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1009 良家女

別人居然算計到他蠢爺頭上了,卻不知他蠢爺乃是坑蒙拐騙的祖師爺!
  “要對付我是么,那蠢爺便先對付你們”
  毫無疑問,王蠢絕對不是省油的燈,他心中已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
  研靈連忙說道:“我最討厭打打殺殺,可不會想著去搶你的東西!”
  王蠢淡淡一笑,道:“你沒有參加,這我倒信,你們玄天門其他弟子呢?”
  研靈想了一會兒,道:“這我也不清楚了……”
  這個夜晚顯得很是靜謐,細細聽來,遠處竟然毫無打斗爆裂之聲,世界似乎已經重回以往,一切都顯得是那么的詭異。王蠢依靠在一棵大樹上歇息,卻始終無法入睡,白天的慘烈歷歷在目。
  這神靈-的世界其兇險絲毫不遜色于世俗世界。
  和世俗世界比起來,神靈世界的血腥殘酷更加直接,畢竟,凡俗世界還會講究一些謀略,而神靈世界多會選擇武力解決問題。
  如何離開這地形復雜的地方,仍是一個擺在面前的嚴峻問題!
  神域諸人已流亡在此,也不知道是要撤退,還是繼續前進。在森林中游竄也絕對不是一個長久之計,飄渺仙域的第二次圍剿行動相信很快便要展開,而這里,是他們所熟悉的地方,毫無疑問,此地不宜久留。
  面前似乎九死一生,王蠢腦袋疼痛萬分,他努力控制著自己意識進去到昏睡狀態,但是始終難以成功,忽然感到一個溫熱的身子貼近了他,一個顫抖的聲音輕聲叫道:“王蠢公子,有,有神獸……”
  王蠢睜開眼睛一看,只見研靈的面龐在月光下顯得無比的慘白,順著她的眼光看去,右側一只肥碩的神獸正在草叢中晃動著腦袋。
  王蠢不由啞然失笑,道:“你可是神靈,你師姐們平實交給你的功夫都丟到哪里去了,竟然會怕凡人界區區一只神獸。”
  那只神獸用鼻子用力的抽動了一下,忽然迅速的竄到了另外一邊。
  “啊!”
  研靈嚇得凹凸起伏的身體越發緊緊貼在了王蠢的身上。
  王蠢笑道:“這可是奇了,你隨你師姐們殺人都可以殺的,怎地不會殺只神獸。”
  研靈顫聲道:“神獸……惡心死了……”
  她在王蠢身邊瑟瑟發抖,相當于溫軟的身子一直在王蠢身上摩擦,王蠢開始還沒有什么感覺,被摩擦久了,身體也不知不覺有了一些反應,直直地頂著研靈的臀部。
  “啊!”
  研靈又尖叫了一聲,連忙脫離開王蠢的身體,臉龐一下便紅了,道:“你……你壞蛋……”
  王蠢無奈一笑,道:“明明是你主動倒入我懷中,現在怎么反而罵起我來了。”
  “你……你使壞……”研靈羞憤地道,她害怕神獸,又往那邊望去,只見草叢之中不知何時竟然又多了一只白毛神獸,這一下差點沒有把研靈給嚇死,她慘白著臉便又往王蠢身上貼去,顫聲道:“求求你……幫我把神獸趕走……”
  王蠢看到研靈這副恐懼的模樣,心中好笑,道:“你不是罵我混蛋嗎,怎么又往我身上靠了?”
  “你……你……”研靈低著頭不敢看王蠢。
  “你看,周圍出來了好多神獸呢……”王蠢一邊說著,一只手在研靈的臀部上拍了兩下。
  “你混蛋……”研靈身體掙扎了一下,卻掙脫不開王蠢的魔掌,叫她起身離開,卻又萬萬不敢。她羞憤地道:“你……你的手拿開……”
  王蠢道:“你叫一聲‘蠢哥’,我便拿開手。”
  “死也不叫,我要叫霜葉師姐殺了你……”研靈羞愧欲絕。
  “你師姐們師姐那筆帳,我遲早要算回來……”王蠢想起詹臺和霜葉,冷笑一聲,他見研靈不肯就范,五指箕張,靈氣運轉之間,一頭身手硬生生被他抓得靠近過來。
  那神獸受驚,四肢掙扎,連連發出吱叫之聲。
  神獸這一叫簡直是將研靈嚇得要魂飛魄散,她哀求地道:“你拿開,快點拿開,求求你了。”
  王蠢道:“那你叫不叫?”
  “不叫不叫……”研靈不敢看神獸,蒙著腦袋蹲在了地上。
  “不叫么,那我將神獸扔你身上了……”王蠢說著,運送了一些靈氣進入神獸體內,神獸叫聲頓時更加刺耳。
  “我叫,我叫了,你拿開……”研靈嚇得幾乎要哭出來了。
  “好吧,我拿開了。”王蠢隨意將神獸一扔,道:“你叫吧。”
  神獸一仍開,研靈終于是敢抬起頭了,她神色幽怨地看了王蠢一眼,道:“你這人壞得很,總是喜歡這么威脅人么……”
  王蠢淡淡地道:“你師姐們師姐還想著要奪我的命,算不算壞?”
