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15 絕路

眾人心中熱切未閑散分毫,貪婪蒙蔽了心智,他們似乎已經忘記了身后的敵人。
  “青楓,你做什么,這是我挖出來的法器!”一個沖霄閣弟子紫月對身邊一個同伴大聲喝道。
  青楓將剛得到的法器收了起來,他不顧紫月的喊叫。
  “青楓,這是我找到的法器,你還給我!”紫月手拿法器,直直地指著青楓。
  “這法器可不是你的,誰最后得到便歸誰!”青楓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紫月一眼。
  紫月怒道:“你不顧同門之情,那也別怪我不客氣!”他手中光芒暴閃,便往青楓刺去。
  “鏘”的一聲,青楓擋住來劍,怒道:“紫月,你可是想死?”
  “都給我住口!”浩宇猛然出現在兩人中間,眼神凌厲,道:“沖霄閣弟子聽令,都不要爭法器了!”
  “太白門弟子聽令,不得爭斗!”洛雪也是大聲叫道。
  王漢朝肅然的聲音傳來:“諸位仙友切務要管好門下子弟,我靈識已有感應,飄渺仙域已有數百余人進洞追擊,我等新敗幸存,靈力早便枯竭,此時正是危亡之時,正當想法子制敵,萬萬不可再覬覦法器!”
  “夜洞府三十二弟子聽令,就此往前!”王蠢向身后夜洞府子弟暴喝了一聲。
  詹臺看了身后玄天門弟子一眼,擔憂之色溢于言表,口中說道:“玄天門一同行動!”
  “且慢!”霜葉忽然大喝了一聲。
  眾人都當她有什么要事,紛紛停住了動作,看向霜葉。
  霜葉冷艷絕倫,她冷冷地看了詹臺一眼,狠聲道:“我早便說了,你不配號令玄天,怎么,你當我的話都白說了嗎?”
  碧容忍不住笑了出來,道:“我當什么事情,卻原來是霜葉在教訓前掌門。”她有心挑撥,話語里已是明白無誤的將霜葉奉為玄天門現任掌門。
  碧容這話說出來,神域眾人都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眼光齊刷刷的望向詹臺,目光中滿是嘲弄。
  “霜葉!”
  詹臺臉色慘白,她怔怔地看著霜葉,癡癡地道:“你我曾那般親密,如今你……便這樣容不下我嗎……便是如此時刻,你也要讓我在眾人面前丟臉嗎?”
  “你不配做我的師姐,也不配做玄天門的掌門……你是個賤女人!”霜葉冷冷地看著詹臺。
  “我不是!”詹臺不顧眾人眼神,簌簌掉下眼淚來。
  “賤女人!”霜葉冷冷一笑。
  “是么……”詹臺不再爭辯,搖了搖頭,凄然一笑。
  霜葉環視身后子弟,厲聲叫道:“玄天眾弟子聽令,不可貪戀法器,一同前行!”
  神域眾人便要整裝待發,這時異變忽生,后路之中仙域一方已經循聲追來,當先一人一身錦衣,美艷絕倫,正是云墨,他手中藍光暴閃,卻是激發了法器中的戰技。
  “東方神域余孽受死!”云墨眼中冷光閃過,法器所向披靡,一出手便連殺神域二人,直直地往浩宇刺來。
  鏘!
  浩宇法器堪堪一檔,人往后連退三步,順手一帶,將長劍引向一邊的王蠢。
  “師弟,小心!”洛雪站在身后,看得分明,連忙叫道。
  一聲巨響,兩只長劍在空中相交,爆發出強烈刺目的光暈,綺麗連連。
  “先攻殺此人!”
  云墨感覺王蠢的身份不一般,當下他向身后屬下發布了首要命令。
  周圍空氣之中一陣光芒大耀,飄渺仙域一百多人紛紛亮出武器,其中有二十多件是法器,齊刷刷的往王蠢飛來。
  而東方神域這邊卻詭異的很,沖霄閣和玄天門對于這種情況都是置之不理,反而有些幸災樂禍的意思,根本就沒有替王蠢擋下攻擊的打算。所幸有夜洞府和太白門弟子在周圍幫忙。
  “我們走!”
  浩宇看著拼斗的王蠢等人,冷冷一笑,向身后弟子發下了命令,當先硬拉著碧容往前方行去。
  “我們也走!”霜葉冷漠依舊,帶著玄天門眾人跟隨上沖霄閣。
  “幫助王蠢公子!”
  王漢朝當下帶著自己隊伍加入到戰團。
  “眾將士全力襲殺此人!”云墨眼睛精光閃過,隨著交手的深入,她越發現王蠢的實力之強。而且他感覺到,王蠢很有底氣,似乎還有殺手锏。
  他心中打定注意,即便付出極大代價,也絕不打算讓王蠢生還此地。
  他那一柄長劍忽然游離在空,四處轉蕩,忽然尋找了王蠢一個防守的空檔,以戰技為掩護,長劍猛得刺向王蠢的脖頸。
  “師弟,小心!”
