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1008 仙域迷途

這森林年深日久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人踏足過,地上全是厚厚的枯木落葉堆積,很是柔軟。王蠢依靠在一棵大樹上,抬頭望天,但見枝葉蔽空,月光縷縷……
  忽然不遠處又傳來拼斗之聲,神游萬里的王蠢猛然驚醒,回過神來,赫然站立。
  遠處望去,只見火光點點,隱隱有紫光爆閃。這個時候眾人也紛紛站立起來,相視之間都有懼色。眾人沿黑靠近,近時便可以聽到一個陰沉的男子聲音叫道:“大家小心了,可別傷了這群女子的性命!”
  又聽得一個賠笑的聲音說道:“這群女子個個美貌,郝風真人實在是憐香惜玉之人……”
  那陰沉聲音的主人忽然怒道:“雨亭,你休要胡說,東方神域這群女子本真人乃是要獻上去給仙王的,我豈有半分私心!”
  賠笑的聲音連忙說道:“是我說錯話了……”
  再靠近些,透過樹木間隙已經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群仙域之人手持火把圍成一圈,中間卻是幾十號人在拼斗,其中光芒爆閃,法器縱橫,不時有恐怖的大坑出現在地面上。
  細看之下竟是玄天門眾人被包圍了。只見詹臺,霜葉,研靈三人都在里面,均是發絲凌亂,顯然久斗不支,便要束手就擒了。那些飄渺仙域仙友也是知道這點,故而并不盡力,只是圍住輪斗。
  “玄天門就被壓制了?看飄渺仙域這樣子,絕對早就防范到我們東方神域偷襲了。”王蠢確信無疑。
  玄天門乃是后面來的中鋒隊伍,情況比之他們先鋒隊伍肯定也好不了哪里去,只怕處處遭到了仙域人的埋伏。
  “蠢爺也要來一次英雄救美?”
  王蠢最擅長偷襲和落井下石,觀望一下環境之后,決定擒賊先擒王,出其不意制住地方的頭領。
  他當先往敵方那郝風真人沖去,風馳電掣之際,長劍已經祭出,施展出戰技,化作一道流光,拖著長長的尾焰,飛馳而去。
  紅紋劍何等霸道,又是出其不意之下,穿過飄渺仙域眾人,頓時鮮血四濺,三個人已經倒地身亡。
  “神域的人!”
  那郝風真人倒是反應快,一見到藍光爆閃便立馬連連后退,當下幾個護衛頓時護在了他面前。
  王蠢心中暗叫可惜,只需那郝風真人反應慢上一分,此時便已經成為了他劍下之魂。他一首握著一個藍色法器,補充著靈氣,一邊快速操縱著法器,另外眼瞳爆閃,一個個詭異異常的蠱惑之眼也是連連閃去。
  身后夜洞府弟子也紛紛出戰,經過一番逃亡下來,這些子弟都是最為精銳之士,修為高強。王蠢十人一加入,頓時讓中間玄天門眾人的壓力驟減。
  霜葉見有援兵,精神頓時為之一振,身周光芒爆閃,便有數人傷在她的劍下。
  有個玄天門的女弟子認得王蠢,大聲喊道:“王蠢公子帶人來救援我們了!”
  王蠢一襲紫色精裝,紅紋劍又是耀眼異常,是以十分顯眼,東方神域眾人都知道現在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刻,是以無不拼命。王蠢叫道:“大家不要戀戰!能逃則逃!”
  他深吸了一口氣,倏忽之間忽然又祭出了三把法器出來,橫亙在空中,四處縱橫,頓時將飄渺仙域一方的攻擊攔住大半。
  這連御四劍的功法乃是太白金星教給他的失傳隱秘,起先王蠢還練習不準,這個時候在生死之間,他忽而頓悟,準確的用起這套功法來。眾人都沒有看到過這等的功法,心中駭然。
  如此一來,頓時有兩個玄天門的弟子沖了出去。王蠢大吼了一聲,奔出一口鮮血,更加努力的操縱起法器,連連往郝風真人身上招呼,無奈郝風真人身邊護衛太多,法器無法傷到郝風真人分毫。時間一長,王蠢靈氣終也不支,壓力倍增。忽然聽到左邊傳來喊殺聲,一對人向這邊殺來。靠的近了,便發現竟有四十人之多。
  神域這邊有人大喜道:“是我們的人!”
  神域眾人沒有想到這等緊要的時刻,竟然真的來了援軍,都是精神大振,疲憊一掃而空。飄渺仙域一方卻是大驚失色,兵敗如山倒,紛紛后退。
  王蠢趁勢連殺五人,身上全部沾滿了敵人的鮮血,仿佛殺神降世,他一聲怒吼:“將他們趕盡殺絕!”
  “殺!”
  援軍加入,東方神域眾人有一下子全部被激起了血性,迸發出無窮力量,奮勇追擊仙域一方。
  王蠢和霜葉還有另外一個葛衣人追敵最是兇狠,手上都是沾滿了鮮血,不知不覺之間他們已經遠遠超過了同伴,這個方向的敵人也全被他們殺光。
  兩人停了下來,王蠢抹掉眼角的鮮血,搖頭一笑,道:“沒想到我們竟追的如此遠了。”
  霜葉收劍轉身,冷冷的道:“什么‘我們’,你便是你,我便是我。”
  王蠢不爽,道:“你這人真不識趣。”
  霜葉冷哼了一聲,也不答話,自顧著離去。她神情冷艷絕倫,有種說不出的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王蠢當場便想要發作,終究還是暫時忍住了,現在東方神域一方情勢危急,實在不宜在這個時間內再起內訌。
  身邊那葛衣人淡淡地說道:“王蠢公子還是速速回去的好,脫離眾人終究不宜。”邊說著,也轉身離去。
  “是你!”