  研靈被說得啞口無言,她看了王蠢一眼,囁嚅地道:“蠢哥……”
  王蠢點了點頭,他知道他已經成功攻破了研靈心里的防線,接下來的事情便顯得順理成章多了,他撫摸了下研靈的背部,說道:“你既然都叫我大哥了,是不是要聽我的話。”
  研靈眼中隱隱閃著一絲淚光,一臉委屈的看著王蠢道:“身子都這樣被你欺負了……又逼著人家叫那個……你還想怎樣……”
  王蠢臉龐忽然轉為嚴肅,他緩緩說道:“我給你一盒好吃的東西,日后碰見你師姐們師姐,你獻給他們就是,就說是從仙域人那里搜出來的……”
  他準備在一盒絕味鴨脖上涂上色烈花的花粉。色烈花是東方神域的一種天材地寶,花粉對昏迷神靈有著奇效。
  “你……你要做什么?”研靈警覺。
  “不做什么,只是想和她們化解,我們以后一起殺敵,隊伍里可不能亂。”王蠢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我才不給……”研靈聲音顫抖。
  王蠢朝著研靈的臀部一巴掌打過去,又將研靈弄得是氣喘吁吁,臉龐潮紅。
  “你壞蛋……住手……”研靈空有一聲功力,在流氓王蠢面前卻是使不上半分。
  “你怎地這般不識大局,我們隊伍只有團結了,才有希望打敗仙域!蠢哥我一心為了隊伍的團結,小妹妹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王蠢正義凜然的說道,他還湊向了研靈耳邊。
  “哎呀!你……你走開……”
  研靈全身上下再沒有放抗的力氣,一把癱軟在王蠢的懷中,臉上潮紅一片,似乎能滴出水來,她無比幽怨地道:“你……你叫我以后怎樣見人……我……我還不如死了好……”
  王蠢說道:“你是我的小妹,要管別人做什么。”
  “我才不是呢……”研靈忽然不敢看王蠢的眼睛,連忙側過頭去。
  “咱們關系這么親密了,你還敢不承認嗎?”王蠢嘿嘿一笑。他秉承流氓本色,將研靈輕薄到底。
  研靈看著王蠢,幽幽地道:“你這人好生霸道……”
  王蠢故意板著臉,道:“你叫我什么?”
  研靈心中涌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甜蜜感覺,她低著頭道:“蠢哥……好生霸道……”
  王蠢暢然一笑,道:“這才對了。”他摟住研靈的身子,道:“我叫你做事情,你還拒絕不拒絕?”
  研靈委屈地道:“蠢哥說什么便是什么了……”
  王蠢以自己的厚顏無恥,加上流氓本色,成功搞定了研靈這個純情小妹妹。當然了,這對王蠢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坑蒙拐騙的多了。要說成就感,當初搞定呂嬌那才有感覺……
  想起呂嬌,王蠢有點睡不著了。
  直到第二天仍然聽不到附近任何打斗之聲,王蠢心中更加驚奇,好在身邊有研靈這個小妹妹可以解憂,在找尋東方神域同伴的旅途中也不會有什么的無聊。
  研靈平時都隨玄天一派呆在東方神域極北之地,過往歲月中哪里和什么男子接觸過,哪里經得起王蠢這種老手撩撥,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一路被王蠢拉著手,從開始的掙扎到慢慢的聽天由命,然后到有些心猿意馬。
  俗話說,烈女也怕纏郎。隨著和王蠢接觸之后,研靈逐漸改變了對他的看法,畢竟,王蠢本身也是大大的帥哥一枚。
  在研靈眼里,王蠢雖然有些粗痞,但比起那些一臉道貌岸然滿肚子男盜女娼的仙人來說,卻多了一份真性情。
  接連找了兩天,終于是找到了詹臺一行。這個時候研靈自然是不敢再和王蠢牽著手,遠遠地便放開了來。
  “王蠢公子你來了!”
  “先前追敵太猛,導致迷路了,慚愧慚愧。”王蠢聳了聳肩膀,笑了笑道。
  “回來便好,回來便好。”
  “堂堂大仙,也會這般走丟了嗎?”霜葉冷冷一笑,她輕蔑地看了王蠢一眼,又一把拉過研靈,問道:“師妹,你和男子呆得這么近做什么,過來!”
  夜洞府眾人聽到霜葉這么句話倒也不奇怪,心中都也知道,霜葉看哪個男人都不順眼。這兩日同行之際,詹臺雖然沒有和自己一行人分開,但是也始終離開著一道遠遠的距離,似乎連男子的味道都不想聞到。
  詹臺也皺了皺眉頭,道:“王蠢公子你追敵也太過輕率了,若是中了敵人的埋伏怎辦。”
  王蠢淡淡地道:“我這不是找了回來嗎。”他轉過頭去,問夜洞府眾人道:“這兩日遭遇了敵人沒?”
  夜洞府弟子易桐搖了搖頭,道:“這倒沒有,敵人沒有遇上,太白門沖霄閣一行人也沒有遇上。”
  王蠢皺眉道:“太白門沖霄閣兩派不會遭遇不測了吧?”
  旁邊一人斬釘截鐵地說道:“絕對沒有,我前不久親眼看見他們兩家。”
  說話的人是那個葛衣人,先前還幫過王蠢。
  “不知仙友如何稱呼?”詹臺朝葛衣人抱了抱拳。
  葛衣人道:“在下左丘冬。”
  “哼哼。”王蠢對著葛衣人撇了撇嘴,神情古怪。
  細細點來,如今東方神域一行人已經有百人之多,隊伍不弱,選出一個首領人物顯然也是當務之急。易桐對王蠢有好感,有心推舉他統領隊伍,當下便開口道:“我推舉王蠢公子統率隊伍!隊伍行動一致,我們逃出生天的希望要大些!”
  霜葉冷冷地道:“你后一句倒是不錯,行動一致,隊伍行動才能方便,只是這隊伍之中以我們掌門詹臺地位最高,應當舉她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