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16 法器精魄

眾人聞言心中都是一緊,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都認同了洛雪的觀點,腳步微移,打算折返了。
  “慢著!”
  霜葉忽然叫住了眾人,她緩緩說道:“這門如此難攻,殿宇里面定然隱藏著什么寶貝,一劍攻破不了,便聚所有法器試試!”
  “寶貝?”神域眾人聽到這話,眼睛中都是冒出了貪婪之色,剛才地上鑲嵌的法器已讓不少人發狂了,怎能抵擋的住這神秘寶貝的誘惑。
  “大家一起祭出法器!聽我號令,攻向殿門!”王漢朝也被霜葉的話吸引住了,如今形式是十萬火急,也趕緊招呼著眾人。
  “法器出!”
  在王漢朝的號令下,幾十柄法器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迅疾射出,齊齊射在殿門之上。
  “轟隆!”
  忽然有強烈的轟鳴之聲,周圍竟然產生一**的氣浪,將眾人的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咔嚓!咔嚓!”
  眾法器之威果然不容小覷,牢不可破的殿門忽然一截截的落下,仿佛頃刻之間便要完全倒塌。
  眾人目光緊緊地盯著這神秘的殿門,想要將里面的東西看個清楚,他們心中有壓抑不住的雀躍,這殿門如此詭異,里面定然藏著什么不可置信的寶貝!
  “轟隆!”
  周遭毫無預料的忽然又出現一聲強烈的轟鳴,眾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底下土地忽然猛的塌陷,眾人還沒有看清楚殿門內里的東西,便紛紛往下墜落,好在眾人都是仙友,連忙運足全身功力。
  里面竟然極深,不過眾人墜落下來也都沒有受傷,他們匆忙避開了頭頂掉落下的塵土石粒,這才有時間注意到此間的情況。
  一看清楚這里的情況,眾人驚駭更甚,心中的震撼遠遠超過了剛才,剛才詭異的殿門和眼前東西想必根本不能相提并論!
  只見自身所處竟是一個如同蜂巢一般的地方,周圍一個個洞穴緊緊將中間圍住,中間情況更是奇異,其內光芒陣陣,竟然是一個個堆積成小山的法器!
  尋常門派能有一件法器已是十分的不易,能夠有幾件法器的絕對是勢力不錯的門派,似沖霄閣、太白門、玄天門這種級別的大門派中,老底也就幾十件的法器。可這里的法器卻堆積成山!
  “全……全部是法器?”眾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們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師弟,我沒有看錯吧?”洛雪忍不住拉了拉王蠢的手臂,連聲向王蠢問道。
  這么多人就算王蠢還算鎮定,他深深地看著眼前如山一般的法器,說道:“這些法器似乎沒有開鋒。”
  “沒開鋒有什么的,幫它開鋒就是了。反正全部都是法器無疑!”浩宇說道。
  一影急速掠過,卻是霜葉已經一把奔了過去,站在法器堆前,意圖將幾件法器據為己有。
  “不好!霜葉要拿法器呢!”
  其他門派連聲驚叫,然而現在阻止卻也來不及了。
  詭異的一幕忽然發生了,任憑霜葉如何用力,居然都拿不動法器。
  “怎么拿不動?”冷艷絕倫的霜葉終于再也無法鎮定,她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法器。
  這個時候眾人已經紛紛靠上前來,王漢朝鎖著眉頭,拿起一塊法器觀看,沉吟地說道:“這法器上面覆蓋著禁制,似乎是被附近某個東西給緊緊壓著……”
  “什么東西?”洛雪驚奇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或許是……”王漢朝說到這里,目光忽然緊緊的看向了法器堆中間。
  法器堆俱都籠罩在藍色光幕之下,然而仔細一看便可以發現,石堆中間的光輝比之周圍任何地方的都要明耀,仿若流光柔暈。這石堆中間明顯是隱藏著什么!
  “中間有法器精魄!是它壓制了法器,只要將精魄拿到手便能解開禁制!”
  一個聲音傳蕩開來,人群之中一下子便沸騰了,這次易桐反應最快,一下子便竄上前去,意圖翻弄開法器,取出里面的法器精魄。
  “鏘”的一聲,卻是一只法器飛過,易桐堪堪擋住,他朝著浩宇怒道:“浩宇,你做什么?想殺人嗎?”
  浩宇冷冷地道:“你又做什么?拿出法器精魄便將這所有法器獨吞嗎?”
  浩宇怒道:“這精魄又不是你的,它就在前面,我拿出來看看又關你什么事情了!”
  洛雪也連忙幫襯著說道:“浩宇,你便這樣欺壓我太白門的人么?”
  “那倒不是……”浩宇眼神中閃著一絲凌厲,他緩緩說道:“只是這法器精魄干系重大,萬萬不能隨便讓人取了……”
  “不讓我取,難道你便可以取嗎?”
