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10 巨陣

“王蠢公子乃是師妃仙子親點先鋒!地位難道低了?”易桐大聲說道。
  “師妃仙子親點么?”霜葉冷冷一笑,道:“當我們不知嗎,不過只是夜洞府一力推薦,不然師妃仙子英明,何至于用一新進的小神靈。”
  易桐怒道:“前日你們性命都是由王蠢公子所救!”
  “可不是他所救……”詹臺淡淡地說道:“王蠢公子行動魯莽,差點便要白白送死,我們性命要救也是左丘仙友所救……”
  “你忘恩負義!”夜洞府子弟都有些憤憤不平。
  “你再說一遍試試。”詹臺語氣轉冷,眼神凌厲的看向幾個夜洞府子弟。
  “好了,大家都不要說了。”
  王蠢不經意間擋在了易桐的面前,他眼神直視著詹臺,不耐煩的說道:“現在都是什么時候了,我們現在的情況很不妙,你們還有心思搞內訌么,要想欺負我手下的人,便先沖著我來。”
  他手掌一番,手中已經出現了日月銅光鏡。
  他是個老牌流氓,豈能怕了別人。
  “啊!日月銅光鏡!”
  詹臺和霜葉卻是認識太白金星的這個寶貝的,知道這日月銅光鏡的厲害。這讓她們對王蠢更加的忌憚了,不過在忌憚之中,她們眼神中又涌上了一股貪婪之色。日月銅光鏡比之其他法器,她們覬覦更甚。
  “此時正是生死關頭,大家萬萬不可再起內訌!”左丘冬最終站了出來,他環視兩方一眼,嚴肅的說道:“我也不稀罕當什么隊伍首領,只是現在這個時候務必要統一號令,不然必定毫無生還希望。你們兩方互相難服,也只有我居中調和了,你們看如何。”
  不可否認,左丘冬擔任隊伍首領已經成了現下唯一的辦法,詹臺、霜葉盡管有些不喜,但是也認同了當下的形勢,側頭默認了。
  “還是以前的老樣子。”王蠢心中想道。他淡淡看了左丘冬一眼,不明白左丘冬為什么不讓他去相認。
  王蠢深深的說道:“我們奉∫∫,師妃仙子之命,本是偷襲飄渺仙域,要給仙域來一個措手不及,可是現在看來,仙域早有防范!我們偷襲的目的肯定是達不到了,繼續前行的話,不見得能給敵人帶來什么重創,一個不好反而要將自己性命交待在這里。”他說了一句十分中肯的話。
  “是的,我們這次的行動很不妙,只怕已是落入到敵人的包圍圈中!”詹臺緩緩說道。
  “我們現在最好的辦法,其實是撤退……重新御劍遠遁……”
  在人群中,大家都傾向于撤退。也怪不得大家打退堂鼓,死了這么多人,而且各門派還被沖散了,任誰能不慌張。
  “現在只怕還不能回去。”
  左丘冬的目光掃視著眾人,緩緩說道:“我們這次受命奔襲,卻沒有什么戰果,如何回去向師妃仙子交差?我們東方神域的那位仙子的性子,大家難道還不清楚嗎。”
  眾人忽然都不說話了,卻是都認同左丘冬的話。師妃仙子心狠手辣,可沒有容人之心,到時候真有可能問他們一個臨陣逃脫的罪責。
  “難道就這樣冒險在這里待著?”詹臺咬了咬嘴唇。
  “至少也要再殺他們幾個小隊,或者弄死他們仙域中某個重要人物,我們才好回去交差。”左丘冬聲音肅然。
  “再看看吧!”有膽怯者說道。
  人群默然,現在真有些進退維谷的感覺。
  正在這時,九天之際忽然發生劇變。
  轟!轟!轟!
  打響了幾個悶雷,整片天地都為之一震,接著有異光閃現,接連九下,最后一片淡紫色的光華包裹住了天際,景象甚是奇特。
  這時刻,眾人都有一種明顯的感覺,身邊似乎猛地一緊,耳邊居然有陣陣耳鳴,腦袋中也開始出現暈厥。
  “糟了!”
  詹臺臉色大變,霍然站起來。別人不知道這情況,她卻是了解的。
  “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有大仙以**器布下了結界,封鎖了天空,在結界的能量消散之前,我們已無法再御劍遠遁了!”詹臺說道。
  “什么!”
  眾人渾身劇震,都難以接受這個噩耗。現在不是他們愿意不愿意離開的事情了,是沒有辦法離開了!
  “仙域的人是要讓我們全部死在這里。”左丘冬深吸了一口氣。
  “現在該怎么辦?”大家驚慌不已。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繼續走我們的,他們仙域來了人,我們便干他娘的!”王蠢忽然叫道。
  眾人中,也就只有王蠢還能說出這般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話。頓時,大家對王蠢不由得刮目相看。
  繼續前行,然而隊伍中已籠罩上了一股愁云慘淡。除了王蠢,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
  大家都希望能盡早和遺落的同伴碰面,他們懷著這種希望尋找。
  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接觸,王蠢發現一個驚人的事情,那就是詹臺和霜葉的關系。
  詹臺和霜葉兩人絕非是簡單的師姐妹,兩人舉手投足間總帶著一股特別的味道。王蠢對這種特別的味道最有感覺,當初歐陽卿卿和葉蘭正是如此!