  洛雪最是心系王蠢安全,時刻注意著外圍游蕩,詭異的長劍,這下看到突襲,連忙發出了喊叫,手中法器直直揮了過去,擊在了長劍的劍身上。
  “鏘”的一聲,兩劍相交,光芒四射,然而她的法器終究敵不過長劍,只是將長劍擊的偏了一偏,仍舊是刺向了王蠢。
  “來的好!”
  王蠢絲毫不懼,他隨時祭出日月銅光鏡。一道熾烈的白光沖擊過去,將長劍給蕩走了。
  “受死吧!”云墨看著王蠢便像是看著一具尸體一般,眼神中絕對沒有半分的憐憫,他手中迅速的捏著奇異的劍訣,戰技頓時兇猛,他將長劍操縱的獵獵做響,瘋了一般攻向王蠢。
  王蠢大怒,忽然同時操縱三柄法器,一挑一撥在空中將云墨的攻擊攔住,而紅紋劍盛氣如斗,如一箭絕塵,轉瞬之間已經射中了云墨的肩膀。
  “啊!”
  云墨慘叫了一聲,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會被眼前卑劣的神域人給刺傷了!他咬了咬牙,緊緊捂住了肩頭的傷口,緩緩的后退了兩步。
  “尊上!”
  “都來保護尊上!”
  周圍飄渺仙域眾人一下子都慌了神,紛紛放下手頭的攻擊,往云墨身邊趕來。
  “你們怎么都過來了!”云墨不顧肩頭的傷勢,撥開圍過來的眾人,往外面看去,只見前方空蕩蕩的,王蠢等人早便走的無影蹤了!
  云墨不知道,逃之夭夭的王蠢,卻是在暗自可惜沒有一擊即殺,如果殺了云墨這個領頭的,飄渺仙域必定是群龍無首。
  “該死!”云墨咬了咬牙,他眼前浮現出王蠢的模樣,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怒氣,他心中發誓一定要襲殺王蠢!
  “你們倒是跑得快!”
  和浩宇等人重新匯合,洛雪對著兩派之人諷刺道。
  浩宇淡淡地道:“飄渺仙域勢大,此刻絕不能硬拼,此間情勢洛雪掌門難道不懂嗎?”
  洛雪怒道:“我們一旦遇險,你們獨自先行逃離又有什么用,被仙域人追上,死得更快!”
  霜葉輕蔑地看了一眼洛雪和王蠢,冷冷地道:“洛雪掌門,你不要被某人蒙蔽了心眼,總是和我們同道過不去……可不要學了某個賤女人……”她話里又提起詹臺來。
  令人驚異的是,詹臺聞言不再像以前那樣慘然,這次竟然顯得無動于衷,神色之間帶著一種冷漠,仿佛根本沒有聽出來霜葉便是在諷刺她一般。
  哀莫大于心死。當心中的那根弦被壓斷,那將變成另外一個人。
  “掌門……”研靈很是不忍,忽然拉住了詹臺的手。詹臺反手摸了摸研靈的腦袋,緩緩退開。
  洛雪忽然冷冷地道:“諸位既然心不齊,那邊就此分開,各自行走,如何?”
  “不可!”王漢朝冷聲打斷洛雪道:“我們人數本就少,如何還能分開行走,這樣必死無疑,遇上飄渺仙域等人也根本沒有一拼之力!諸位不用再說,此時我們應該速速往前奔走才是!”
  王漢朝這話說的十分在理,王蠢自然是要配合王漢朝,沉默以對。眾人見王蠢不吭聲,也是一陣沉默,俱不出言反對,不知不覺加快了腳步,隨著隊伍前行。
  山腹洞穴奇異莫名,里面空間極大,竟似乎一個世外桃源一般,東方神域眾人連續穿過幾個岔道,眼前忽然出現一座雄偉的宮殿。這事情端的是詭異,區區山腹之內竟然還秘密建造著一個如此龐大的建筑!
  一扇巨大的門將眾人的前進道路完全堵住,大門樸實無華,門上所繪都是極其單調的色彩,但色差很大,給人一種詭異的氣氛。這扇大門橫亙在此,這個時候如若是飄渺仙域等人殺到,東方神域眾人定然要被圍困此處!
  “我來開門!”王漢朝上前推門,他修為高絕,運上了功力,竟然推之不動,他心中駭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兩步,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大門。
  “這是什么門?左丘仙友你可用上了靈力?”洛雪不可置信的看著王漢朝。
  王漢朝表情嚴肅道:“靈氣已用上了……這門有些怪異……”
  “左丘仙友后退!讓我來試試!我便不信這這門能擋住我一劍之威!”轉瞬之間,浩宇已是祭出了自身法器,劍訣一捏,法器頓時直直地往大門撞去。
  “砰”的一聲輕響,長劍光芒驟降,一下子便回到了浩宇手中,而大門紋絲不動,仔細一看,竟似乎連上面的色彩紋路都不曾蹭破半分。
  “這是什么門?”眾人心中的驚駭簡直達到了頂點,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現在該怎么辦?要不要折返令找道路,在這里一旦被飄渺仙域等人追上,情況便危急了!”洛雪焦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