  王蠢看到葛衣人,身軀大震。便要叫喊,葛衣人卻示意他不要說話。
  被葛衣人阻止,沒辦法叫出來。王蠢的震驚卻沒有消退,看著葛衣人離去的背影,心潮翻蕩不已。
  當下收回了法器,坐地調息了一番,這才起身,走了一陣,卻發現樹木之間全然一樣,竟然已經迷了方向。
  經過一夜的廝殺,已經到了第二日凌晨,王蠢抓住一直野兔來燒烤,便又開始尋找歸路。現在王蠢雖然不用食物補充營養,但地球養成的進食習慣非一朝一夕能夠改變。
  一直找到傍晚時分,王蠢連一個人影都沒有見到,不說東方神域同伴,便是敵人也看不到一個!
  “奶奶的,太詭異了!”
  王蠢對于這次的奔襲行動,是吐槽不已。
  正值心神慌亂之際,忽然聽聞一聲脆脆的聲音道:“王……公子……”
  王蠢心中一驚,抬眼望去,卻見是玄天門的研靈,此時她正在不遠處的一顆老樹下怯生生向王蠢這邊看來。
  王蠢看到同伴,心中大喜,叫道:“是你呢!”一把躍起,奔了過去。
  研靈卻十分靦腆的樣子,見到王蠢走到近前,連忙低下頭,臉色微紅,王蠢問道:“蕭姑娘,你莫非也是迷路了?”
  研靈低聲道:“我隨師姐追了上來……只是師姐跑得太快,我追之不及……想要折返,卻已迷路……”
  王蠢道:“你不知道和眾人一起走嗎?干嘛要追上來。”
  研靈低聲道:“我看到一路都有尸體……故而也不敢和眾人一起走……”
  王蠢心中好笑,心想詹臺,霜葉都是心狠手辣,冷酷無情之人,眼前的研靈同出一門,性子卻是截然相反。
  研靈悄悄看了一眼王蠢,問道:“王蠢公子……你也是迷路了罷?”
  王蠢無奈一笑,道:“本來還和你師姐一塊的,你師姐先走了,我一人折返,也是找不到大隊了。“
  研靈緊張地看了看樹林四周,吐了吐舌頭,道:“你可要小心了,掌門和師姐還想著要奪……”她忽然意識到不對,連忙止住了口。
  “要奪什么?快說。”王蠢眉頭一皺,連忙催促道。
  “沒……沒什么,我……說錯了……”研靈漲紅了臉,矢口否認道。
  “你不用騙我……”王蠢忽然冷笑,他霍然起身,轉身走了幾步,道:“你既然不想說,你過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啊……王蠢公子,你不要走!”研靈嚇了一跳,連忙起身,追上王蠢,拉著王蠢的手臂,哀求道:“你不要丟下我一人在此……我心里害怕……”
  王蠢看到研靈這般緊張模樣,心中好笑。天堂是神靈-的世界,不過不是每個神靈都那么高大上啊,就比如眼前這位,膽小到這樣,也不知道前身是怎么修煉成神的。不過仔細想想,王蠢也便釋然。在古代,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之說,想必這天堂世界靠裙帶關系飛升的不少。
  對于研靈這種單純女孩子,在地球上王蠢坑蒙拐騙的手段多了。
  他臉上仍舊是那般冷酷模樣,眼睛也不看研靈,只是淡淡的道:“怎么,你說不說,不說我便要走了,你修為遠不及我,我全力一奔,你便是如何也追之不及。”
  研靈急得眼淚似乎都要掉落下來了,她跺了跺腳,道:“我……我說便是了。”她小心的看了王蠢一眼,囁嚅道:“那你答應不去找掌門和師姐……”
  王蠢馬上保證道:“那是自然,我只是要把事情搞明白。”
  “哦……”研靈猶豫了一下,終于是緩緩說道:“先前在海花島,掌門和師姐不知怎地打聽到了你有好幾件法器……我無意中聽見她們商量要尋個機會殺人滅口,把你的寶貝據為己有……”
  “這兩人!”
  王蠢聞言心中大怒,他和詹臺、霜葉二人向來沒有仇怨,沒有想到詹臺、霜葉竟然陰險如斯,卻是一直打著主意要殺了自己,他眼中精光一閃,惡狠狠地道:“卻不要怪我……”
  研靈看到王蠢的神色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你可是答應了我的,絕對不去找我師姐和掌門的……她們也只是說著玩的,你……不要當真……”她說最后一句話時,忍不住低下了頭,卻是她自己都十分不信。
  “自然是不去找她們的!”王蠢緩緩點了點頭,眼中卻兇狠不滅,他王蠢從來就不是一個善男信女,也不屑于以俠義自居,向來便是個睚眥必報之人,別人不惹他便罷了,別人敢來觸怒他,他便要還以顏色!連高貴絕倫的師妃仙子他都不怕,更何況詹臺、霜葉二人。
  “你……你笑什么……”研靈注意到王蠢的兇殘的表情,嚇了一跳。
  王蠢嘿嘿笑道:“沒什么。”