙,繼續向霜葉逼近著,她強自平復下心頭的動蕩,口中說道:“霜葉,究竟要怎樣,你才能原諒我……”
  “除非你死!”霜葉冷冷地看著一步步靠近的詹臺,忽然拔劍出鞘,指向了詹臺,目光中一片痛恨之色。
  “你便這么想要我死嗎?”詹臺根本不顧及法器之利,用手輕輕的捏住劍身,輕輕說道:“霜葉,還記得么……這把劍還是在你剛加入玄天門時,我親手送給你的……你說這法器上有個遐思不美,我便親自為你擦拭,終于是讓它無暇……第二天你好生喜歡……你向來是不喜歡笑的,那個時候也笑了……我記得很清楚,你那次一共笑了三次呢……霜葉,你笑的時候的模樣,我一直都記得……”
  霜葉聞言身軀有不易察覺的顫抖,往事歷歷在目,涌上她的心頭,她又連忙將這股煩人地情緒好好的隱藏起來,臉龐又恢復到了一貫的冷厲,便又要冷斥詹臺,猛然之間,她只感覺到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雙腳竟然站不穩,法器已經落地,她直直地摔倒在地上。
  卻是詹臺已經趁著霜葉微一分神的空擋,欺身而上,一把拍中了她的要害處。
  “你……卑鄙……”霜葉臉上冷汗淋淋,她全身毫無力氣,卻緊緊的咬著牙,怒視著詹臺,說道:“你的丑事被我看見了,自然早便想要我死的了……你要殺便殺,我此生有你為師,便是最大的恥辱!”
  “都這般模樣了,嘴巴還這么硬!霜葉你真是好倔的性子啊!”王蠢在洞口出現,緩緩走了進來。
  “賤婦!你果然是和他一起算計我!”霜葉目赤欲裂,強自忍住身體里痛苦,怒視著王蠢和詹臺。
  詹臺深深地看著霜葉,搖了搖頭,道:“霜葉,你為什么要這般恨我……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給的……我要拿走,你留不住……”
  霜葉仿佛要擇人而噬,死死地看著詹臺,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這賤婦,我恨自己沒有早便殺死你!”
  詹臺身體一顫,強自忍住淚水,不敢再看霜葉,撇過頭去。
  “詹臺,你為這樣的霜葉傷心什么……”王蠢走了過來,一把便將詹臺摟入懷中,:“她根本就不將你當回事……”
  “你不要在霜葉面前……”詹臺身體一震,下意識地便要躲閃。
  “怎么?不愿意么?”王蠢也不強迫。
  “不是的……我愿意的……”詹臺緊緊的一咬牙,重新進入到王蠢的懷抱中。
  “愿意便好……”王蠢嘿嘿一笑。
  “賤婦!賤婦!”霜葉眼中仿佛含著吞噬天地的怒火,她目赤欲裂的看著眼前兩人,顫聲道:“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王蠢冷冷的看著霜葉,說道:“霜葉,你可知道,詹臺一心系你,所做一切都是你逼的?”
  “她不是我的!”霜葉撕厲地喊道:“你最好殺了我,只需我活著一天,傾盡一切也要殺了你們!”
  王蠢聲音中帶著一股深深的冷酷:“霜葉,你真的確定我不會殺了你嗎……”
  詹臺渾身一震,她直直的看著王蠢,顫聲道:“王蠢,你說過的,只是軟禁霜葉的……不殺她的……”
  “你是信不過我嗎?”王蠢冷冷的看著詹臺:“詹臺,你是怎么了,一遇上這女人怎地就這番失態了?”
  “我……不敢……”
  霜葉道:“你快殺了我,殺了我!”
