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1002 王漢朝身份

現在這邊就只剩下王蠢和左丘冬兩個人了。王蠢一拳捶在左丘冬的胸膛上,沒好氣的說道:“漢朝,你給我弄什么鬼,硬是不讓我認你,還取個什么左丘冬的破名字。丫丫的,憋的老子好難受。”
  左丘冬,正是王漢朝!
  當初王蠢便認出了王漢朝的身份,不過王漢朝卻示意不要說破,一直讓王蠢耿耿于懷。
  “王蠢,我就知道你也會來到天堂找我們!”王漢朝露出了熟悉的表情。
  “對了,其他人呢?石小寶呢?文靜呢?還有其他人呢?”王蠢緊接著問出一系列問題,這個事情憋在他心里很久了。
  他來到天堂可不是瞎混的,找人才是第一要務。
  王漢朝搖了搖頭,說道:“當初天堂之門打開,我們一幫神靈飛升到天堂世界,之后只感到光芒極烈極盛,就連腦袋都處在一片空白之中,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墜落到東方神域的。至于其他人……應該是墜落到其他區域吧。反正我在東方神域,是沒聽過他們任何一個人的消息。”
  王蠢嘆息說道:“天堂世界浩瀚無比,比之我之前穿越過的任何一個空間都要大,也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到他們。”
  他心中有些失望,本來以為找到王漢朝了,就能找到其他人,現在現是自己太天真了。
  “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他們!”王蠢隨即堅定的說道。
  王漢朝說道:“現在我們先要脫身。”
  “對了,你一開始不讓我認你,是弄什么名堂?”王蠢問道。
  “別人都以為我們不認識,在關鍵時候豈不是等于一張王牌……”王漢朝緩緩說道。
  “你還是那么的冷靜鎮定!”王蠢嘿嘿笑道。
  “好了,我們就這樣說定了,不到關鍵時候不聯手!”王漢朝依然一如既往的寡言少語。
  一路往東,這幾天依然是沒有見到任何同伴或者敵人的蹤影,但是隊伍之中卻生著一些微妙的變化。
  “霜葉,肉烤好了。”這日午時,詹臺從火堆中遞給霜葉一架烤肉。
  “你給的東西我不要!”霜葉居然看也不看,一手甩著,便將遞過來的烤肉給甩在地上,新鮮的烤肉頓時沾滿了落葉和灰塵。
  “霜葉師姐,你怎么可以……”旁邊的玄天門弟子看得都是心中一驚,平時霜葉和詹臺如膠似漆的,現在說變就變了。
  霜葉冷冷地道:“她手里拿過的東西都是臟的,你們以后都給我注意干凈點。”
  研靈急道:“師姐,你對掌門太不敬了……”她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臉上已經被霜葉扇了一耳光。
  “這一耳光不是打你對我不敬,只是你不該這般糊涂,還為她說話。”霜葉目光冷冷地瞥了詹臺一眼。
  “師姐,師姐為什么這般不高興?”研靈可憐巴巴地退到詹臺的身邊。
  “你師姐說得對,都是我的錯……”詹臺看了看霜葉,凄然一笑。她心底慘然一片,周圍弟子驚疑的目光,遠處他人偷笑的面容便像是一根根刺狠狠地刺在她的心上。
  “你心里明白便好!”霜葉冷冷地道。
  詹臺忽然顫聲道:“霜葉,我和你說我真的不想背叛你,你真的不信么……”
  “不信!”霜葉斬釘截鐵的說道,她盯著詹臺,緩緩說道:“你不要再說這等廢話!”
  詹臺神情呆滯,她緩緩搖頭,道:“罷了,罷了……”
  霜葉環顧四周,緩緩說道:“以后玄天門都聽我號令,明白了嗎?”
  玄天門眾弟子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詹臺,不敢回答。
  詹臺凄然道:“我沒資格指揮你們,你們以后便聽她的吧……”
  “掌門……”研靈一臉的擔心。
  “研靈,你還想挨耳光嗎?”霜葉目光如電。
  “師姐,我……”
  霜葉厲聲道:“給我過來,不要靠著她!”