  沒錯的,詹臺和霜葉兩人乃是“同志”!王蠢敢確定!
  而且似乎是霜葉占主導,詹臺雖貴為掌門,但在霜葉面前卻顯得很柔順。霜葉對詹臺則有一種頤指氣使的感覺。
  “蠢爺看來和同志結下了不解之緣啊……”王蠢心中感到無語。
  眾人都是神靈,早就不用靠食物來活,不過在這種困境之下,食物倒是很能提神。事實上,食物會讓人找到存在感,很多仙人都保持著進食的習慣,在中國的神話故事里面,哪怕是玉皇大帝那樣地位超凡的神靈,也免不得要用食物大宴賓客。
  大家在停歇的時候,都會獵一兩只神獸來烤著吃。到了夜晚了,火堆將周圍照亮,讓原本陰森森的環境有了一些暖意。
  “我這里有好吃的,大家嘗嘗!”
  研靈忽然叫道,她拿出了一盒絕味鴨脖。
  “這是什么東西?”眾人都感到很是新鮮。
  “我也不知道,我是從一個仙域神靈的身上翻出來的。”
  研靈自己先拿起一個嘗了起來。她本來只是遵照王蠢的話來做,自己也沒嘗過。誰想到這么一吃,頓時感到大為奇妙。
  周圍玄天門的弟子被研靈那副表情給打動了,也開始嘗試,吃過之后,都是感嘆不已。
  “太好吃了!天堂居然還有這么好吃的美味!”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一片稱贊之聲。
  事實上都輪不到其他人了,玄天門一眾子弟都不夠分這一盒絕味鴨脖的。
  “霜葉師姐,你也嘗嘗。”研靈拿出了新的一盒鴨脖,這盒鴨脖才是重點。
  “什么味道?”遠處的霜葉就要吃下一個鴨脖,忽然皺了皺眉頭,嘴唇在鴨脖前停了下來。
  “霜葉師姐,怎么不吃?”研靈滿心期待。
  單純的她聽信了老流氓王蠢的話,覺得能用鴨脖團結住隊伍里的人,后面好同仇敵愾對付仙域的敵人。
  旁邊的詹臺關心的看了霜葉一眼,柔聲說道:“如今落難在此,自然不比先前,霜葉我知你素有潔癖,這個時候也將就點吃吧。”
  霜葉這才拾起了一個鴨脖入嘴。
  “我來嘗嘗。”
  本來詹臺自持掌門的身份,也不去和弟子們爭搶。現在又有新的一盒,她也忍不住好奇心嘗了起來。這一嘗,神色頓時是醉了。她現在知道大家為什么這么喜愛了,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
  “這是我在天堂吃的最好吃的美味!”
  詹臺還真有吃貨的潛質,一激動起來,大快朵頤,在霜葉只吃了兩個鴨脖的情況下,她一個人將一整盒鴨脖給干掉了!
  所有人一直認為,詹臺掌門太能吃了……
  午夜之際,忽然大風陣陣,將上方枝葉吹得嘩嘩作響。周圍蟲叫獸鳴,卻沒有一點人聲大家都處在入定調息的狀態。
  火堆旁,兩個人緩緩站起了身子,兩人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寒光。
  正是詹臺和霜葉。
  她們趁著大家調息的時候起身,是要偷偷對付一個人,那個人就是王蠢!
  王蠢死了,那王蠢身上的諸多法器可就全部歸她們了!尤其是那日月銅光鏡,更是令她們感到瘋狂。
  貪婪使得她們變得自私,她們沒有考慮到,在這個流亡在外的時候,其實她們更應該和王蠢團結起來。
  王蠢沒有讓她們失望,此時正在遠處獨自一人入定調息著,看來很是入神,身體一動不動的。
  兩人悄無聲息的靠近了王蠢,一直在詹臺祭出法器時,王蠢都沒有任何的察覺。
  唰!
  詹臺用她的這柄白光雙刀猛地一揮,成功在周圍布下了一個小結界。
  在這個小結界里,她就是空間的主人。這里面發生的一切,比如聲音和動蕩,都不會傳到外面去。到時候她們就算是將王蠢大卸八塊,外面夜洞府的弟子也聽不到任何的動靜。
  在詹臺成功設下結界之后,霜葉冷笑起來了。她知道,現在即便是王蠢聽到了動靜,也沒辦法呼救了。她們兩人,將主宰著王蠢的性命。
  “詹臺掌門和霜葉小姐,你們兩人可是想要趁我入定修煉時,借機對我下手?”忽然傳來王蠢的聲音。
  王蠢也不回頭,就這樣背對著兩人說話。
  詹臺和霜葉身軀一震,看來王蠢早就知道她們到來了。
  霜葉馬上冷冷一笑。王蠢即便知道了她們的陰謀,此時王蠢也沒辦法脫身了。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