  浩宇哼了一聲,道:“大家要是同意,這也未必不可。”
  “你做夢!”易桐叫道。
  洛雪朝浩宇冷冷地說道:“浩宇,你可莫要太過狂妄了,我們太白門還有夜洞府弟兄可都有些看不過眼了!”她這句話已是明顯的有威脅的意思了。
  忽然聽到一個聲音說道:“浩宇說的對,這法器精魄干系重大,怎能讓人隨便拿了,我玄天門可也看不得。”卻是霜葉站了出來,話里的意思已是明顯的要幫著浩宇了。
  霜葉這么一番表露,其他人都是大驚,沒有想到孤傲冷僻的霜葉竟然主動來和沖霄閣聯手了。而如此一來,神域隊伍不知不覺之間又形成了一個十分微妙的形勢,夜洞府、太白門為一方,沖霄閣、玄天門為一方,王漢朝的人又自成中立,居中調和。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這法器精魄誰也休想去拿!”洛雪情緒有些激動,他指著浩宇等人,說道:“你說的沒錯,誰一旦拿到這法器精魄必然可以將法器盡都存入空間戒指之中!誰也不能去碰!”
  “洛雪,你師兄法道都不敢對我這般囂張……”浩宇心中大怒,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緩緩靠近洛雪,似乎便要出手。
  “沖霄閣的!你們不要太囂張!”
  “太白門諸位,你們是真的想打上一場嗎?”
  兩方子弟陣仗鮮明,左右對峙,空氣中散發著濃濃的火藥味,戰斗似乎一觸即發。
  “各位覺得,此時為法器精魄的事情打起來值得嗎?”王漢朝深邃的目光掃了一眼眾人,淡淡道。
  “左丘仙友,那你說,這法器的事情該如何解決?誰肯放心其他人去拿法器精魄?”
  王漢朝皺了皺眉頭,道:“剛才我們在山下都已經受傷,正需要時間調養……法器之事一時難以處理,不如另留時日……這法器精魄埋在中間,不論誰想拿法器精魄,必然要驚動其他人……諸位聽我一言,先各自找好洞穴療傷。”
  法器精魄的事情在兩方勢力的制衡之下得到了微妙的解決辦法,王漢朝的話也是十分在理,這法器精魄埋在法器堆的最里面,誰想要去拿法器精魄必定是要驚動其他人,而從周圍洞穴中趕到中間法器堆,不過也就是彈指之間的時間。
  飄渺仙域的追殺時刻壓在眾人的心頭,這股壓力迫使眾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成了妥協,選擇了先再洞穴之中養傷。法器堆中尋常法器也在幾十雙眼睛下沒有人能夠私藏,如今法器不能放入空間戒指中,想要藏入身上不被人發現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周圍洞穴如同蜂巢一般密密麻麻,眾人在選擇住處的不知不覺以門派家族分開來,一處一處,而其中太白門和夜洞府聚在一起,沖霄閣和玄天門又聚在一起,王漢朝率領的人自成一方,情況很是微妙。三方力量互相牽制,在這種巧妙的牽制下哪一方也不敢異動。
  王蠢在其中一個洞穴之中住下,這山中被法器精魄神秘力量控制著,竟然沒有絲毫的蟲蟻,洞穴顯得十分的干凈,其他夜洞府子弟也都在附近的洞穴之中。
  “師弟,你這般皺著眉頭,在想什么呢?”偷偷潛入進來的洛雪緊貼在王蠢身上,嬌聲說道。
  “沒有什么呢。”王蠢嘿嘿一笑,他算是看明白了,就不應該對其他門派報有幻想,只有完全掌控住這支隊伍,才有機會躲避開云墨的追殺,再從仙域境內安全逃出。
  王蠢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力,一旦決定了做某件事情,他就會無比的堅決的執行,不會有任何的婦人之仁。
  “竟敢不告訴我呢!”洛雪撒嬌,她去咬王蠢的嘴唇。
  “哎呀,師姐,你還敢弄,小心玩火**啊!”王蠢警告道。
  “師姐不信呢,你要來便來!”洛雪一臉挑釁的看著王蠢。
  “師姐,先別打攪我,我還有事情要想呢。”王蠢感到無語。
  “我下次再來……”洛雪輕輕撫摸了一下王蠢的臉,嫵媚一笑,轉身離開。
  本來山腹深處根本就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但是法器精魄卻是十分神奇,竟然和日月有著一種十分巧妙的契合力量,其內光輝的發散竟隱隱有著一個神奇的輪回,形成了無數鏡子般的折射原理。
  大概夜晚的時候,法器精魄控制著法器堆的光芒便明顯的暗了下去,但依然靈性十足。
  周圍顯得有些陰森森,王蠢心中還在盤算著掌控隊伍的大計,忽然洞口異動,遮擋物被輕巧的撥開,一人走進了洞里,居然是詹臺。
  王蠢洞中自然和別處不同,鑲嵌了兩個法器,甚是光亮,王蠢一眼便瞧見了詹臺臉上的慘然之色,就連目光中的光也是黯然無色。
  “你怎么來了?”王蠢心中一驚,皺了皺眉,向詹臺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