  “是么?”王蠢放開詹臺,朝著霜葉緩緩靠近,他連續擊在霜葉的幾處要害,頓時封鎖了霜葉的功力。
  “啊……”
  霜葉倒地不起,卻是昏迷過去了。
  “師姐,你安排人將霜葉給看好了,記住了,沒有我的命令,絕不能解開她身上的禁制。”王蠢說了一聲。
  “師弟請放心!”洛雪從洞穴外面走了過來。
  王蠢接著說道:“詹臺,玄天門的掌控就看你的手腕了。”
  詹臺看了倒地的霜葉一眼,神色復雜的點了點頭。
  “好了,事情基本上定下來了。”
  王蠢眼睛一亮。詹臺被他控制,霜葉被他俘虜,玄天門已牢牢的掌握在他的手上。神域的隊伍遲早要掌握在他的手中,這個時候已剩下最后一個阻攔。想到這里,王蠢目光中的光彩又明亮了幾分。
  王蠢計劃中的下一個目標便是沖霄閣。
  在黑暗中,王蠢獨自一人,他從空間戒指中緩緩拿出了一個東西,正是盤古石斧。
  很多次王蠢都有沖動,想要祭出盤古石斧作戰,管他什么強敵,統統一力破之,但每次都忍了下來。
  “懷璧其罪啊……”王蠢再次感嘆。盤古石斧乃是盤古之物,干系太大,一旦暴露,很有可能被人盯上。這浩大的天堂世界藏著無數未知的危險,絕不能掉以輕心。他這張底牌不到關鍵時候還不能打出來。
  但畢竟是心癢難耐。此時他忍不住拿出來觀摩一下。
  緩緩撫摸著盤古石斧,不知不覺涌入了一些靈力到盤古石斧中。
  頓時引發大動蕩。
  嘩嘩嘩!
  整個空間都在動蕩,所有的洞穴都跟著劇震。這連法器齊射都攻破不了的寶藏之地,竟似乎要馬上塌陷!
  “師弟!”
  “王蠢!”
  洛雪和詹臺被驚動了,她們連忙跑了進來。她們就在附近,分明感應到這驚天動地的大動蕩,正是來自王蠢這邊。
  從洞口看來,她們見到了駭人的一幕。
  只見王蠢手中持著一柄斧頭類的武器,不是法器,卻遠勝法器。斧頭上釋放著一波光芒,光芒閃耀竟如閃電一般刺眼!
  這光芒的閃耀頻率到達了何等恐怖的境地,竟能達到這種程度!
  自斧頭的身上,傳蕩著一種驚人的力量!
  這種力量,用言語已無法形容。洛雪和詹臺只知道自己面對著這股力量,就像是面對著天地,自身是無限的渺小,仿若是螻蟻一般!
  這種力量,遠遠超過了她們!
  嘩!
  王蠢將石斧最終收回到空間戒指中,空間不再震蕩,一切恢復如常,但是洛雪和詹臺的震驚遠沒有退下。
  “出什么事情了?”
  外面響起了一片叫喊聲,卻是驚慌的眾人紛紛走了出來,問著身邊的同伴。沒有人知道是王蠢鬧出的動靜。
  問不出結果,大家只能不了了之。現在也沒了震動,大家只能試著平復心態,回到各自的住處。
  “師弟,你剛才……”洛雪走到王蠢面前,現在她看著王蠢的眼神中,分明帶上了一股害怕。她發現自己還是太不了解王蠢了,王蠢的強大遠超她的想象。
  “剛才就當你們沒看見,知道嗎?”王蠢說的鄭重。他本來就不想暴露盤古石斧的事情。
  “為什么?”洛雪問道。
  “沒有為什么,你們記住我的話就是了。”
  王蠢微微皺眉,洛雪冰雪聰明,自然明白。
  詹臺神色復雜的說道:“王蠢,原來你這般強大。我終于明白,就算是沒有我的幫助,你也可以拿下霜葉。”
  “不,還是需要你的幫助。不到關鍵時候,我豈能施展自己的殺手锏。”王蠢神秘的笑了笑。
  “你說的也對……”
  洛雪和詹臺的心中忽然都感到輕松起來。以前他們覺得很困難的事情,忽然都不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