  詹臺聞言身體又是一顫,霜葉絕情如斯,她心中一片悲涼。
  神域眾人都是紛紛側目,他們遠遠地聽著也不清楚,只是都隱隱知道大概是詹臺、霜葉生了分歧,只是猜不到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讓兩人二人這般對立。
  次日,終于是遇到了其他同伴,正是太白門和沖霄閣兩派之人。相問之下才都明白,原來兩派之人來到邊界之地后,也是一路遭遇敵人,后面一路往東尋找出路,大概兩方一開始走得都是平行的路線,這才導致久久不遇。
  兩派之人大概沒有受到什么追擊,還有兩百多人,兩方加上一起,神域隊伍頓時壯大到近三百人,聲勢頓時大振,眾人對回歸神域的信心又不由自主的漲了幾分。
  “臭師弟,不想這次行動遭此變故,還以為再見不到你了……”洛雪幽怨的看向王蠢。
  王蠢干咳了兩聲,說道:“如今咱們當務之急是回歸東方神域,其他話以后再說了。”
  隊伍之中宗派復雜,勢力糾結,找個領頭人實在不易,幾番商量之下最終還是決定由左丘冬繼續統率眾人,畢竟人家是個中立人,他做這領頭人,大家都能接受。
  隊伍繼續前行,打算先走出這無邊無際莽莽森林。
  “師弟……”不知何時,洛雪又走到了王蠢身邊,她不經意間碰了碰王蠢的手背,小聲嗔怪地道:“前幾天師姐都差點讓人殺死了,你也不知道來保護我……”
  王蠢無奈一笑,道:“我不知道呢,要是知道,上刀山下火海也是要去救師姐的。”
  “嗯……”洛雪聽王蠢這么一說,心中甜蜜,她大著膽子捏了捏王蠢的手,又怕被其他人現,匆忙地松開,她輕聲道:“有師弟在,師姐就不害怕什么了……”
  “我們能平安回去的。”王蠢說道。
  洛雪美目流轉,輕聲道:“師弟,晚上你隨我去遠點的地方……”
  王蠢自然知道洛雪是什么意思,搖頭一笑,道:“師姐想要榨干我呢。”
  他真是無語,以前在其他空間,只有他欺負別的女人的份,到了天堂世界,他盡是被女人強迫。
  “哎呀,你說什么呢……”洛雪看了王蠢一眼,嬌嗔道:“我怎么舍得榨干我的心肝師弟呢。”
  “……”
  快到傍晚的時候,茫茫森林似乎隱隱顯現出盡頭,眼前豁然開朗,一處湖泊橫亙在山腰之中,周圍雖然仍舊是樹木繁盛,但是眾人心中都是大喜,想想也是,行走十幾天來,眼中所見都是一成不變的樹木,咋一看到這處美景,怎能不讓人心曠神怡。
  “這湖泊好大,半山腰中怎會有這么大的湖泊?”易桐連聲稱奇。
  “奇怪,奇怪。”左丘冬皺了皺眉頭,也是不解。
  眾人雖然感到奇怪,但是見到如此美景都是喜不自勝,紛紛在湖邊尋了個地方坐下來,當場便有人調息起來。
  沖霄閣的浩宇和碧容聚在一起,密謀商量著一個事情。他們不時朝著王蠢那邊看上一眼,眼光中帶著陰寒之色。
  “碧容你放心好了,師兄會給你出這口惡氣的。現在夜洞府的幾位真人又不在,這等時候不取他的命,還要等到什么時候。”浩宇沉聲說道。
  “我們用毒……真的可以嗎?”碧容有些遲疑。
  “放心好了,他絕對想不到,我們會在這個時候對付他。”浩宇冷笑說道。
  “好。”碧容應了下來。
  不久之后,沖霄閣這里打獵了一只神獸,支起了火堆烤了起來。眾人吃的有滋有味,碧容拿起一個烤肉,滿面笑容的朝著王蠢走去。
  “王蠢公子!”碧容很是熱情的叫道。
  “尼瑪?”王蠢用地球上一句網絡用語回了一句。他有些好奇,沖霄閣的人什么時候這么有禮貌了。
  碧容靠近過來,遞過烤肉,說道:“王蠢公子,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能不計前嫌,不和我一般見識。”
  “噢?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王蠢不接烤肉,只是用一雙猥瑣的眼睛打量著碧容。
  碧容歉意說道:“以前是我不對,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我們遭了仙域的圍剿,必須要團結在一起,如果我們心不齊,那就沒辦法做到同仇敵愾了。王蠢公子,你覺得呢。”
  碧容一臉真誠。
  “你居然還有這種意識?”
  王蠢緩緩點頭,對碧容不由增進了幾分好感。碧容的話沒錯,當前形勢,唯有團結一途。
  碧容懇切的說道:“王蠢公子吃過我這烤肉,便算是不計前嫌了。”
  “放心,我王蠢不是小心眼的人。”
  王蠢笑了笑,接過了碧容手中的烤肉,便要一口咬下去。
  這時刻,時間似乎停止了,碧容的眼睛緊緊盯著王蠢的嘴巴。那一邊浩宇等人也瞥著眼睛過來,心高高的提起來。
  只要王蠢咬下去,那他們的計劃便達成了!到時候王蠢的功力消散,還不是任他們魚肉!
  堪堪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候,王蠢停住了!
  “百味鹽為先,這烤肉沒鹽,味道可好不到那里去。”王蠢嘿嘿一笑,忽然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盒鴨脖,“你來嘗嘗我這味道,便知所謂美味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